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薄总野狼附身,野蛮张狂(1 / 2)

男人在抱到她的瞬间,周身那恐怖可怕的气息顿时被尽数收回。

姜成五明显感觉到薄行止气息的变化,他憋了一口气,上前一步,神情冰冷的阻拦薄行止,“薄总,你这样子强迫我女神,不太好吧?”

“让开!”薄行止低沉暗哑的声音响起,眼底一片阴鸷。

“薄行止,你放我下来。”阮苏有点尴尬。

她几乎可以感受得到,已经有不少人朝着他们这边看过来。

两个大佬僵持不下什么的,场面堪称修罗场。

薄行止和姜成五彼此对视,空气中仿佛有电流在滋滋作响。

阮苏虽然脚后跟痛,但是这点痛对于她来说,小菜一碟。

她抬手掐了薄行止的劲腰一把,“你聋了?放我下来!”

薄行止吃痛低眸看向她,就看到小女人小脸透着红晕,又娇又怒的样子。

他心底泛起淡淡柔软,顺从的将她放下。

阮苏双脚一着地,就冲正在人群中高谈阔论的江心宇招手,“江心宇,赶紧过来。”

江心宇闻言,冲面前的中年男人抱歉一笑,赶紧以百米速度冲到阮苏面前,还没开口询问。

女人就如同老佛爷一样伸出手,责怪的瞟他一眼,“扶我。”

“遵命!”江心宇只差没下意识的说一句娘娘好了!

“你敢跟他走试试?”薄行止冰冷的眸子仿佛将江心宇身上盯出两个窟窿。

男人菲薄的唇轻抿,默默的盯着阮苏和江心宇。

阮苏顿时有点无力,“不能跟他走,要跟你走吗?薄总,我们是什么关系呢?请你想清楚再回答我。”

男人俯身,修长的手指轻轻缠绕着她耳边的一缕长发,“是什么关系,你不清楚?”

他将话题丢给她。

“因为我清楚,所以我要跟他走。”阮苏伸手,冲薄行止做了个飞吻,“后会无期。”

阮苏扶着江心宇的手臂一步一步往外走。

哪怕脚踝不适,她却依旧步伐优雅,好像并没有受任何影响。

人群不自觉分开一条道路。

薄行止胸口怒意缭绕。

这个不听话的女人!

男人神情凶狠的抓起桌上的一杯威士忌,一仰而尽。

长腿一迈,大踏步朝着女人的方向追去。

此时的阮苏已经和江心宇一起出了酒店,她站在门口等江心宇取车。

夜风抚来,掀起她的长发,身子有些泛冷。

突然!

一只有力的大手狠狠攥住她白嫩的手腕,用力一拽,她就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男人打开的西装,包裹着她纤瘦的娇躯,炙热的胸膛仿佛蕴含着无尽的力量。

阮苏的后背透过薄薄的衬衫衣料,可以敏感的感觉到男人坚硬的胸肌,因为呼吸产生的震撼感格外明显。

她甚至可以清晰的感受到男人那强有力的心跳声,那蓬勃的生命力。

熟悉的男性气息萦绕在鼻息间,男人有力的双臂如同枷锁一般,将她牢牢禁锢在怀中。

强烈的男性荷尔蒙气息夹杂着男人霸道沙哑的声音一起袭卷而来,“江心宇比我差远了。”

竟然将她丢到冷风里受冻。

“但是胜在听话。”阮苏声音没有任何起伏。“还请薄总放开我。”

“不放!”薄行止眼中仿佛藏着一簇热火。

阮苏回眸,就看到男人正一动不动的盯着她。

黑眸诡异的光茫越来越亮。

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她,视线半分也没有移开。

见此,阮苏眉头微拢,看着薄行止泛红的俊容,眸光刷的一下泛冷。

不对劲,薄行止的神情不对劲。

“你喝了什么?”

而薄行止此时的脑海中,只有一种信息充斥。

扑倒阮苏,吃了阮苏。

他一向意志强悍的精神力,竟隐约仿佛在罢工,最后只剩下这一个念头。

他一双墨眸炽热的盯着阮苏,墨玉般的眸子散发出骇人的光茫。

眸光中隐约还带着几分兽性的饥渴。

“薄行止,你吃了什么?你在宴会上喝了什么?”阮苏冷声问。

薄行止依旧不说话,只是打横将怀中的女人直接扛在肩膀上,大踏步朝着他的宾利走去。

此时的宋言已经将车开到了酒店门口。

薄行止将阮苏狠狠摔进车子,黑眸里流露出一股贪婪的火热。

车子缓缓发动,而江心宇刚刚好开车过来,就看到了这一幕。

江心宇:“……”

老大,这种事儿我爱莫能助,你自求多福吧……

宾利车内。

男人那灼烫的目光几乎能够将整个车子燃烧成灰烬。

阮苏从座位上爬起来,看着神情怪异的薄行止,红唇不满的紧抿,不耐烦的重复,“薄行止,你究竟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这男人到底哪出事了?

很明显他骨子里的兽性完全被激发出来。

“阮小姐,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宋言担心的望着神情诡异的薄行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