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她死了,阮苏害死的!(1 / 2)

江松别墅。

薄行止正在洗澡。

听着浴室里面传来的哗啦啦的水声,薄文晴蹑手蹑脚的走到床边,望着床头柜上男人的手机。

她试了好几个开机密码,都打不开。

但是这难不倒她,她唇角勾勒出一丝诡谲的笑意,没一会儿工夫,男人的手机顺利被她打开。

好歹她也是薄氏研究室的一名研究员,打开一个小小的手机屏幕锁还是很容易的。

她飞快的找到一个老婆的手机号码,然后记录下来。

这才将薄行止的手机放回原位。

做好这一切,她悄悄的又踏出了房间。

*

阮苏一身湿淋淋的刚回到景湾别墅,就有一个陌生号码打进来。

她看一眼屏幕,没有接。

可是对方却不死心的继续打。

阮苏接起来,声间冰冷的喂了一声。

“是阮小姐吗?”薄文晴温柔的声音响起,“我想和你见一面。”

薄文晴是薄行止的姐姐,打电话过来,阮苏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她不明白薄文晴为什么要找她。

薄文晴将两人见面的位置约到了一家比较私密的私人咖啡馆。

阮苏穿了一件白色的卫衣,下面是一条黑色牛仔裤,十分简单的装扮,直接去了咖啡馆。

她到的时候,薄文晴已经到了。

她正坐在那里,瓷白的手指握着咖啡勺子,百无聊赖的搅来搅去。

可能是因为有心脏病的原因,她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带着一股子病弱美人我见犹怜的气息。

看到阮苏过来,她抬头冲阮苏笑了笑,看起来如同她的长相一样温柔,“阮小姐,你来了。快坐下来吧。”

阮苏也没有客气,直接坐到了薄文晴面前。

“你想喝什么?咖啡还是?”

“柠檬水吧。”阮苏淡淡的道。

薄文晴立刻叫了服务员,给她叫了一杯柠檬水。

“姐姐,你约我出来是有什么事吗?”阮苏看向面前坐着的这个女人,她很美丽,身上总是带着一股病西施的柔弱味道。

惹人怜爱,让人情不自禁就想去保护她。

薄文晴静静的看了阮苏一会儿,才缓缓的说,“阮小姐,你能够把行止让给我吗?”

阮苏精致的眉头微拧,心头一震,双眸忍不住一缩,“姐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

“医生说……我可能只有几个月活了,我的心脏病很严重,可是却又找不到合适的心脏。”薄文晴的神情并没有尖酸刻薄,反而带着无限的哀求,“我知道阮小姐你是一个好女孩,你身体很健康,你和行止现在两情相悦,我不应该提出这种过分的要求。可是,我真的快要死了,你就当可怜可怜我,好不好?”

“我和行止从小一起长大,文娟已经去世了,文娟和我的心愿都是陪行止一生一世。可是我们两个都是不争气,命运就是对我们这么不公平。”

“我身体不好,一直跟在父母身边生活调养,原本我们就应该在一起是一对的啊!”

“我怎么也没想到,他的身边竟然出现了你。”

阮苏震惊的盯着声俱泪下的薄文晴,好一会儿才平复自己的情绪,“薄小姐,你和行止是姐弟啊!怎么可能在一起?”

薄文晴擦了擦脸上的眼泪,露出一个讥讽的笑容,“看来阮小姐还不知道吧?行止不是我们薄家亲生的孩子,他是我父母的养子。为什么文皓文语,我们都是文字辈的?只有他一个不是?因为他不是薄家的孩子啊!”

昨天知道自己不是阮新华的亲生女儿,今天知道薄行止不是薄家的孩子!

阮苏觉得自己的脑容量已经不够了。

所以说……薄文晴这个姐姐爱上了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弟弟?

可是感情的事情,怎么能够勉强?

薄行止很显然只把她当成姐姐看。

“对不起,薄小姐,我可能无法让你如愿,我不想和薄行止分开。他不是一个货物,也不是什么物件,被让来让去的。他是人,我需要尊重他,他只当你是姐姐,不是吗?”

听到阮苏的话。

薄文晴脸色一变,眼中又再次含满了泪水,她一把抓住阮苏的手,在阮苏震惊诧异的目光下。

突然扑通一声,朝着阮苏跪下来。

“阮小姐,我本来是不想介入你和行止的,可是我实在太可怜了。我真的快要死了,我的心脏病已经严重到无法医治。你以后可能会遇到更好的男人,可是我不一样……我真的只有行止一个人啊!”

阮苏被薄文晴这举动给吓了一跳。

她赶紧要将薄文晴给扶起来,结果就听到她说,“你要是不答应我,我就一辈子不起来,我就一直跪到你答应为止。”

“薄小姐,我看你是狗血电视剧看多了吧?”阮苏看在薄行止的面子上,耐着性子说道,“我建议你无聊的时候,多读点书。”

“再说了,如果薄行止真的要选择你,我立刻走人。这件事情你应该去求薄行止,而不是来求我,你求错人了!”

薄文晴看到阮苏竟然如此冷心冷情,油盐不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