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一栋楼想换清白?未免太便宜你(1 / 2)

傅夫人原以为自己傅家好歹在江城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家,阮苏根本不敢拿她怎么样。

结果没想到,这年轻女人竟然这么狠!

她眼睛瞪得大大的,惊恐的盯着那个马上就挥舞着钳子扑上来的毒蝎子,死命嚎叫!

恐惧,害怕,她的脑海中一片空白。

“这是傅家,岂容你放肆!你……你究竟是谁!我们傅家一向从不与人结怨,你竟然这样对待我的太太,以后我们傅家还怎么在江城混!”傅父愤怒的厉吼出声,他气得胸膛不断起伏,不敢置信自己竟然被一个年轻丫头给欺负到头上。

“爸……”傅引礼想要开口,但是他刚一开口就被傅父打断,“你给我靠边站!”

他指着阮苏继续骂道,“我劝你赶紧放了我太太,否则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他平时不管在公司还是在傅家都是说一不二的人物。

从来没有被人这么威胁过,这么不放在眼里过。

尤其是自己的妻子还被人如此对待,他再好的修养也禁不住阮苏的欺人太甚。

阮苏掀起眼皮瞧了一眼傅父,“我只想知道李卓妍去哪了。就是这么简单。”

“阮小姐,我妈应该和妍妍失踪没关系。”傅引礼焦急的开口,大踏步朝着玻璃箱走过去,试图将傅夫人给救下来。

但是黑衣人十分不给面子的拦住了他。

“傅少,只要你母亲配合的告诉我,一切事情不就迎刃而解了吗?还是说,你一点也不担心李卓妍?”阮苏悠悠的叹了一口气,“看来傅夫人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

她挥手,梁白立刻就将一个笔记本电脑递过来,她缓缓打开,莹白如玉的手指在灯光下泛着瓷白的光泽。

她将电脑屏幕正对上傅引礼和傅父。

“这是白天一整天,傅夫人的行动轨迹。她一大清早就出了傅家老宅,没有敢用家里的司机,而是拦了一辆出租车,去了傅引礼的别墅。”

傅引礼和傅父都情不自禁朝着电脑屏幕望去。

只见那上面,一桢桢的画面,竟然全部都是傅夫人的活动路线。

傅父一脸震惊,一向沉稳大气的中年男人不敢置信的瞪着阮苏,“你……你从哪里弄来的这种东西?”

“想查一个阔太太还不简单?”阮苏勾唇一笑,绝美的脸庞上都是讽刺,“如果不是李卓妍消失在了一个没有交通视频监控的路口,你以为我还会坐在这里?”

傅引礼胸口微颤,“你说什么?妍妍消失在了一个没有视频的路口?下这么大雨,她如果出了意外,我一定会恨死我自己。”

阮苏没有搭理傅引礼,现在她对傅引礼的印象已经由最初的不错,变成了渣男。

她红唇轻启,说出来的话却透着难以言喻的震慑,“所以,傅夫人能不能告诉我,你究竟对李卓妍做了什么?”

傅夫人被吓得浑身直冒冷汗,汗水打湿了她的衣服,头发也汗湿的粘在脸颊上,她没有去大雨里,却好像整个人刚从雨水里捞出来一样。

被那张牙舞爪的毒蝎子吓了这么久,她几乎说话的力气都没有,缓了好一会儿才说,“我……我就是去吓唬她了几句,骂了她几句。她估计就受不了自己跑了吧!”

“看来傅夫人是不打算说实话了。”阮苏挥手,两个壮硕的黑衣男人立刻就压着傅夫人再次朝着玻璃箱里按去!

“不要!不要——引礼,救我!”傅夫人刚缓了一口气还没有提上来,就再次面对那令人窒息的濒临死亡的恐怖感觉。

她失声尖叫,声音如同破锣一样回荡在客厅上空。

傅引礼又气又急,他的武功又打不过这些黑衣人,他气愤的冲阮苏道,“阮小姐,我知道你是为了妍妍,所以才会这样子逼迫我妈。但是这好歹也是我妈,她又没有犯了什么天大的错,你又不是制裁者,你为什么要这样子狠辣无情!”

“我狠辣无情?我逼迫你妈?”阮苏冷笑。“你家客厅地板上都是血迹,你妈现在看来好模好样,那血百分百就是李卓妍的!我告诉你们,李卓妍跟着我学了几天琴,一日为师,终身为师!我这师傅定是要替她讨回公道!”

“妈,你究竟对妍妍做了什么事?你快说啊,你如果说出来,阮小姐一定会放过你的。”傅引礼心里跟猫抓一样。

他一边不相信自己的母亲真的做出什么伤害李卓妍的事情,他又心疼自己的母亲。

可是另加一边,他又担心李卓妍的下落,害怕她被坏人给欺负,害怕她有什么不测。

他心急如焚,坐立难安。

不过短短一天,就再也没有了火警队长意气风发的样子。

此时的他,就好像夹在婆媳中间的受气包男人一样,腹背受敌。

“我什么也没有做……我真的没有做。”傅夫人虚弱的摇头,有气无力的说道。

她死也不要当着傅引礼的面儿说她做的事情。

她不要让儿子恨她一辈子。那个小贱人对于儿子而言,实在太重要,她死扛到现在,如果她现在说了,那她之前受过的所有的苦所有的罪不都白受了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