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真是碍眼极了(1 / 2)

薄行止看着脸色苍白的女子,忍不住皱眉。

心底泛着微微的疼。

他从来不知道,这个小女人原来有幽闭恐惧症。

她怎么可能会有这种病?她明明看起来好像很强大……但是有时候却又看起来如此脆弱。

当时阮苏喃喃自语的样子,吓坏他了。

可是他却根本没有听清楚她究竟在说些什么……

江心宇睨一眼薄行止,男人高大伟岸的身形立在病房里,看着真是碍眼。

一想到老大是和这男人在一起受的伤,他就气不打一处来,“薄行止,我劝你还是赶紧的,离她远一点。”

薄行止神色一变,阴鸷冷厉,“江心宇,我和阮苏之间的事情,不需要你来置喙。”

江心宇的神色也不好,“薄行止,阮苏怎么样,与你无关!”

将耳朵帖在病房门上偷听的程子茵不满意的撇嘴。

恨不得躺在那里的阮苏这辈子不要醒。

最后这辈子就当个植物人,长眠在这张病床上,没有人愿意让你醒过来,阮苏,你千万别醒啊!

程子茵在心里恶狠狠的诅咒着阮苏。

“江心宇,不要以为你和阮苏同住一个屋檐下,你就能够成功上位。”薄行止冷笑,“现在病房里不需要你,请你离开。”

“我是一定要陪在阮苏身边的,她又不是你的私有物,你有什么资格霸占。”江心宇语气尽是不满。

他可是清楚得很,这俩人离婚了。这男人还死粘着老大不放,若是前几天粘着也就粘着。

可是老大在薄行止身边出了事,现在他非常质疑这个男人的能力!

所有不能保护老大的男人,全部三振出局!

正在病房里的两个男人争执不下的时候。

姜成五带着姜成六急匆匆赶到了医院。

一踏出电梯,问了阮苏的病房以后,俩人直奔而来。

远远的就看到程子茵偷听墙角的一幕。

姜成五不屑的扫了一眼程子茵,“还请程小姐让一让。”

程子茵正听得认真,尤其是听到薄行止和江心宇两个大总裁因为阮苏争执的话,她嫉妒的指甲差点掐断。

结果她正沉浸在疯狂的恨意和嫉妒当中的时候,头顶突然传来一个嘲讽不屑的声音。

她吓了一大跳,“啊!”

脚跟鞋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她的后脑勺猝不及防撞上病房的门,发出砰的一声大响。

痛得她眼冒金星。

“好痛!”她捂住自己的后脑勺,痛得吡牙咧嘴,一点也没有之前高级名媛的样子。

此时的她,根本就顾不上自己的形象。

她隐约觉得,脑袋后面被撞到的地方,鼓起了一个大包。

痛得她眼泪都飙出来。

偷听被抓包,这感觉真的是太尴尬。

可是,再尴尬也比不过她的痛。

真的太痛了。

病房里的两个男人听到外面的嘈杂声,江心宇大踏步走过来,拉开病房的门,就看到眼角挂泪的程子茵。

姜成五手里捧着一束满天星,扫了一眼江心宇,没好气的说,“你在我女神的病房里做什么?”

“对,你在我们女神病房里干嘛!”姜成六狐假虎威的昂着小脑袋。

十足的一个他哥和阮苏CP的马屁精。

阮苏救了薄文语和薄文皓的那一幕,深深烙在姜成六的脑海里。

他哥和阮苏的CP他站定了!坚决不让其他任何人觊觎女神!

“切——”江心宇瞟一眼姜家兄弟,让开身子让他们进来。

然后带着一副看好戏的神情,扫向薄行止。

程子茵原本也想跟过来,向薄行止哭诉一下自己的委屈,博取一点点同情。

结果!

砰的一声!

她竟然又吃了一个闭门羹!

姜成六狠狠将病房的门甩上,哼!怎么这里这么多人?薄总也在,该死的!他心里恨恨,摔门的动作不由加重。

程子茵的鼻子砰的一声,又撞上病房的门。

撞得她鼻梁差点断掉。

“啊——好痛!”

她痛呼出声。

好痛啊!

鼻子都要断掉了。

她抬手去揉自己的鼻子,“啊!血!”

她震惊的盯着自己手掌上面鲜红的血,两眼一翻,差点晕倒。

幸好路过的一个小护士扶住了她,“这位小姐,你怎么了?流鼻血了吗?”

“我……”程子茵痛得眼泪不停往外掉,只好跟着这个小护士去看医生。

好痛好痛!

耳鼻喉诊室里。

医生帮程子茵看了看脑袋上的大包,又帮她看了看鼻梁。

“程小姐,你这鼻梁是不是之前……做过医美啊?”

程子茵愤恨的瞪着他,“你才做过医美!你全家都做过!”

医生并没有理会程子茵恶劣的态度,医闹他见得多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