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不给名份,就想撩我?(1 / 2)

虽然明知道阮苏不清楚,睡得晕乎乎的。

但是那表情,却格外的可爱。

薄行止勾唇一笑,将她拽到怀里。

天色渐渐放亮,东方泛了鱼肚白。

阮苏觉得自己浑身难受。

是真的难受。

不舒服,酸痛。

难道解药不管用了?

她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想法惊了一下,猛的坐起来,结果就发现……自己身边躺着的男人。

男人面容俊美,面资助却分明得有若刀削斧刻,两条斜斜上挑带出一种如剑锋锐的眉毛下面,是一双紧闭的双眸。

高挺的鼻梁下是紧抿的薄唇。

哪怕睡着了,他也如此不放松。

薄行止?他怎么在这里?他出差回来了?

阮苏眼底写满惊讶,再打量一下自己浑身上下的痕迹……顿时老脸一红,敢情那不是梦?丢死人了!她怎么总是做这种丢人的事?她双手捂脸,郁闷了一会儿。

再看一眼男人那安静的睡颜,她忍不住抬手,揉了揉男人微拧的眉心。

只是她的手指刚放上去,就被一只温热的大掌紧紧捉住。

那双犀利的眸子随之睁开,警觉的望着她。

薄行止在发现是她以后,缓缓坐起身,声线暗哑的道,“怎么醒了?”

阮苏脸颊泛红的问他,“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薄行止眸中含笑的打量着她,在灯光下她的皮肤几乎白得透明。漆黑的眸子,如同羽毛一样长的睫毛,怎么看怎么好看。

“在你想我的时候。”

阮苏老脸更红,这男人出国了一趟,这嘴巴怎么变得这么会撩?

她脸烫得不像话,觉得空气都在发烫。

她垂下眸子,却发现……薄行止身上穿了一件黑色的衬衫。

他以前从来恨不得天天在自己面前秀那完美的倒三角身材,并且每次亲密了以后,也不会刻意再穿睡衣。

他那经过长期锻炼没有半点多余脂肪的好身材,根本无需掩饰。

为什么他这一次竟然穿了衬衫?

阮苏心底闪过一丝异样。

再抬眸就看到男人浓眉下黑泽的眸子里,带着一丝懒洋洋的微笑,还有两三分的性感。

正直勾勾的望着她。

这是一种可以让所有女人为之疯狂的男性魅力。

让人情不自禁沉溺。

阮苏并没有来得及多想,男人就朝着她扑过来。

她看着将她按在怀里的男人。

呼吸一凝。

四周好像变得格外安静。

她在男人那漆黑的瞳眸里看到自己的倒影,一股莫名其妙的冲动,迅速朝着她四肢百骸涌去。

月光透过窗户缝隙洒进来,笼罩在两人脸上。

仿佛为他们罩上了一层朦胧的薄纱。

薄行止的唇帖上她的唇以后,一动不动。

安静的看着她。

她的睫长又长又密,漂亮的杏眸里都是淡淡的情意。

所以的思绪仿佛在这一刻钟,全部都被凝固。

所有的动作全部都慢了半拍。

薄行止大脑一片空白,他缓缓的放开她,没曾想。阮苏却伸出双手,勾住他的脖子,唇抵着他的双唇道,“老公,你好像瘦了许多。”

他看起来清瘦了不少。

“国外没有你做的饭菜,所以我就瘦了。”

薄行止在说话的瞬间,心底划过一丝疼痛。

他好像突然就明白了,为什么阮苏中了毒却不告诉他的原因。

因为……那种不想自己在意的人担心的感觉,太难受了。

明明知道对方在说谎,却又不忍心拆穿。

明明知道都是在为对方好,却又假装不在意。

他闭了闭双眼,紧紧拥抱住小女人。

“你也瘦了。”

能不瘦吗?

刚开始吃解药的那几天,她每天都要吐血,吐出来那些污血以后,她的身子就会虚弱上几分。

她每天的痛苦艰难,他全部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那是一种恨不得立刻替她痛的难受。

他原本只是想要抱一抱她就走的,可是没忍住。

和她缠绵入骨。

这小女人真是要了他的命。

罢了。

只要他好好掩饰,一定可以瞒过去的。

*

第二天一大清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