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狂躁症发作恐怖吓人,她的下落(1 / 2)

“薄行止,醒过来。”

薄行止只听到阮苏在自己耳边轻声呢喃,他闻着她身上清浅的香气。

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有一种可以麻醉他大脑如钢针般刺痛的东西在渐渐逸出。

他所有被情绪操纵的神智早已经被侵蚀得所剩无几。

可是,听着女人在自己耳边的细声低语,薄行止的心湖仿佛被猝不及防丢进了一颗石子。

薄行止紧绷的身体渐渐僵硬,那冷戾狂躁的神色异常诡异恐怖。

对上男人那森然的目光,他仿佛是从恐怖片里爬出来的厉鬼。

阮苏沉默的站在他面前,男人的眼神冷漠得好像要将她整个人冻僵,阴恻恻的,不带一丝人间的光亮。

好像,这样的他才是最真实的他。

时间仿佛凝窒。

只听得到彼此的呼吸声,在看到薄行止的眼神越发危险时,阮苏忍不住闭眼,再次吻上他的唇。

如果吻他能够让他清醒,那么她不介意一吻再吻!

薄行止一把将阮苏推开,他似乎已经耗尽了全身力气,半靠在墙壁上,神情痛苦。

大脑好像有一只无形的手拿着一根铁杵,在疯狂搅动。

让他想要发疯,发狂,想要发泄一切!

他的牙齿紧咬着下唇,鲜血自薄唇上猝然涌出。

“薄行止,你醒过来,不要被负面情绪操纵你的内心。”阮苏被男人大力推出,跌坐在地上,这男人几乎用了十成力。

他本来就武功比她还强悍,被他这么一推,阮苏尾椎骨痛得脸色直发白。

但是她一咬牙从地上站起来,缓步靠近薄行止。

薄行止平时冷酷无情,鲜少有情绪波动。

所以总是给人一种冰冷强大的感觉。

然而,阮苏却知道,他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他不是无缘无故才患有狂躁症。所有的一切,皆是事出有因。

压垮这个男人神经的究竟是姐姐的去世,或者还有其他,她没有时间去猜测。

她站在薄行止面前,男人冷冷的看着她。“出去!”

女人戴了透明手套的手陡然伸手,捏住男人坚毅的下颌,对上他那冷然暴躁的双眸,一字一顿,语气霸道,“薄行止,我命令你,清醒一点!看清楚,我是阮苏,你老婆!”

她感受到男人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狂暴气息,那足以摧毁一切的行动力,她却置若罔闻。

素手开始去解男人的衣扣,她的表神镇静。

但是那微微颤抖的双手出卖了她此时的内心。

薄行止强大自律,身体素质极佳,武功深不可测。

刚才他仅仅是推了她一下,她就几乎无法承受。若是暴怒下的他再对她做出任何不利的举动,她怎么死得都不知道。

可是,她的内心始终有一个声音,在不断的告诉她,如果你也逃离这个男人身边,他只会堕入更黑暗的深渊。

她第一次产生了主动靠近薄行止的念头,她第一次发现自己不能离开他,可是……她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她的鼻尖微微泛酸,原本根本就不用费多大力气需要解开的扣子,她硬是解了好久,双手越是颤抖越是解不开。

薄行止的唇上几乎被活活撕下一块嫩.肉,他刺痛的大脑隐约浮现一丝清醒,他眸子半眯,仿佛看不清楚面前的女人一般,如同呓语一般的声音响起,“老婆……老婆……”

他又发病了,他肯定又发病了。

他不能伤害阮苏。

他伸出双手,下意识想要拥抱抱,可是下一秒,他猛的将她再次推开,这一次相比之前那一次,力道小了许多。

“走,你走!”

阮苏望着唇上鲜血直流的薄行止,一滴又一滴的顺着他的薄唇滴落在地板上。

“走啊!你听不懂吗?”薄行止抬手又要推她,却被阮苏一把捉住手腕,她视线灼灼的盯着他,“薄行止!你清醒一点,你看清楚我是阮苏。”

“老婆……你走!”又一波如万根钢刺齐刺一般的痛楚再次袭来,薄行止发出一阵令人惊恐的声音,“啊——啊——”

他如同困兽一般的嘶吼,一拳头再次捶到墙上!空气中飘荡着浓浓的血腥气。

他身上的黑色衬衫已经散开,露出精壮的胸膛,遒结的腹肌紧绷,仿佛每一寸肌肤都在叫嚣都在暴怒!

疼痛狂躁让他无法自控的张口紧紧咬住自己的拳头,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发泄情绪不受控制的痛楚。

阮苏看着他发狂的样子,浑身一颤。

这男人竟然宁可伤了自己,也不舍得伤她!这是硬生生要将自己的手掌给咬穿吗?

不,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自残。

阮苏快步走到抽屉旁边,翻箱倒柜的开始找她的银针,明明前天刚用过的,怎么找不到了?

“你在找这个吗?”

突然,男人声音渗人的在她身后响起。

阮苏诧异回头,就看到自己的银针包竟然被薄行止捏在手里。

她一怔,“你……你怎么拿了我的银针?”

“呵呵——你以为我在被你刺了一次,还会坐以待毙吗?”男人的口中弥漫着浓浓的铁绣腥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