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这女人够嚣张!一亿美金!天价!(1 / 2)

而周围那些人都忍不住竖起耳朵,啊啊啊!之前他们还对薄行止被家暴这件事情存疑的话,现在是真的信了。

这可是经过谢大少爷亲自当面盖章的事情啊!

他们禁不住对传说中的薄太太,更加好奇……尤其是什么样的奇女子,能揍得了薄行止?

接下来又拍卖了一些什么珠宝首饰,什么古董书法。其中有好几件,都价位高得吓人。

而程子茵则时不时的打量阮苏。

她倒要看看对方的藏品究竟是什么。

就在这时,主持人愣了一下,这才说道,“下面我们将要拍卖的是阮苏小姐的藏品,一幅名为【百鸟朝凤】的画。”

“百鸟朝凤?”

“这……苏大师不是最会画鸟,百鸟朝凤也是苏大师的成名作之一。难道这是……苏大师的画?”

有擅长书画收藏的一位男人说道,他一脸震惊。

“不可能吧?阮苏怎么可能会有苏大师的作品?”

“对啊,传闻苏大师左手画画右手弹琴,堪称一绝!左手画画啊!左手啊!平常人用右手都画不好,更别说左手。”

“可见这个苏大师是个左撇子吧?”

“但是人家能右手弹琴!”

大家议论纷纷。

身边这些大佬的女伴都是陪衬,不用准备藏品。

但是阮苏既然来了,自然会准备,还要精心准备才行。

就在这时,阮苏站了起来,朝着台上走去。

姜成五看了看女人窈窕的背影,忍不住勾了勾唇角,“江总,阮小姐是你的女朋友?”

江心宇脸上倍有面儿,“过奖,是江某人的女神罢了。”

“恰好她也是我的女神。”姜成五低眉笑,“不如……公平竟争?”

江心宇脸色一僵,他可不敢追老大,他会死得很惨。他颇有些同情的看一眼姜成五,搓了搓手,“那我祝五爷一路顺风。”

半路牺牲……

姜成五皱了皱眉,不太明白江心宇是什么意思。

怎么听怎么觉得这不是什么好话。

此时阮苏已经来到台上,台下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她身上。

霍寂凉此时才看清楚他心中不屑的女人的长相,心头大震!

美!太美了!美得刺目,美得扎眼。

这女人有嚣张的资本。

她不光美,还有人脉。

苏大师就是她最好的人脉。

他突然就明白了为什么这女人身边会围绕着这几个大佬。这样的女人,值得!

阮苏扫一眼主持人,“你还没有介绍完。”

主持人头一次见到这么美的女人,从呆愣中清醒,“这幅画是苏烟苏大师的著作,苏大师的作品有市无价,所以,这幅画的起拍价是一千万!”

现场顿时陷入安静。

果然是苏大师的画!

听说苏大师的画万金难求!

程子茵不敢置信的站起来,声音尖利,“不可能!”

她的那幅画被拍了五十万的价位,热搜早就安排上了。

现在正被炒得如火如荼,她原本以为,自己今天一定会出尽风头。

毕竟在场那些名媛们拿的不是首饰就是珠宝,跟她自己画这种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

然而,现如今竟然出现了一副苏大师的画?

苏大师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大师,怎么可能会走下神坛,将自己的藏品给阮苏,让她拿出来拍卖亵渎?

“你说,这副画你从哪里来的?”程子茵咬牙切齿的质问。

“苏大师所赠。”阮苏连看她也不看她,“怎么?苏大师的画要赠给谁,还需要你过问?”

程子茵噎了噎,顿时气势矮了一截。

忍不住朝着那副画看去。

众所周知,苏大师的画不卖……只赠有缘人……所以才会说有市无价。

谢靳言也一脸惊呆,“苏大师当真是个妙人,我妈……我家,我家有好几幅苏大师的画,都是她送给我妈的……我妈是不是发财了?起拍就一千万……”

他不玩艺术,也不知道艺术圈里这些大佬们竟然身价如此高。

薄行止直觉这件事情有点不太对劲。

他怎么从来不知道,阮苏还认识什么苏大师苏烟?

苏烟这个女人,传闻她倾国倾城,传闻她脾气古怪,又有传闻她貌丑无盐,所以整日面具示人。

但是……她的才华震惊全球。

在钢琴上的造诣,在绘画上的天赋,尤其是左手画画右手弹琴,堪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称得上旷世奇才。

所以谢靳言这会儿晕晕的,“我妈真是太幸运了,竟然有幸和苏大师结交……”

主持人几乎用自己所知道的全部词语来形容,“这幅画清新自然,工笔重彩,看看这护卫雄鹰!羽毛层层勾染,质感毕现,技法超然。看看这凤凰百鸟之王!霸气凛然,色彩浓艳!看看这整个长卷构图疏密有致,百鸟气息祥和!苏大师之画技功力真是辉煌巨大!”

整幅图长约三米,实在是令人震撼。

哪怕是不懂画的人,看到此画也会产生共鸣,这就是大师的力量!

“这幅画设计精巧,笔触自然,苏大师知道我要参加慈善拍卖会,遂将此画赠于我,她这画作真正的意义在说,隐喻我们H帝国国泰民安,在总统的带领下发展迅速,人民安乐详和。”阮苏站在台上,神情淡然的继续说道,“做慈善不分什么你我,苏大师也不过是个普通人罢了,想为慈善尽一番力。而我刚巧认识苏大师。”

她的话讲得很清楚,我和苏大师都拿出这种价值连城的画了,

你们还不赶紧拍?赶紧掏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