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醋坛子打翻很可怕(1 / 2)

大有势在必得的架势。

薄行止看着这副头面,也有点吃惊,想到苏大师极是喜欢这种东西,他有些心动。

又想到谢夫人的话,“要投其所好。”

去见苏大师,拿出手的礼物自然不能寒碜。

只是没想到阮苏也会喜欢。

他看向那副头面,眼神挣扎了一下,“让给她了。”

没有一个人出价,现场一片安静。

阮苏示意江心宇,“掏钱。”

江心宇赶紧站起来去刷卡,姜成五抢先一步起身,“我来刷!我来刷!”

主持人恭敬的看着他们两个道,“两位不必争了,薄总已经付过钱了。”

江心宇:“!!!”

姜成五:“!!!”

霍寂凉漫不经心的看向薄行止,阴柔的脸庞浮现一丝如毒蛇般的笑意,“不知道薄总的藏品是什么?”

薄行止眼尾余光扫向阮苏的方向,冷声道,“不过是个我太太不喜欢的小玩意。既然她不喜欢,我就只好拿出来做慈善。”

想到他回到江松别墅,自己精心准备的礼物,却被那个女人丢在桌上,他就气。

薄太太不喜欢的?

是什么?

众人的好奇心立刻被勾出。

当礼仪小姐端着一个红色丝绒盒子出来的时候,当看到那盒子上至少六克拉的钻石项链在灯光下闪烁着璀璨的光茫的时候。

众人忍不住都骂了一句卧槽!

这么大的钻石,薄太太竟然不喜欢不稀罕!

那她稀罕啥!

是个女人都无法拒绝钻石带来的诱惑吧!

程子茵眼底闪过一丝垂涎,她和薄行止认识以来,薄行止……就送给她过一束鲜花,虽然朵数挺多,999朵,但是比起这钻石来……那真是不值一提。

她心里难受得很,那个传说中的薄太太究竟是怎么样的?

和薄行止结婚到底四年,他们夫妻当真没有什么感情?

程子茵之前还自信满满,认为她在薄行止心中是特别的。

认为薄行止一定会离婚。

可是现在……

为什么她心里没底了?

为什么竟然产生了一丝慌乱?

前有薄太太,后有阮苏。

天知道在听到薄行止花了2000万买了那个头面,送给阮苏的时候,她的心底究竟有多嫉妒。

她真是不明白了,这女人不就是长得漂亮一点?还像个花蝴蝶一样,到处乱撩。

薄行止真的看不到吗?

这女人将江心宇和姜成五都耍得团团转。

气死她了!

而姜成五则在思考一个问题,阮苏真的不是薄行止的太太吗?不是的吧,如果是的话,她为什么不和薄行止呆在一起?如果不是的话,为什么那天她会到姜家带走薄文皓?

他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看江心宇的样子,应该不至于会追一个结了婚的女人吧?

所以,阮苏肯定不是薄太太!

台上的主持人已经开始拍卖,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故意,起价刚好是50万。

薄太太不要的东西,和程子茵洋洋得意的画作……等价。

程子茵总觉得周围的那些人,正在用不怀好意的嘲弄的目光盯着她。

气得她嘴角直抽抽。

就在众人犹豫着要出什么价的时候,阮苏却举牌出价,“100万。”

薄行止眸光快速掠过一丝冷芒,“你喜欢?”

阮苏瞟他一眼,笑靥如花,“钻石谁不喜欢?”

那你该死的还不带走!

薄行止恨恨咬牙。

难道是不喜欢他送?

薄行止越想越愤怒,越想越暴躁。

这女人的意思就是说,她不喜欢他这个人。

不喜欢他还和他做什么做?

在床上的时候还那么热情如火?

薄行止恨得后槽牙几乎咬断。

胸口仿佛有无数把火在疯狂燃烧。他真想不管不顾,将这个女人抓回去,关起来。

让她根本没有任何机会在这里嘲讽他。

有了阮苏的参与,又想讨好薄行止的人大把大把的。

没一会儿工夫,薄行止这钻石项链就被炒到了900万。

最后被一个想和薄氏合作的富商拿下。

薄行止想也不想,就将收到的支票塞到阮苏手里,“帮我捐给苏大师基金会,不知道可否买苏大师见一面。”

阮苏漫不经心的弹了弹那张支票,“你见苏大师干什么?”

“有事相求。”薄行止沉声。

“收了你的钱,不见你的面,的确不太好。这件事情我会安排。”阮苏说完就收了这张支票。

谁还会和钱过不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