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疯狂又变态,狠狠逼他选择!(1 / 2)

阮苏皱眉,只觉得一股寒意自后背猛然窜起。

薄文晴是因为当时她没有答应放弃薄行止,所以才会受刺激受打击病发的吗?

耳边不断传来薄文语薄文皓撕心裂肺的哭泣声。

薄行止眼底压抑着隐忍,猩红的双眸却出卖了他此时的心情。

姐姐——

他的姐姐再一次离他而去,他没有来得及抓住,没有来得及救助。

医生无奈的走过来,探了探薄文晴的气息,表情沉重的说,“薄总,薄小姐已经去世了。”

去世了……她明明大好年华,她明明那么年轻,她那么有才华,她是研究员……她才刚刚回国,回到薄家。

薄行止倏地僵在原地。

像是有重锤重击在心口,只觉得眼前一阵阵泛黑。

有好一会儿,他不敢呼吸。

因为吸进去的好像不是空气,而是万根利箭,刺得浑身发痛。

他不得不缓缓闭眸,薄唇泛着苍白,他还在强撑。

弟弟妹妹还小……他不能倒下。

他缓缓伸出手,抚上薄文晴渐渐变得冰冷的脸颊,他幽深的眼眸里一片血红,但却终究没有落泪。

阮苏就站在门口,她非常不喜欢看到这种情景。

薄文晴怎么就会死了?

好像有一只无形的大网,将她网住,她却没有任何头绪。

当时明明看起来情绪很正常,只是有点激动而已。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有护士走过来,将薄文晴给推出来,朝着太平间方向而去。

薄文语和薄文皓泪流满面的的追出来。

两人在看到阮苏的时候,微微一怔。

随即仿佛看到了支柱一下,齐齐朝着她扑过来,“大嫂!我姐没了!”

“大嫂,以后我们就只有大哥和你了!”

阮苏动作僵硬的一左一右搂住两个孩子,她的心里乱极了。

薄行止以前对外公布的是他和薄文皓薄文语同父异母,现在看来……他根本就不是薄家的孩子。

那他的身世是什么?

为什么薄文晴突然就去世了?

明明前几天她心脏病发的时候,医生说过好好保养就可以。

脑袋里好像是一团乱麻。

高大的男人双腿如同灌了铅一样朝着她走过来。

薄唇紧抿成一条直线。

一向冰冷的面容显得越发冷酷,眼底布满猩红的血丝。

他的目光扫过阮苏,冰冷的如同在看一个陌生人。

阮苏心尖一颤,他也相信薄文晴的话吗?认为是她害死了薄文晴?

“我们从巴黎回来的时候,我答应过父母,要好好照顾她。没有想到……”薄行止没有再说下去。

阮苏想要伸手抱住他,他的大掌却突然抢先伸出,扣住她的腰,用力将她拽到怀里,用极小的声音说道,“不要怕。不要怕。”

她喉咙里一片干涩,哪怕到了这个时候,他还在安慰她别怕。

她阮苏,什么时候怕过?

她咬了咬牙,“你……节哀。”

她转身离开。原本想要向薄行止解释在咖啡馆里发生的事情,可是……她总觉得越描越黑,先让他冷静冷静再说吧。

这件事情不简单,薄文晴突如其来的去世绝对不是意外。

薄行止望着阮苏挺直消失的背影,神情冰冷而强大。姐姐已经去世,但是他的老婆,他来护!他一定要还老婆一个清白!

男人俊美的五官凌厉深邃,抿着一条直条的薄唇让人忍不住心惊胆寒。

而他的心意,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都永远不会变。

他迈开修长的双腿,径直来到医生办公室,“尸检报告出来了吗?”

“初步检查,薄小姐的确是心脏病发受了刺激死亡,还有更具体的,得要进一步验证。”

医生看着气势强大的男人赶紧说道。

薄行止没有说话,而是转身离开。

*

漆黑的夜,一架私人飞机缓缓降落。

从飞机上走下来数十名黑衣保镖。

最后,是两名中年男女,中年男人一脸阴鸷冷酷,他身边的女人面无表情,看不出来任何情绪。

中年男人森冷的吩咐,“去医院。”

“是。”

黑衣保镖开路,上了一辆之前就停在那里迎接他们的加长林肯。

黑色的车子在夜色里疯狂加速行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