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命在旦夕,有人暗害!(1 / 2)

她皱了皱眉,小鼻头也皱了一下,怎么回事?

高高举起自己的杯子,是水有问题吗?

还是自己跟着老师学习了太久,嗓子有些不舒服了?

但是她并没有来得及多想,就又投入了下一场拍摄当中。

她不知道的是,在不远处的一个角落里。

一个女人一直暗中盯着她,在发现她将水喝了以后,气得直跺脚。

王荷荷气急败坏的打了一巴掌自己的助理,“你不是告诉我说,那是投资商阮苏的水杯吗?怎么是薄文语给喝下去了?”

神秘人给她的这粒药无色无味,喝了以后据说后果很严重,出个车祸什么的只是分分钟的事儿。

人家都指导她了,药也送过来了。

她却没有让对的人喝下去。

该死!

王荷荷气得又甩了助理一耳光。

原本以为,只要投资商出事,隔壁这戏铁定拍不成。

现在倒好,被薄文语给喝了。

她喝有啥用?一个新人!

助理捂着脸颊低着头,却一声也不敢吭。

只觉得脸火辣辣的疼,她跟在王荷荷身边很久,如果不是她实在太缺钱,王荷荷又开得工资不错,她早走人了。

但是一想到医院里躺着的母亲,她只能忍气吞声。

王荷荷根本没有外表那样甜美可人好相处,相反她脾气暴躁,心思恶毒性子暴力。

“对不起,荷姐,都是我的错。”

王荷荷气愤得瞪着她,那药就只有一粒。现在倒好,竟然没有用到刀刃上。

她气极,又伸手狠狠掐了助理手臂一下,几乎用尽了全力。

“你这个废物!让你查探消息你都查不好!”

助理痛得脸色直发白,“荷姐,你饶了我吧,我以后再也不会这么笨了。”

“蠢货!”王荷荷不解气的一连掐了她好几下,直到掐累了,这才放手,“回去!还呆在这里干嘛?等着被发现吗?”

王荷荷说完就恨恨的转身离开。

小助理擦了擦脸上的眼泪,只好跟上。

*

程家。

一大清早,程老爷子就洗漱打扮,叫了司机带他出去。

程子茵母女俩看着程老爷子这副明显精神抖擞,人逢喜事精神爽的样子。

程子茵忍不住开口,“爷爷,这一大清早的,你这是要去哪啊?”

程老爷子的脚步一顿,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见一个以前的故人。”

清晨的阳光洒进客厅里,这晴好的天气让他的心情越发的不错。

也没有多说什么,带着司机就踏出了客厅。

程母望着他的背影,脸上露出一个阴狠的神情。“老东西,肯定是去找阮苏了。”

“妈,现在我们该怎么办?难道真的要让阮苏回来吗?”程子茵有些急躁的说道。

阮苏不回来,她就没什么家庭地位了。

如果再回来的话,那继承人妥妥的就是阮苏。

“走!”

程母勾了勾唇角,眼神里的阴森几乎溢出来。

说着,她就带着程子茵也跟了出去。

疾驶的马路上,一辆黑色的奔驰正穿行到车流中。

程老爷子坐在车子里闭目养神。

早上起来的时候,他就约了阮苏在咖啡厅里见面。

一想到要和阮苏近距离接触,讲清楚当年的事情,他的心情就一阵激荡。

眼看着就要到咖啡馆,在一个红绿灯路口的时候。

突然!

一辆卡车自路口窜出来,轰隆一声震天巨响。

奔驰车猝不及防被大卡车撞了个正着,狠狠翻滚出去,车身几乎被撞烂。

程老爷子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他的额头狠狠撞击,鲜血顺着他的伤口流了出来。

他强撑着一丝意识,去叫前面的司机,“老张,老张!”

司机已经晕死过去,失去了所有意识。

程老爷子勉强伸出手,试图推开车门,然而根本就无济于事。

他的心脏一阵慌乱,不,他不能死。

他还有事情没有告诉阮苏,他怎么能够死?

阮苏比约定的时间早五分钟抵达咖啡馆的门口。

只是梁黑刚把路虎停好,她刚从车上下来,就听到一声巨大的声响。

在她转头的刹那,刚好看到黑色的奔驰车被撞飞,又翻滚了一圈!

出车祸了?

怎么回事?

有一些路人已经跑过去围观,有一些则在拍视频拍照片。

阮苏二话不说,抓起手机就给警察局打电话报警。

她一边报警,一边快步朝着车祸现场赶过去。身后的梁黑也紧随其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