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惊!趴她身上~~睡着了~(1 / 2)

“张主任,这是我的名片,捐赠救护车事宜由我全权负责。”

张主任呆了一会儿,立刻脸上露出欣喜的神情接过那张名片,“谢谢薄总,谢谢宋特助。”

众人:“!”

五十辆啊!

财大气粗,天降横财,有木有!

出租车停在医院门口,阮苏直接朝着急诊大楼走。

刚一踏进一楼,就有一个小护士迎上来,一脸激动的说,“阮医生你可来了!”

那模样,好像看到救星一般。

不就是一个病人,该是有多棘手?还让人专门迎她?

阮苏皱了皱眉,总觉得有些异样。

干脆利落的说,“病人什么情况?”

小护士神情有点复杂,一言难尽的望着她,“你到了就知道了。”

竟然是疑难杂症?

阮苏更加对这个病人充满好奇。

她快步来到急诊室张主任坐诊的办公室。

然而,刚一踏进去的瞬间,她面上的表情瞬间一凝。

只见张主任的座位上,竟然坐着一个男人。

男人正襟危座,骨节分明的手指中拿着一本病历正在翻看,一身黑色的西装比窗外的夜色还要凝重,袖口处的钻石袖中在灯光下泛着清冷的光辉,贵气逼人。

听到脚步声,他深邃的眸子朝着阮苏笔直射过来,目光如同浸染在千年深渊中般冰寒。

而此时薄行止就这么坐在这个与他身份极不相符的普通急诊室里。

阮苏莫名觉得这狭小的急诊室此时也因为这男人的入驻,显得贵气起来。

她怔了好一会儿,才猛的清醒,“你怎么在这里?”

她秀美的杏眸扫视一众站在两边的医生护士,那一个个如临大敌的模样。

她顿时明白所有一切。

“你就是那个病人?”

果然是够难缠,果然是够棘手。

怪不得小护士刚才的表情那么一言难尽。

碰到薄行止,任谁都会头痛吧!

张主任眼眶里都是劫后余生的庆幸感,“阮医生,薄总就交给你了,我相信你的医术!”

病房里。

其他人全部都出去了,甚至连宋言也跟着出去了。

阮苏有些头痛的望着薄行止,“你究竟要闹哪样?”

一个大男人,竟然这么幼稚。

“你说让我叫救护车的。”薄行止面无表情的盯着她,眼神泛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的贪婪。

阮苏杏眸里都是无奈。

“可是,我的意思是……”

算了,和这个神经病讲不通。

“我看你没什么病,我走了。”

她转身就要走。

手腕却突然被男人大掌攥住,男人的声音随之响起,竟带了一丝可怜巴巴的味道,“自从你走以后我就没吃饭,也没睡觉。”

阮苏:“……”

你一个大男人装可怜?有意思?

你以为你是幼稚园的小朋友?

叫一声饿,我就会同情你?

她恶狠狠的转头,凶狠的目光一对上男人那双……幽暗深不见底的眸子,她的气势顿时一僵,一肚子的怨恨,竟突然就跟坐了降落伞一样,开始直线下降。

薄行止那挑剔的胃,挑食的令人发指,又不是一天两天了。

直觉告诉阮苏,他没有说谎。

她烦躁的说,“我让宋言给你买病号餐。”

医院里的病号餐一般都很清淡,清粥小菜包子油条什么的,这男人说挑剔,但是胃口却又很好打发。

以前还没离婚的时候,她做什么,他都会全部吃光。

一般她懒得弄,就会做一些简单的清粥小菜,这男人也不会嫌清淡。

真是搞不懂这男人的脑回路。

奇葩!

宋言很快就买了一些晚餐端过来。

果然是最简单的病号餐。

一碗小米粥,两个香菇包,还有一份凉拌黄瓜。

张主任他们全部都聚集在护士站,瞧见宋特助手里提着的外卖饭盒,都忍不住小声的说,“宋特助怎么买这么简单的饭菜?”

“我也觉得,这大总裁的口味还真是奇葩。”

“你们知道吧?我开着车去接他的时候,哇,他的脸色超难看,饿了两天两夜,这是什么奇葩!”

“不仅饿了两天两夜,还两天两夜没有睡觉!”

“也不知道阮医生和他是什么关系。”

“阮医生长那么漂亮,该不会薄总看上她了吧?”

张主任轻咳了一声,“不得妄议他人!”

小护士们立刻哄笑起来,“张主任你最开心吧?急诊科白得五十辆最新型的救护车!”

“这算是你的业绩吧?张主任?”

张主任哪还有之前在急诊室里的崩溃模样,一脸春风得意,“大家都有份,怎么能算我一个人的业绩呢!”

急诊室里。

薄行止看着面前简单的晚餐,并没有嫌弃的意思。

“你……陪我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