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分裂出新人格,她现场弹琴!震惊!(1 / 2)

程子茵根本没有来得及反应,男人出手极快,如闪电般卡住她的脖子。

她只觉得胸腔中的氧气越来越少。

呼吸越来越难受。

她瞪大双眼,看着面前爆怒发狂的男人,几乎不敢置信。

“不要……放开我!放开我!”

她拼尽全身的力气两只手死死的去抠薄行止的手,试图把男人的手给抠开。

可是!

一切都是徒劳!

她眼底都是惊恐,眼泪溢出来,顺着脸颊滑落。

现场所有的观众都被这一幕给震惊了!

突然发疯?

薄行止果然有精神病!竟然突然当众发疯?

好吓人!

程子茵喉咙里的空气渐渐稀薄,脸也憋得通红,几乎没办法呼吸,眼看着她就要缺氧昏厥的时候。

只见一个修长的身影突然飞快的冲过来。

“薄行止,住手!”

女子熟悉的冷斥声响起,程子茵艰难的从自己的眼缝里看到一只素白的手,猛的落到薄行止的大掌上。

“放手!她会死的!”

“你要坐牢吗?”

“薄行止,你听到了没有?”

在这种世界级的舞台上,薄行止竟然犯病了,而且还是为了帮她洗清小三的嫌弃,为了对质程子茵,拆穿程子茵。

阮苏焦急的按住男人的大手,她几乎不敢想象台下的那些观众究竟会怎么看待薄行止,那些媒体们又会发表一些什么捕风捉影添油加醋的报道。

所有的一切,对于处在漩涡中的薄行止来说,都是一种二次伤害。

她绝对不允许,她一丁点也不想看到那些人用自己恶毒的想法去揣测薄行止的所有一切。

“阮苏。”随着男人低沉泛着邪恶的声音响起。

蓦地!

男人突然松手,程子茵扑通一声跌落在地上,身子如同一块沉重的石头一样,蜷缩在地板上,瑟瑟发抖的望着薄行止和阮苏。

高大挺拔的男人侧首,一双充满邪佞的眼睛,饶有兴趣的上下打量着阮苏。

他微微勾唇,唇角带着几分邪气,舞台的灯光打下来,洒在他的身上,为他整个人都笼罩上了一层魔魅的色彩。

他好像变了一个人!

周身冰冷的气息被邪恶所取代。

他抬手,竖起大拇指,轻轻摩挲着自己的薄唇,仿佛在回味着什么一般,那双邪佞的眸子染着一丝让人看不清楚的情绪。

他俯身,凑近阮苏耳边,“我特别想要知道,和你接吻的滋味,是不是真的那么带感!”

阮苏微微仰头,望着面前熟悉又陌生的男人,浓密的睫毛轻轻颤抖,她的心脏随着男人的靠近一点一点的变凉。

她清楚的意识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薄行止的新人格被分裂出来了!

眼前的男人,只是披着薄行止外表的一个男人。

他不是薄行止……不,他依旧是薄行止,他只是生病了。

阮苏鼻头发酸,她第一次主动拥抱住男人劲瘦的腰,将脸颊帖上他炙热厚实的胸膛,“薄行止,不管你怎么样,我都会陪着你。”

男人霸道的捏住她的下巴,声音泛着邪气盯着她,“啧啧——你究竟是看上我,还是看上他?”

“你和他,都是你。你们两个原本就是一个人。”阮苏一双美眸望着他,“薄行止,别这样,先下去,好吗?”

男人挑了挑眉,那股子从骨子里透出来的邪恶仿佛来自地狱的恶魔,猩红的眼眸里都是压抑不住的魔魅,“你想让我下去也不是不可以,想让我放过程子茵也可以。”

“薄行止,不要试图跟我谈条件。”阮苏看着他这副陌生的样子,心底一阵阵抽痛。

“你主动吻我,我就下去。”男人仿佛没有听到她的声音,自顾自的抬起修长的手指戳了一下自己的薄唇,“亲这里才算数。”

他好整以暇的望着面前的小女人,胸口有一股子燥热,恨不得立刻冲出身体,澎湃汹涌。

那股压抑隐忍的热潮,来势汹汹。

他那双眼睛黑亮幽深,仿佛会吃人的野兽,不放过任何让猎物逃走的机会!

而眼前的阮苏,就是他的猎物。

那股强大的狩猎的本能,让人忍不住心生颤抖。

阮苏眸光微闪,“如果这是你想要的,如你所愿。”

她闭上双眸,踮起脚尖,霸气的双手扣住男人的后脑勺,红唇堵上了男人的薄唇。

在现场以及全世界观众面前!

台下的观众都震惊的看着他们!

程子茵也不敢置信的瞪大双眼。

他们两个在说些什么?她怎么一句也听不懂?那些话拆分开,都是很简单的字眼,可是组合在一起,为什么她听不明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