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谁这么长舌头!人不人鬼不鬼(1 / 2)

不管傅引礼派出去多少人寻找,始终找不到李卓妍的下落。

他颓然的坐在沙发上,胸口传来一阵阵的空寂感。

不知不觉间,他竟然睡着了。

迷蒙中仿佛有人站在他的面前,轻轻的为他盖上一层薄被。

他睁开迷茫的双眼,望着眼前那张秀美的脸庞,他激动抬手攥住对手的手腕,情不自禁低呼,“妍妍,你回来了。”

王姗姗的脸色一黑,正在给他盖薄被的手也随之僵住。

她语气不太好的说,“是我。”

声音带着成熟女人特有的气息,不是妍妍?

傅引礼猛的坐起身,定眼一看,发现面前的女人,正是前几天他的相亲对象王家千金。

王姗姗穿了一身水红色的连衣裙,衬托出姣好的身材,长相不俗的脸蛋上化了淡妆,看起来名媛范儿十足。

傅引礼有点尴尬的松开她的手腕,揉了揉眉心,“你怎么来了?”

王姗姗强压着心头的怒意,坐到他身边,“听说你养女失踪了,我过来看看。”

“你有心了。”傅引礼淡淡的道。

王姗姗年纪也不小了,今年28岁,小傅引礼两岁。

她伸出玉白的手,轻轻的搭在傅引礼放在膝盖的手背上,语气充满诱惑,“傅少,我对你很有兴趣,不如我们交往试试?”

“王小姐,我上次跟你讲得很清楚,我有喜欢的人。”傅引礼头痛的说,这女人能找到这里,肯定少不了母亲的推波助澜。

不用问就知道,地址肯定是母亲给她的。

王姗姗好像听了什么笑话一样,“那又如何?只要没有结婚,我就有机会。再说了,这结了婚还能离婚呢!心有所属又算得了什么?”

说着,她捉住傅引礼的大手,放到了自己的玉腿上,“你也三十岁了,真的不想……吗?”

她的眼神充满魅惑,抓住傅引礼的手十分用力。

傅引礼没想到只不过第二次见面,这个女人就如此大胆。

他猛的抽出自己的手,站了起来,“王小姐,请你自重。女孩子还是先学会自爱才会有别人来爱。”

他有些头痛烦躁的说,“我还有事,王小姐请自便。”

说完,他抬起大长腿就往外走去。

根本不给王姗姗任何挽留的余地。

又一次!

她又一次被这个男人给抛下。

王姗姗气得直咬牙。

空荡荡的别墅里,只剩下了几个佣人。

她自讨了个没趣,抓过包包就走。

*

市第一医院里。

程老爷子今天出院,程家的人几乎都来了,忙里忙外的在收拾住院物品。

程老爷子饱经风霜的脸上,透着一丝说不出来的郁气。

有护士过来给他送药,他犹豫了一会儿,开口问道,“请问,阮医生今天上班了吗?”

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阮苏过来查房了。

自从手术以后,阮苏只关心过一次他的情况,以后就移交给了别的医生来照顾。

小护士将药放在他面前,笑了笑说道。“阮医生请了长假,最近一段时间可能都不会来医院了。”

程老爷子心头一紧,眼底闪过一丝焦急,“她为什么会请长假?她生病了吗?”

“阮医生的事情我们都不太清楚。”小护士说完就出去了。

程子茵听到爷爷在问阮苏,心里的嫉妒跟火苗一样,蹭蹭直往上窜。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薄行止护着阮苏也就罢了,怎么爷爷也念叨阮苏。

她心里的不爽几乎要溢出来,用撒娇一般的语气说道,“爷爷,你找阮医生干嘛啊?她天天冷着一张脸,有什么好的啊?”

“程子茵。”程老爷子脸色一沉,沉沉的目光落到这个不成器的孙女身上。

一般情况下,程老爷子鲜少连名带姓的叫她。

这么叫她……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怒了。

程子茵心头一惊,她一大清早就来接老头子出院,她表现得很好吧?没有出错吧?

怎么他还生气了?

真是不好伺候!

“爷爷……我,我说错什么了吗?”

“你在伦敦做得丑事,你以为我不知道?”程老爷子神情冰冷,声音冷厉严肃,“在飞机上做那种扰乱飞行秩序的事情,薄总没有将你丢下飞机,已经是给你面子。你在商场里还对阮医生出言不逊,只差没有大打出手。程子茵,你的教养呢?我程家的脸,都被你给丢尽了!”

程子茵脸上浮现一丝慌乱。

爷爷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

谁跟他讲的?

究竟是谁这么长舌头!

她心里气极,却只能将这口气硬生生的咽下去。

“爷爷,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我解释……”

“解释?微博上网上到处都是你的小视频,你真以为我住在医院里,我就瞎了聋了?什么也不知道?”程老爷子痛心疾首的骂道,“我告诉你,以后你再敢做这种丢人的事儿,你给我等着!”

“爸,孩子好心好意这么孝顺的来接你出院,你怎么劈头盖脸就骂人呢?”程母看不下去,护着女儿。

程母撇了撇嘴,老头子那么护着阮苏干嘛?看着真是让人不爽极了。

“再说了,阮苏次次挑衅子茵,我看她就是故意在激怒子茵,子茵性子单纯,一激就上当。”

“就是有你这种妈,她才会现在这么无法无天,目中无人。”

程老爷子气得胸口直颤抖。

程家大爷赶紧安抚他,“爸,你别动怒,你做得可是搭桥手术,千万不能动怒,不然的话,这手术不就白做了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