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阮苏母亲的身世(1 / 2)

一双黑色的马丁靴出现在黑衣男人眼前,他跪趴在地上,身后有两个人高马大的保安押解着他。

他缓缓抬起视线,顺着那双马丁靴往上看,就看到一双笔直修长的双腿。

女人清冷的嗓音在他头顶居高临下的响起。

“程家大爷,抓你还真是费了一番工夫呢!”

阮苏双手环胸,垂眸望着面前狼狈的黑衣男人。

她眼神桀骜不驯,神情冰冷不屑。

随着她眼神示意,有一个保安立刻伸手拽下黑衣男人的口罩和脑袋上罩着的帽子。

那张熟悉的中年男人脸庞,立刻出现在众人面前。

程家大爷的脸色顿时扭曲起来,“阮苏,你这个小贱人!我们程家的扫把星!我劝你别得意!”

阮苏微微抬着下巴,神态倨傲,清冷的视线上下打量着程家大爷,“我什么时候成你们程家的了?”

“你!我爸都要将程家所有财产转给你,你还在这里装蒜!”程家大爷抬手指着阮苏,眼底的恨意根本就掩饰不住,“你和你妈都是贱人!”

“啪!”一耳光重重甩到程家大爷脸上,“你可以骂我,但是你不能骂我妈。”

阮苏冷冷的看着他,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势,“我妈是谁你认识吗?你竟然敢骂我妈!”

程家大爷的脸色阴沉又愤恨,这个阮苏年纪小小,但是却手段这么非凡。

今天自己间栽到她手上!她一早就算准了会有人暗害程老爷子,所以在他身上装了报警器。

想到此时,他对阮苏的恨更加有增无减。

程锦凤和她的女儿,都是令人作呕。

阮苏冷酷的看着程家大爷。豪门世家果然里面的龌龊多,亲爸也能暗害,真是让她长见识了。

程家大爷不吭声。

阮苏冷笑,“不说是吧?看来你真的认识我妈?”

程家大爷依旧保持沉默,愣是被阮苏身上那强大的气场给震慑。

“很好,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开口。”

她慵懒的低眸,漂亮的脸上写满冷酷,厉喝一声,“带走,送到警察局去!”

程家大爷一听要将他送到警察局,顿时急了,口不择言的破口大骂。

“阮苏,你这个野种,当初你妈偷人,不知道怀了哪个男人的野种,被我爸给赶出程家,你得意什么?啊?不就是个贱种,没爸的贱种!”

“你说什么?”阮苏猛的上前一步,一把揪住程家大爷的衣领,硬是将他这个中年男人一把提了起来,“我没父亲?我妈被程老爷子赶出家门?”

她一把将程家大爷摔到地上,“你给我说清楚!”

程家大爷浑身发冷,在女人那强大的气势威压下,他竟觉得浑身冰凉。

他随即从地上爬起来,转了一下双眼,“我告诉你也可以,但是你得放了我!”

“你没有任何资格跟我谈条件!”阮苏一脚踏到他的背上,将他踩在脚下,痛得他浑身火辣辣的,痛呼出声,“好痛!啊——”

“别逼我动粗!赶紧给我说!”女子阴沉沉的冷眸,让人不寒而栗。

她双手紧握成拳,手腕因为太用力微微弯曲,露出半透明的冷白肤色和那股若有若无的冷贵。

让人忍不住想要臣服。

母亲!她的母亲原来有娘家!

她的母亲原来竟是程家人吗?

她不敢置信。

她的呼吸一窒,几乎要被程家大爷说的事实夺去。

“你妈叫程锦凤,是我们程家的小女儿。她从小就是个天才,不管做任何事情,学任何东西,别人用一年两年甚至很多年才能学会的……她几乎就是看一眼,或者几天,就能学会。她是整个程家如同魔鬼一样的存在,我们所有的孩子在她面前一文不值,爸的眼里只有她!妈的眼里也只有她!所有最好的全部都要先给她!”

程家大爷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的疯狂,“凭什么?”

“我妈她……后来为什么会嫁给阮新华?”阮苏脑袋有点理不清楚。

“你妈十五岁就考上了大学,并且同时被几所大学争抢。最后她上了清大,却在清大毕业的那一年,她十八岁,她用了比别人少的时间,修满了双学士的学分。她出了意外……暑假回家,她却怀孕了。”

程家大爷的话在阮苏的心底掀起惊涛骇浪,她的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然后呢?”

“我爸一向是一个思想古板的人,他很愤怒,也很生气。觉得你妈侮辱了家门,就将她赶了出去。后来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程家大爷恨恨的看着阮苏,兴灾乐祸的骂道,“你就是那个野种,没爸的野种。你现在嚣张啥?你妈呢?你妈去哪了?该不会是死了吧?”

“滚!有多远给我滚多远!”阮苏深吸了一口气,强压下心底翻涌的震惊。“带下去,交给警察!”

保安赶紧听令,押解着程家大爷离开。

围观的那些人都或同情或好奇的看着阮苏。

没有想到阮医生她竟然有这么坎坷的身世。

果然豪门多秘辛。

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在她面前乱嚼舌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