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这人疯了吧?不知检点的女人(1 / 2)

“你在这里做什么?”程母伸手拽住程子茵的手臂,谨慎的扫视周围,幸好刚才她的声音不是很大。

否则的话,惊动了屋子里的老家伙就不好了。

她拽住程子茵直接将她拖到了自己的卧室里。

“妈……我刚才……”程子茵一脸焦急,“你不知道我听到了什么。”

程母不以为然,“还能有什么?是不是那老头子又想那死老太婆了?”

“不是的,妈。”程子茵对着程母一阵耳语。

程母的嘴角发出一丝阴冷的笑。

“老不死的,现在还在惦记着阮苏那个小贱人。程锦凤当年不知检点,被赶出家门,现在那个小贱人又回来抢家产。程家再不济,也比外面那些小门小户要强太多。”

“妈,现在我们怎么办?”程子茵焦急的说道,她真的是不想阮苏回来啊!

“先下手为强。趁着老头子还没有找小贱人摊牌,咱们先……”程母眼底都是阴狠。

程老爷子的房间里。

年迈的老人躺在床上,双眼无神的望着天花板,老泪纵横。

他对小女儿程锦凤的愧疚难过,几乎在看到阮苏那张脸以后,全部爆发。

这么多年过去,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还能再见到程锦凤的女儿。

他缓缓闭上了双眼。

*

翌日一大清早。

阮苏醒过来的时候,又照常吃了两粒血红色的药丸。

经过几天的调理,她的身体要比前几天好多了。

虽然人是清瘦了不少,但是精神头还不错。

她在研究室的院子里散步。

清晨的阳光洒在身上,泛着淡淡的暖。

她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也不知道薄行止现在在干嘛。

应该有时差吧。

她坐到了一棵树下的躺椅上,纤长浓密的睫毛,眨了眨,高挺的鼻子下,那张樱花般粉嫩的红唇微抿。

看起来美得仿佛从森林中闯出来的妖精。

没有人能够抵抗得了这么水灵灵亮灿灿的一幕。

薄行止也不例外。

他站在窗边,拿着望远镜望梅止渴。

看着阮苏那双黑亮璀璨的双眸,看着江心宇那高大的身形从研究室里走出来,手里还拿了一条薄毯,轻轻盖到她身上。

薄行止充满占有欲的眸子里写满了嫉妒。

江心宇这个男人,总是给他一种奇怪的感觉。

说他暗恋阮苏吧,可是很多时候薄行止并没有从对方身上感受到占有欲,说他对阮苏没感觉吧,可是他却又将阮苏照顾得细心又体帖。

他阅人无数,但是现在却有点弄不懂江心宇。

深吸了一口气,薄行止抬眸望向自己胸口的纱布。

健硕的胸膛上,包裹着雪白的纱布,伤口经过这几天的治疗,已经在愈合,但却并没有结痂。

只要稍一用力,依旧会有殷红的血丝洇溢出来。

“少爷,吃早餐吧。”宋言推开病房的门走进来。

一进来就看到薄行止举着个望远镜,就知道他又在看阮苏。

少爷为了阮小姐真的是做了太多牺牲。

那种痛楚不是常人所能忍受,少爷硬生生忍了。

哪怕到现在,也没有叫一声痛。

下午的时候,宋言抱来了一大堆文件。

薄行止哪怕拖着病体,也要工作。

宋言有点崩溃。

但却无可奈何。

薄行止也是真的忙坏了,中午匆匆吃了午餐,就开始忙碌。

一直忙到下午三点多。

因为他挑剔的胃口,中午清淡的病号餐,他只吃了几口。

这会儿他饿得饥肠辘辘。

但是他更困。

精力有些不济。

他正准备翻开下一份文件的时候,手机微信却响了。

他的微信只加了三个人。

阮苏,宋言和谢靳言。

想到这里,他拿起手机一看,深邃的眸子里闪过一丝亮光。

薄削的唇角微勾,不自觉流露出一丝笑意。

【出差不要太挑食。胃痛是自己的。】

话很平常,没有撒娇,没有卖萌。

但是……却让薄行止莫名的暖意袭来。

小女人这是在关心他吗?

他心情愉快的放下文件,突然觉得难吃无味的病号餐也不是那么难受了。

于是对一直同样在处理其他工作的宋言道,“我饿了。”

宋言惊了惊,二话不说,就奔出病房,去准备饭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