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男人火爆又致命的性感(1 / 2)

他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极强的霸气,那俊美的面容漆黑如墨,眼眸中仿佛点燃了簇簇火苗,不过一瞬,“阮苏,你会后悔的!”

“薄行止!你丫的把我折腾得险些丢了半条命,我收回一点本钱罢了!”

阮苏冷笑。

男人开始剧烈的挣扎,他的手上脚上分别绑了四根绳索。

俊脸泛着恐怖的气息,咬牙的低吼出声!

随着阮苏的鞭子再度落下,男人霍地一下从床上坐起!

砰一声大响。

他竟硬生生将那些绳索挣断,男人赤红着双眸抬掌握住那根软鞭,一个用力!

女人柔软的娇躯陡然跌入他坚硬如钢铁的怀抱。

男人天神一般的五官上布满危险气息,正午的阳光洒在他脸上,火爆又致命。

他的眼神怒火狂飙,被绑起来鞭打,这根本就是强烈的羞辱!

他脸色沉冷,咬牙切齿的掐着阮苏的腰,仿佛要将她嵌入肉里一般。

他真是太容忍她了,她的胆简直肥上天!

阮苏的手紧紧攥紧。

她没想到薄行止的力量竟如此强悍!这四根绳索可是尼龙绳!

她一直都知道,这男人体能很强,特别强!但是没想到强到这种地步!

她可以清晰的感觉到男人内心极强的怒气,那是一种想要硬生生撕裂她的怒意。

不过,她也不是被吓怕大的。

她正准备挣扎,男人的唇却突然落下,惩罚性的啃咬着她的唇。

她承认自己刚才玩得很狂,很野,但是,那又如何?

她立刻反客为主,开始疯狂进攻薄行止的唇。

大有要和这男人较劲的意图。

然而……

一个多小时以后。

阮苏再次疲惫的躺在柔软的大床上,沉沉睡去。

男人又气又怒的抬掌又拍了她的小翘臀两巴掌。

真是不听话的小东西!

竟然敢这么对他!

阮苏这一觉又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

她黑眸扫视四周,发现薄行止不在床上,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流声。

她低头捡起自己的衣服,三下五除二穿上,然后利落的翻身攀爬到窗上,握着护栏的手指用力,灵活纤巧的身子跃至草地,一个翻身利落的扑向夕阳里。

她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快速的奔至大门,冷情的眼神扫视四周,立刻攀身上墙,跃了出去。

她打了薄行止一顿,那暴君简直不是人,将她困在床上一夜一天,她还不想成为一块累死的地。

那头蛮牛是永远也会有使不完的力气,她不行,她就是一块虚弱的地,经不起那蛮牛那耕耘的速度。

出了别墅,她抬头看向天边的夕阳,醉人的霞光散发着烧红的颜色。

但愿薄行止不要再找她。

天色现出薄暮,夕阳的余晕正在慢慢掩去。

沉沉的大地让人感觉一股莫测的神秘。

而此时的房间内。

一道冷风抚来,扬起薄纱般的窗帘。

薄行止擦着头发,走出浴室,蓦地!

深邃的眸子冷冷的盯着床上空空如也的位置。

那本该睡在上面的娇人儿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不悦的皱眉,厉眸扫视整个房间。

“阮苏。”

男人低沉的声音在安静的房间里响起。

却没有任何回应,她跑哪了?

薄行止腰间围着浴巾,直接打开门朝着门外走去。

整栋房子空荡荡的,没有人。

男人眼中的冷意加深,阴沉着一张俊脸,正准备给阮苏打电话。

宋言的电话却在此时打过来,他按了接听键。“有事吗?”

“少爷,昨晚上的事情调查了一些眉目。”宋言的声音传来。

“说。”

男人沉着脸命令。

二分钟以后,他冷冽带着怒意的声音让宋言情不自禁额上冒出冷汗,“告诉这两个人渣,他们哪只手下的药,我就要他们哪只!”

杀意,浓烈的杀意传来。

“是,少爷!”宋言吓得立刻挂断电话,看来少爷对昨晚上下,药的事情气得不轻。

薄行止沉着脸将手机狠狠砸到地上,浑身骇人的气息好像寒冬蜡月。

冷气十足的眼睛阴沉阴暗,手掌骤然握紧,条条恐怖的青筋立刻布满遒劲的手臂。

那幽暗的眸子盯着凌乱气息暧昧避遍布的房间,薄削的唇微启。

“阮苏,你竟然又睡了我就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