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你和她云泥之别!谁才是小三(1 / 2)

舞台上的程子茵瞬间成为全场的焦点。

现场的那些媒体疯狂的对着她拍拍拍,唯恐错过这个惊天大新闻。

阮苏面无表情的看着程子茵,这个女人……程家人。

自己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母亲家族竟然会有这么无耻的人存在。

真是令母亲蒙羞。

她眼神中透着一股子难以言喻的清冷,眼神也越发的冷,整个人都冷得吓人。

“薄行止,你回来好不好?我们还像小时候一样……好不好啊?”

程子茵的声音透着浓浓的悲伤,终于哭着说了出来,她苦苦哀求的样子,真的是让很多人都心生怜惜。

看向薄行止的目光就好像是在看一个负心汉一样。

怎么放着这么好的青梅竹马不要,去和阮苏那种女人在一起?就是她钢琴弹得好又怎么样?不还是个小三插足。

就在这时,一直坐在位子上的男人突然站了起来。

高大的身形极具压迫力,迈开修长有力的双腿,踏上了舞台。

他一步一步的朝着程子茵走过去。

这可是国际舞台。

这个女人,她怎么敢!竟然当众污蔑他的小女人,当众往他的小女人脸上泼脏水。

他可以允许别人骂他,恨他,讨厌他。

但是他绝对不允许有任何人伤害小女人,哪怕一句一字也不可以!

他每踏出一步,程子茵的心脏就猛跳一分。

他来了。

他朝着她走过来了。

他是不是……被她的表白给打动了?

他是不是要回心转意了?

程子茵激动的想道。

她一双眼睛亮晶晶的望着薄行止,终于,男人在她面前站定。

她忍不住说道,“你是不是对我还没有忘情?只要你愿意,我们可以重新开始。她能做到的,我也会努力做到!”

她一边说一边激动,那模样看起来真的好像是喜极而泣。

薄行止冰冷的视线落到她身上,他的身高极高,只消垂下眼睛就能看到程子茵所有的表情。

谢夫人忍不住捏紧了手指。

薄行止!

你真的和小苏要……

前段时间当她知道阮苏就是传说中那个隐婚的薄太太的时候,她差点没气晕。那感觉,就好像自己的白菜被猪给拱了一样,当然,小白菜是阮苏。

尤其是俩人还隐婚了好几年,她竟然不知道。

她更气了!

小苏这是根本没把她当姐姐吧,气!

尤其是薄行止天天绯闻这个绯闻那个的……

现如今,薄行止这个渣男终于要和小苏彻底划清界限了吗?

不仅谢夫人,谢靳言也有点无语,更无语的是姜成六和姜成五兄弟俩。

俩兄弟没啥艺术细胞,能来看比赛还是因为姜家的一个合作伙伴,非常喜欢音乐,于是一起来看这场令全世界瞩目的钢琴比赛。

结果倒好!

看到这么劲爆的一幕。

姜成五心里非常不是滋味,他打定了主意,如果薄行止敢说和阮苏离婚分开的话,他立刻就冲上台向阮苏求婚!

自己女神竟然就是薄太太,这太坑了!

姜成六最悲伤。

怪不得人家薄文皓天天叫着大嫂大嫂的,百分百是那厮知道自己家大哥和阮苏的关系。

他还傻乎乎的将薄文皓当兄弟,结果兄弟把他耍得团团转。

他气得好几天没搭理薄文皓,不管那厮怎么解释,他就是好像是《情深深雨蒙蒙》陆依萍上身了一样,捂住耳朵:不听不听不听!

薄文皓那臭小子,武功进步神速,还有个好大嫂。

一想到自己这辈子很可能不会有一个阮苏这样的大嫂,姜成六就忍不住擦眼泪。

以前的时候,他还能做做梦,让大哥和薄行止公平竟争。

现在好了……根本么得竟争。

不过!

没想到峰回路转,薄行止自己作死,和程子茵竟然还是什么玩伴,他恨不得跑到薄行止面前,大声对他说,带着你的玩伴滚粗吧!

然而!

就在众人都震惊的看着薄行止上台的时候,男人却突然开口。

“你不配!”

程子茵脸上可怜兮兮的神情一僵,仿佛吞了一公斤的苍蝇一样的难受。

“薄行止……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们小时候……”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男人粗暴冰冷的打断,“别提小时候,你不配!”

又是你不配……

程子茵心态崩了,之前猜测的那种喜悦全部跑得无影无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