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用力——再用点力(1 / 2)

这种奇葩的姿势,说实在话也就阮苏这种体力好的能受得了,换成其他人估计几分钟就不行了。

阮苏就知道是宋言,别人没那个胆子敲门。

“宋特助,赶紧的,快过来把这神经病的手给我掰开。”

阮苏焦急的叫道。

她这会儿身子又僵又难受,可是她又挣脱不开。

宋言是在外面等了快俩小时了,可是还不见俩人出来,就想过来看看什么情况。

他习惯性的吞口水,然后走到阮苏面前,“阮小姐得罪了。”

阮苏欣喜又期望的看着他,“赶紧赶紧。”

只见宋言抬起她的双腿,丢到诊床上,刚好她极其契合的整个身体都趴到了薄行止身上……

阮苏:“……”

说好的解放呢?

怎么变成整个人都和薄行止开始玩叠加了?

“宋言,你怎么回事?”

女人冷着一张俏脸,不悦的眯眸望向他。

那一瞬间,宋言仿佛看到了第二个薄行止……

他心肝都在发颤,强顶着压力说,“阮小姐,少爷他……我是他的特助,他喜欢你离他近一点……那什么,你放心,少爷捐了五十辆救护车,并且承包了这间急诊室。今天晚上不会有其他病人来打扰你们的。”

说完,宋言就一溜烟跑了。

阮苏气得干瞪眼。

她所有的清冷,所有的强大,在碰到现在发神经的薄行止以后,全部通通不管用。

身下的男人好像睡得很沉,哪怕宋言跑进来几几歪歪一番,他也没有被惊扰。

依旧睡得很香。

他怎么就睡得这么好?

所谓的失眠,所谓的两天两夜不睡,是做给谁看的?还是说谎在开玩笑?

阮苏恨恨的瞪着薄行止。

在看到男人眼底下淡淡的乌青以后,又觉得可能,真的……他是没有休息好吧。

“薄行止,你放开我?恩?醒醒!快点!”

“薄行止,这是急诊室,这不是你家。”

男人缓缓睁开双眸,因为太久没有休息的双眼里,含着猩红可怖的血丝。

那眼神,好像随时都要毁灭地球一样。

当他看清楚怀中的小女人以后,虽然脸庞依旧面无表情,但眼神却缓和了一些。

阮苏记得以前没离婚的时候,只要她一撒娇,薄行止就特别受用。

虽然……

现在离婚了,她非常不屑于撒娇这种事情,并且自从离婚以后,她就再也没有柔软的和薄行止说过一句话。

但是……

现在特殊情况特殊对待。

所以她又拿出以前那种娇俏甜软的语气,对薄行止说,“我脖子都快要断掉了,我们回家?”

薄行止眼底的可怖几乎是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几乎怀疑自己的耳朵,太久了……太久了……

小女人都没有这么娇俏可人过。

她那双杏眸清灵灵的,水蒙蒙的,看起来好像一只可爱的百灵鸟。

只要她一样子,他恨不得命都给她。

更别说是这小小的要求。

薄行止几乎是下意识的答应她,“好。”

阮苏顿时一脸欣喜若狂,“太好了!赶紧的放开我啊!”

她的双臂都要被这个男人给勒断了,脖子因为别扭的姿势,都快要折了!

再这样子下去,如果一整夜的话,她真的会死的。

她估计会成为第一个……因为睡觉姿态太过奇葩而死掉的……医生吧!

男人看了她几秒,然后突然抬起手指轻轻托起女人尖俏的下巴,声音暗哑的回荡在阮苏的耳边,“放开你也可以,我们回家一起睡?”

“啊?”阮苏愣了愣。

自从离婚后,她噎过薄行止不少次。

这次轮到她被噎到,不太明白的瞪着薄行止。

她的意思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好不好?

薄行止继续看着她,眸光阴暗,“回江松别墅。”

当车子驶回江松别墅的时候,阮苏一脸冰冷。

浑身跟覆了一层冰渣渣一样。

宋言:“……”

阮小姐这气场,无人能敌啊!

也就少爷能和她不相上下了。

一般人还真是顶不住啊!

敢情以前阮小姐那软糯的样子,都是假的么?

等到陪着薄行止躺到床上的时候,阮苏还在生气。

该死的薄行止,该死的急诊室,该死的救护车。

最后怎么变成了她受制于这个男人?

她恨恨的瞪向身边的罪魁祸首,却发现对方已经睡得香甜。

搞什么飞机,明明就睡得这么香!睡得这么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