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我要争宠!不好!水有问题!(1 / 2)

所有人都一视同仁。

就好像现在,大家全部都站在大太阳底下,哪怕没戏的也不准走,必须在这里观戏揣摩。

“你是说薄文语表现比江心风还好?”阮苏忍不住勾唇一笑,看了一眼薄文语,看不出来啊!小丫头还有演戏的天赋?

薄文语脸色有点发红。

不经常被人夸奖的她,心头有点美滋滋。“都是宴导讲戏讲的好。”

她心中突然涌起一股豪气,她一定要好好表现,一定要让大嫂对她刮目相看。这部戏既然是大嫂投资的,她一定她一定不会让大嫂的戏扑街,至少不能因为她,让大嫂的戏票房低!

所以,她一定更加要好好表现。

她想有一天,大嫂也能夸夸她,最好是像能够像母亲一样……温柔的摸摸她的脑袋什么的……

就在这时,几个穿着奶茶店工作制服的男人,鱼贯而入。

每个人手里都提着包装精美的奶茶。

看到阮苏,为首的男人恭敬的说,“阮小姐,按照你的吩咐已经将奶茶送过来,请问还有什么吩咐吗?”

“将它们全部都分发给所有的工作人员吧。”阮苏淡淡的道。

“谢谢阮小姐!”

“阮小姐真是人美心善。”

“大嫂,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喝这一家的奶茶?”薄文语惊喜的接过工作人员送过来的奶茶,乐滋滋的说。

自从离开家以后,她当小助理的收入实在是太微薄了,当时她下了决定不用家里一分钱,大哥给的零花钱银行卡都没有带。

她抠抠索索的……好久都没有舍得喝过一杯奶茶。

突然觉得,能够喝一杯奶茶都好幸福。

隔壁同样在拍摄中的剧组,听到这边欢声笑语的样子。

裴方宗忍不住皱了皱眉,有些烦躁的叫道,“停!”

王荷荷扭着腰走到他身边,“裴导,怎么了啊?是我刚才那场演得不好吗?”

裴方宗瞟她一眼,没好气的冲助理叫道,“天热死了!小王,去给我买瓶水。”

王荷荷赶紧拦住他,“裴导消消气,我请大家喝水。”

说完,她就叫自己的助理去买水。影视城附近都有超市商铺,想买水也不过没几步路的事儿。

裴方宗这才心里不那么恼火,这王荷荷还挺上道的。

“隔壁真是吵死了,不正儿八经拍戏,还影响别人。”

对于裴方宗和宴以道之间的纠缠过节,几乎在场所有人都门儿清。

王荷荷故意说道,听起来好像在发牢骚一样。

也不知道薄文语那个小贱人,是怎么从厕所出来的。

她心里暗爽,哼!看下次她再碰到小贱人了,怎么整她!

*

薄氏集团。

一阵脚步声响起。

薄行止俊美的面容微抬,不是宋言的脚步,倒像是……他的心弦微颤。

会是吗?

俩人结婚四年,包括离婚后这半年,整整四年半……她从来没有出现在众人面前过。以前是他刻意隐藏。

现在既然关系挑明,她既然提出要谈恋爱……先不复婚,薄行止心里失落归失落。

但也只能依了她。

谁让她是祖宗?

她竟然会主动来找他?是不是因为昨天因为复婚的事情,他转头走了,所以她急了?赶紧跑过来找他?

呵——女人,一定是为了挽回他所以才会来的。

他一定要拿拿架子才行,让她记住,自己是因为爱她,所以才会依着她,宠着她。他身为男人,也是要面子的。

薄行止深邃的眸中闪过一丝期盼,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门口。

玻璃门被缓缓推开,一个高挑修长的身形映入眼底。

薄行止只觉得阮苏浑身上下好像有一层光晕笼罩,如同女神般降临。

他呼吸一窒,打量着一身职业套装的阮苏,她很少这么打扮,隐隐有一股女总裁的气势扑面而来。

阮苏看着坐在真皮办公椅上的男人,修长双腿优雅交叠,一双凛然的眼眸,一瞬不瞬盯着她。

“老婆……”薄行止看到她,喉咙里一阵干涩,忍不住喉结上下滚动,“你是不是……”

阮苏杏眸清滟滟的落到他那张俊美得令人不敢直视的容颜上,然后挑了挑眉,打断薄行止的声音,“文语在拍我的电影,女主角。你别送她出国。”

干脆利索,简单扼要。

薄行止的一颗心,瞬间落回原处。

他脑海里闪过的那些想法,全部被阮苏一句话给击得烟消云散。

他就应该早点送薄文语出国,现在竟然来和他抢关注度。

老婆竟然为了薄文语亲自上门找他?

这!

薄文语怎么可能就会有这种待遇?

薄行止深吸了一口气,更加坚定了送薄文语出国的想法,“她不适合呆在国内。”

“我看挺适合的,小姑娘在国外一个人跟孤儿似的,多可怜。”阮苏看着这冷硬心更硬的男人,面无表情的说。

更何况宴以道的眼光一向精准,他既然选了薄文语,那就说明她适合那个角色。

她相信宴以道。

薄行止看着长发乌黑,红唇烈焰,气质清冷,在办公室迷离的光影中,狠狠冲击着他眼球的女人。

没良心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