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我有救阮苏的方法(1 / 2)

奶奶对阮新华的爱,爱到了不分对错,爱到了不分黑白。她毫不怀疑,哪怕阮新华说要吃奶奶的肉,奶奶也会给。

阮苏突然觉得很累,很疲惫。

她放下手里的水果刀,递给奶奶一张银行卡,“这里面有钱,可以给你一个衣食无忧的晚年。我可能……”

她想告诉奶奶自己可能也许就快死了。

但是,告诉她又如何?

又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我不要你的钱,我就要你爸回来!”王秀珍气愤的说道,她老泪纵横,“小苏,你真的不能救救你爸吗?”

“我真的救不了他。”阮苏叹了一口气,将银行卡放到桌子上。“奶奶,护工的工资我结了五年,你身体好了如果出院了,护工全帮你,以后她也会陪在你身边照顾你。”

她好像在交代什么事情一样,把自己想要说的,全部都交代完。

王秀珍诧异的擦了擦眼泪,“五年?为什么要请她那么久?我以后出院了可以自己照顾自己的,再说了,不是还有你吗?你爸在牢里,你难道不照顾我吗?”

“我不是不照顾你,是我可能没有办法再照顾你了。”阮苏心里难受,以前阮新华还在家的时候,不管她怎么劝奶奶,奶奶就是不离开阮家。

现在阮新华不在家了,奶奶就想起她了,就愿意和她在一起生活了?

儿子虐她千百遍,她待儿子依旧慈母心。

她也想和奶奶一起生活,可是她身上的毒随时都会发作,她现在不仅有媚蚕,还有返童药。

指不定哪一天就一命呜呼。还不如让奶奶一直以为她活着,给奶奶一个念想。

阮苏没有再多待,跟王秀珍道了别。

她一出去,王秀珍的神情就浮现一丝阴狠,“果然是养不熟的白眼狼,亏我对她那么好,她妈没了,我还将她拉扯大。现在真是白拉扯她了,早知道让她也死了算了。”

一个护士走过来给王秀珍送药,结果刚一进门就看到老太太那阴狠的神情,吓了一大跳。

再定睛一看,老太太依旧很慈祥,“护士,我什么时候出院啊?”

“快了,估计还有一周吧。”护士将药放下,心中暗道,刚才是她看错了吧。

*

医药公司研究室。

江心宇疲倦的坐在沙发上,一直连续高强度的工作让他身心疲惫。

这几天一直盯着研究成果,可是根本就毫无进展。

返童药实在太过刁钻。

哪怕分析出了它的成分,但是有关它的解毒成分,却始终提炼不出来。

试过各种方法,最后的结果都是无效。

不仅是他,八个研究员也累得够呛。

就在他准备眯眼小憩一会儿的时候,突然一阵脚步声响起。

江心宇皱了皱眉,朝着门口看去,只见一个气场强大的男人踏了进来。

男人一身黑衣黑裤,俊美的脸庞透着坚毅,他单手插兜,长腿逆天,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尊贵。

江心宇往他身后瞅了又瞅。

不科学啊!

薄总那排场,不一向都是两排黑衣保镖开路吗?

怎么这一次只有他一个?连宋言都没带?

难道这男人要对他痛下杀手?痛K他一通?

江心宇脑袋里升起一大堆乱七八糟的想法。

“阮苏的毒我有办法解。”

男人突然开口,清冷的嗓音打断了江心宇的所有思绪。

他呆了呆,有点蒙。

解毒?

他没听错吧?

薄行止有办法?

“薄总,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江心宇正了正脸色,端出自己百岁医药的总裁范儿,“阮苏身上的毒根本就无解,薄总又怎么说自己有办法解?”

“江心宇,我像是会开笑的人吗?”薄行止冷眸瞟了一眼江心宇,俊美冷峻的脸庞看不出来任何情绪。

江心宇在男人极大的威慑下,竟有点心慌。

但是很快,他就调整自己的状态,“薄总,如果你有方法,里面请。”

他转身,推开了研究室的门。

里面八个研究员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解药研究。

半个小时以后。

江心宇一脸沉痛的望着薄行止,“薄总,你真的想好了吗?”

回答他的是一个冰冷坚决的声音。

“是。”

“薄总,你身体健硕,若是用这种方法……怕是你……”

当江心宇听明白薄行止讲述的方法以后,他整个脑袋一片空白。

“江心宇,如果我不救她,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她……我做不到。”薄行止面无表情,眼神里透着坚决,只有在提到阮苏的时候,才会露出一丝柔软。

他安静的躺在研究床上面,仿佛是一个雕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