第七十六章怼脸打!狠狠打!(1 / 2)

他能听得出来,那琴音虽美,却透着一丝淡淡的寂寞孤独。

像苏大师那种旷世奇才,怕是无人能理解吧?

突然,琴音一变,肃杀果敢,十面埋伏,杀机四伏!那琴音中透出的霸气和杀意让人心头大震。

薄行止眉头微皱,这个苏大师倒是……

就在这时,只听到屏后后传来“铮”的一声,琴音消散,寂静无声。

薄行止冰冷的薄唇轻启,“苏大师,我是薄行止,托阮苏与谢夫人共同引荐,特来见苏大师一面。”

之前的那个服务员又敲门走了进来,然后恭敬的对薄行止说,“薄总,请随我来。”

于是,薄行止带着程子茵跟着服务员绕过屏风,往前走去。

屏风后面并没有人,反而空间极大。挡着一个薄纱帘,服务员掀开薄纱以后,路过一个大大的古典书架。

书架上面摆放了无数的古书,有的都是孤本绝版。

书架过后是一个博古架,薄行止眸子微凝,只因这博古架上所有的东西全部都是古董。

再往前走,就看到一个房间。

走在这里,仿佛穿越回到古代一样。

到处都是浓郁的书香,让人分不清究竟是现代还是古代。

服务员推开房间,只见房间内有一个暗红的桌子,桌子四周是四个古凳,桌上摆放着一个冒着青烟的香炉。

而旁边的凳子上,则静坐了一位一身大红汉服的女子,女子怀中抱着一个古琴。

女子背对着两人,看不清楚真正的容貌。

但却依旧可以感觉到,女子身上那股高贵清冷的气质。

女子的旁边坐了一位身着汉服的中年女子,中年女子端庄大方,暗红的汉服上绣着雍容华贵的牡丹,仿佛是古代宫廷剧里的豪门贵妇。

中年女子一脸笑意,正在小声的不知道和她说些什么。

听到脚步声,中年女子抬眸,当看到薄行止以后,她温和一笑,朝薄行止招手,“阿止,快过来。我为你介绍一下,这就是苏大师。”

薄行止脸上冰戾的气息,稍稍缓和一些,浮上几分尊重,“谢阿姨。”

这位中年女子不是别人,正是谢靳言的母亲谢夫人,谢夫人指着旁边的凳子道,“坐吧。”

然后又拍了拍女子的手,“小苏,这就是我那位想要见你的侄儿。他求了我好几次,我实在是没办法,只好带他过来。”

程子茵全程就是背景板,谢夫人的目光只在她身上堪堪掠过,就收回去。

她暗暗咬牙,有些屈辱的看一眼谢夫人。

谢市长的太太,谢家大少不喜从政,偏要从商,是薄氏集团的首席执行官,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再加上谢市长政界的背景,谢大少谢靳言那也是炙手可热的钻石王老五。

但是这位市长太太却为人极其低调,除非是必要场合,一般不会出现。

听闻想要给谢大少作媒的那些贵太太们都要把谢家的门槛踩烂了。想当然,谢太太自然是眼高于顶,一般的人家不会轻易承诺让儿子去相亲。

没想到,苏大师年纪轻轻,却和市长太太交好。

程子茵心里又是嫉妒又是羡慕。

想到自己此行的目的,她压下心中的嫉妒,朝着那位苏大师看去。

气氛静谧的空间里。

突然听到一声动听悦耳的浅笑。

随着这笑声,那女子抱着古琴,缓缓转身——

当看清楚女子的容颜之时,程子茵心中大震,她不敢置信的瞪大双眼,失态大叫,“怎么是你?”

阮苏脸上带着清浅的淡笑,面容平静,五官绝美,气质出尘,她若远山的眉间帖了一副梅花花钿,为她周身的清冷增添一丝妩媚。

一身汉服衬得她就如同古代画卷中走出来的倾国倾城绝色美女一般!

薄行止也震惊的盯着怀中抱着古琴,美得夺魂摄魄的阮苏。

那双墨眸里戾气化为震惊,化为愤怒。

怪不得……她说约苏大师的时候,那么云淡风轻。

怪不得……她可以做主多送那个裴先生一副画。

怪不得……她可以帮苏大师拍卖画卷。

只因!

她就是苏大师本人!

阮苏面前摆放着的茶水,冒着袅袅热气,阮苏将琴放到一旁的琴案上,然后淡淡勾唇。“薄总,不知道薄总花了九百万,只为见我一面,所谓何事呢?”

薄行止眼神逡巡在她身上,如猎人紧盯着自己的猎物。

锐利逼仄,极具压迫,让人毛骨悚然的。

“阮苏,你当我是什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