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一丝不挂的男人(1 / 2)

她发现自己躺的这张柔软的大床也是粉色的,甚至连床上的床上用品都是粉红色打底,正中央有一颗大大的红心。

红心周围则分布了一些小心心。

她虽然在傅家多年,但是她的房间也从来没有这么少女这么公主过。

脸颊处传来疼痛感,提醒着她曾经发生过的一切恐怖可怕的事情。

“我的脸……”她踉跄着下床,朝着卫生间冲去。

结果,刚一打开房门,就看到里面有一个一丝不挂的男人,正悠闲的拿着一块粉红色的浴巾擦拭着身体!

“啊!”

李卓妍吓了一大跳。

刺耳的尖叫声冲破耳膜。

刚刚洗完澡,准备穿衣服的谢靳言呆了呆,但是他反应极快,两只修长有力的手臂二话不说将那浴巾包到自己腰际,遮住自己那不可描述的部位。

片刻以后。

李卓妍震惊的望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健硕男人,男人身材极佳,一看就是经常锻炼的身材。那如同搓衣板一样的腹肌结实紧致的排列在一起,那胸膛上还挂着几滴调皮的水珠。

她的脸忍不住开始发烫,眼睛竟不知道该往哪放才好。

她生平第一次看到一个陌生男人的身体。还是如此近距离。虽然这么一个大男人包裹着一块小小的粉红色浴巾,画面有点反差萌,但是她没心情欣赏。

她这会儿害臊得简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谢靳言俊朗的面容上透着一丝尴尬,要怪只能怪老妈,为这个房间专门准备的浴巾都是小号的……堪堪只能遮住他的腰际。

那双笔直的大长腿,几乎无处安放。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一直昏迷不醒的少女会突然清醒过来。

还是在他洗澡的时候!

男人俊美的面容上浮现一丝尴尬的红晕,他这辈子就没这么尴尬过!被一个妙龄少女给看了身子!

但是目前来看,好像这个少女受到的惊吓更大。

他稳了稳心神,试图解释,“那什么……我房间里面的水龙头坏了,我……我就来你房间想洗个澡,我没有其他的恶意。”

李卓妍低垂着眼眸,看也不敢看他。

脑海里情不自禁再次浮现刚才自己看到的那一幕。

男人健硕的身材,还有那令人震惊的部位!

原来……原来那个地方竟然长得那副模样!

李卓妍捂脸。

就在两人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房间的门被人推开。

谢夫人一脸紧张的跑进来,“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当看清楚房间里的情景时,谢夫人瞬间瞪大了双眼,一巴掌朝着谢靳言胸口甩去。

“你这个流氓!你怎么在囡囡房间里!你竟然还打扮得这么这么奇葩!你!你气死我了!你究竟想干嘛?这浴巾我可是给囡囡用的,不是让你这个糙汉子用的!”

被自己亲妈赤果果嫌弃的谢靳言表示自己很委屈,“妈……我房间里的水龙头坏了。”

谢夫人看着儿子那被自己打红的胸口,一点也没有任何的怜惜之情,后悔之意。

“那你可以在我和你爸的房间里面洗,为什么非要跑到这里洗!”

“刚才爸和你不是在卫生间里面嘛……”谢靳言的目光别有深意的落到谢夫人身上。

谢夫人老脸一红,哎哟喂,自己和老头子刚才在亲热的时候……被儿子瞧见了?

没脸见人了!

但是她还是端出母亲的架势,“我不管,你赶紧给我出去!穿好衣服再进来!”

谢靳言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谢夫人这才看向床上的李卓妍。

少女右半边脸上的伤口已经结痂,只是依旧红肿。没有受伤的左半边脸秀美白嫩,看得出来,如果她没有受伤的话,应该是一个可人儿。

李卓妍原本痛苦的心情,在看到这一对陌生的母子那和谐温馨的相处以后,莫名其妙的,她的心情好了几分。

但是右脸处隐隐作痛的伤口,不断提醒着她曾经发生了什么。

谢夫人坐到她身边,轻轻拉住她的手,李卓妍下意识的缩回手。

低着头不敢再去看谢夫人。

谢夫人敏感的察觉到她的抗拒,她也没有在意,而是温柔的放缓声音说道,“我不知道你的名字,就叫了你囡囡。囡囡在我老家那里是孩子的意思,你能告诉我,你家在哪里吗?我们好送你回家。”

回家……

李卓妍的眼神有些恍惚,她有家吗?

天大地大,她几时有过家?

曾经她以为,小叔叔的家就是她的家。

然而,现实一次又一次的打碎她的幻想。

她不过是一个孤儿罢了,没有妈妈,没有爸爸。

“你放心,我们不是坏人。你整整昏睡了两天,是我儿子把你救回来的。”谢夫人耐心的看着低头沉默不语的李卓妍,“你的脸是被人弄伤的吗?”

她的脸……她现在一定很丑很吓人吧?

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她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僵硬着身子,任眼泪横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