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有人夜袭病房!阴谋是什么?(1 / 2)

阮苏晚上没有回江松别墅,直接回了景湾那里。

她前脚进家门,后脚薄行止的电话就打过来。

“怎么没有回这边?”

“你和你姐姐过二人世界,我去算什么?”阮苏勾了勾唇,神情慵懒的窝在沙发上。

“老婆……”薄行止深邃的眸子微眯,视线落到别墅区的联排别墅上。

就听到宋言的声音轻轻响起,“少爷,到了。”

他却并没有下车,反而对阮苏说,“晚上你想吃什么?”

“哦,厨房阿姨有做,我不知道做的什么。挂了。”说完,阮苏就干脆利落的将电话给挂了。

薄行止看着被挂断的手机,挑了挑眉。

“去景湾别墅。”

阮苏挂了电话,阿姨已经煮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鸡蛋面,端到她面前。

“阮小姐,只吃面就行了吗?”

“恩。”

阮苏拿起筷子,她是真饿了。

吃到一半手机又响了。

是医院同事打过来的电话。

“阮医生,程老爷子醒了。”

“醒了?一定要严加看守,不要让闲杂人等和可疑人物进去。”阮苏低声的说道。

“知道了,阮医生。”

那天的车祸,阮苏总觉得有问题。

虽然司机死不承认是谋杀,只说是自己酒驾,但是……

阮苏将剩下的面吃完,直接出了别墅。

路虎一路疾驰,朝着市第一医院而去。

薄行止的车子与之交错而过,薄行止皱了皱眉。

“跟上。”

“是,少爷。”

宋言转紧调头,跟上阮苏的那辆白色路虎。

车子停到医院地下车库,阮苏直接进了电梯。

正准备关闭电梯门,一只大掌却陡然伸手,电梯自动再次分开,男人高大的身形挤进来。

阮苏抬眸,有点诧异的看着薄行止,“你怎么在这?”

“阮医生,我们还真是有缘。”薄行止清冽的双眸淡淡落到她身上,眉眼间流泻出一丝难以名状的情愫。

想她想得心都疼了。

这小没良心的,竟然还问他,怎么在这。

阮苏根本就不相信他的鬼话。“程老爷子醒了,我来看看。”

“刚好一起。”薄行止点头。

电梯门叮的一声响。

阮苏率先踏出去,直接朝着程老爷子的病房走去。

还没有靠近,远远的就听到程母的声音。

“你们什么意思啊?你们这还是医院吗?凭什么不让我们这些家属进去?”

“人现在醒了,我们必须得进去探望!”

“你们是牢房吗?”

“啊?你们怎么这么蛮不讲理。”

阮苏快步走过去,就看到几个护士正拦住想要硬闯的程母和程子茵,不让她们进去。

她皱了皱眉,清丽的容颜在走廊的灯光下散发着透明的白,“怎么回事?”

“阮医生,你来了。”几个小护士跟看到救星一样,赶紧来到她面前。“她们想要硬闯病房。”

“你们下去吧。我来处理。”阮苏面无表情的说。

程母那双含着戾气的双眼恶狠狠的瞪着阮苏,伸手指着阮苏说,“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啊?是不是你不让我们进去探望!”

“程夫人。”阮苏打量着她这副嚣张跋扈,泼妇骂街的样子,冷笑一声,“程老爷子身体状况不允许外人探视,他现在很虚弱。身体多处骨折,他年纪又摆在那里,你这样子吵闹,真是关心他?”

程母被阮苏一席话给怼得有点心虚。

嚣张的气焰也缓和了一些。

但是脸上依旧带着强势,“我不管,我必须要看到我爸平安,我才睡得着。”

程子茵在边上一直没有说话,她脑海里不断的重复回忆着那天在铜雀台阮苏和商凌霄并肩而立的画面。

水性杨花的女人,有了商凌霄那么优秀的男人,为什么还要勾引薄行止?

什么妹妹不妹妹……全部都是骗人的话。

越是哥哥妹妹,越是上,床的时候爽是不是?

她越想越生气。

不行,她必须得抓住阮苏的把柄才行。

阮苏和主治医生一起进去查看了程老爷子的病情。

老爷子求生意识很强烈,在看到阮苏进来的瞬间,浑浊的双眼顿时一亮,他朝着阮苏伸出手,嘴唇动了动,但是却发不出来任何声音。

他试了好几次,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有声无力的吐出声来。

“孩……子……”

阮苏握住他枯瘦如同树皮一样的手掌,面对这个年过古稀的老人,她轻声的道,“老爷子,你安心养病,我虽然不知道那天你究竟找我有什么事情,但是什么都比不上身体重要。等你病好了,我们再说。”

程老爷子身体受到重创,哪怕是好好保养,也很难恢复到以前的身体情况。

后遗症肯定是会有的,他的双腿都骨折了,估计下半辈子要在轮椅上度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