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将她打入十八层地狱(1 / 2)

霍芝痛哭流涕的往前紧走了几步,扑通一声跪到床前。

“杏子,求求你,原谅我吧。我不知道你怀孕了啊!”

“千错万错我的错,你跟阿凉说一下,让他放过我吧。”

“我真的以后再也不敢了。”

她的手被砍掉了一只,伤口处并没有包扎,看起来触目惊心。

身上还犹带着血污,浑身散发着恶臭,脏兮兮得好像一只流浪狗。

更令人震惊的是,她的脚上还戴着脚镣。

随着她的走动,那脚镣就会发出难听的声音。

霍寂凉一向狠,但是霍芝没想到他会狠到这种地步。

狠到六亲不认,狠到将她这个姑姑打入十八层地狱。

之前霍芝也只是猜测欧阳杏和霍寂凉有关系。

现如今,她算是看明白了,连孩子都有了,俩人如果不亲密,那是不可能的。

她真没想到,霍寂凉会护着欧阳杏!

这几天过得生不如死,猪狗不如。

还不如死了算了!

“阿凉,这是怎么一回事?你让她走吧,我不想看到她。”欧阳杏皱眉,她不是什么善良的人,相反,她能够呆在霍寂凉身边多年,成为他的左膀右臂。

正是因为她的狠。想到在医院里,霍芝对自己的羞辱,欧阳杏心中涌起强烈的恨意。

“一个脏臭的贱人,也配出现在我面前?”

“既然我的女人不愿意原谅你,那你还是滚吧!”霍寂凉突然露出一个如同恶魔般可怕的笑容,“霍氏的精神病院呆着还是很舒服的,大姑姑就去颐养天年吧!”

说完,他挥手。

两个黑衣人立刻就将霍芝给带走。

霍芝一脸绝望的叫道。“你们这样对我,你们不得好死。你们两个狼狈为奸的狗男女!”

“我一定要杀了你们!”

“我不去,我不去啊!”

她没想到,她都已经这么凄惨了,竟然没有勾起欧阳杏的同情心。

*

百岁医药研究室。

阮苏已经昏迷了半天。

吃了药以后,她就开始吐血,几乎要把胸腔里所有的血都吐出来一样惨烈。

吓得江心宇浑身的汗毛都要竖起来,只差没有心脏停止跳动。

请了医生过来,医生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只让观察。

江心宇一直守在阮苏的床前,可是这都大半天了,也不见她有任何清醒的痕迹。

他急躁得团团转。

梁黑忍不住说道,“宇哥,你别转了行不?我脑袋都要被你转晕了。”

梁白也叹了一口气,“知道你心疼老大,可是……这也不是我们能左右的事,她吃了药,一切只能靠她自己。”

“你们知道什么?”江心宇瞪双胞胎兄弟一眼,“这药可是要吃三七二十一天的。每天吃两粒,这才吃的第一天,这反应就这么大,以后可怎么办?”

“这药副作用怎么这么大?也太奇葩了吧?”梁黑忍不住又说道。

江心宇脸色沉重,没有再说话。

当然奇葩。

能不奇葩吗?

有一个男人为了这药,竟甘愿承受挖骨抽肝的痛苦,几乎流干了身体里所有的血,才凝制出来这么一瓶药。

江心宇不能想,不敢想。

只要一想到薄行止所承受的痛苦,他就难受。

薄行止拿了望远镜,站在对面医院的五楼,往研究室的休息室里面看。

当他看到躺在床上安安静静了无生气的阮苏之时,心脏忍不住又是一阵抽痛。

难道吃的药不管用?

她怎么一直在昏睡?

不,不应该。

那个解药的方子可是他花一亿重金求来的。

对方没有理由要骗他。

“唔——”就在这时,躺在床上的阮苏缓缓睁开了双眼。

她眼前一片迷茫,大脑里一片空白。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

眼神有点空洞的望着江心宇,“几点了?”

“下午七点。”江心宇看到她醒过来,一脸担忧的道,“老大,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好一些?”

“头晕,头痛……好像这毒反而更强烈了。”阮苏头痛的晃了晃脑袋。说话间,一口鲜血又顺着她的唇角溢了出来。

带着黑色的血液,粘稠温热。

一滴一滴顺着她的唇角,往下滴。

滴到床上的薄被上,床单上。

一阵阵晕眩感袭来,阮苏几乎支撑不住。

“老大!”

“老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