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脸都要打烂了,继承人之争!(1 / 2)

当阮苏弹了第一个音符!

金赤赫和叶厌离都忍不住站了起来。

“这是……”

“麦可斐尼西的《englishtry-tunes》!”叶厌离震惊的望着那个背对着他们而坐的女子。

她微微垂首,侧颜完美,她闭着双眼,完全沉浸在了音乐的世界中。

可以看得出,她弹奏的时候和那些选手完全不同!

她整个人都是放松的,她在享受音乐带来的愉悦和满足。

她是真正的热爱着音乐!

台下有一些音乐发烧友也认出了阮苏所弹奏的这首曲子。

“这是英国作曲家英国作曲家麦可斐尼西在三十多年前创作出来的“englishtry-tunes”钢琴曲,号称是全世界最难演奏的钢琴曲之一!”

“琴谱上有时一个小节里就挤进三百个音符,弹奏的时候手指头和手肘都要用俄罗斯女钢琴家丝罗克兰德曾在日本首度演奏这首曲目。”

“这曲子真的太难了!”

而阮苏的双手,在黑白琴键上面不断的翻飞,好像手指在跳舞。

速度极快,音符不断的从她的指尖下疯狂的流出。

而摄影机直接给她的手部来了一个大特写。

现场的大屏幕上面,就只看到那十根青葱白皙的手指,好像无数只蝴蝶在飞!

这简直就是极致的视听盛宴!

此时的他们,都忘记了之前发生的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全身心沉浸在阮苏制造的这极致的音乐海洋中!

短短的几分钟,却让所有人都意犹未尽,都恨不得可以一听再听。

当真是余音绕梁,三日不退!

终于!

优雅美丽的女子从钢琴前起身,站了起来。

她依旧态度谦虚诚恳的鞠躬谢幕。

然后朝着她的座位上走过去,就在此时!

金赤赫却从自己的评委位置上走下来,朝着她走来。

“小苏,我的小朋友!”

男人伸开双臂,忍不住拥抱了面前的女子,“这么久不见,你比以前更美丽更耀眼。”

哪怕两人坐在一起,坐了一晚上,他也没有机会和面前的女子说话。

一直到现在……他终于可以开口,他憋得不得了,恨不得将自己肚子里所有想要说的话,全部都说出来。

而他不知道的是,台下的某个男人在看到他拥抱了女人以后,脸色立刻一沉。

阮苏很快就放开他。“金会长,你的热情吓到我了。”

台下的李美杏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心忍不住一沉。有一股子不太好的预感。

阮芳芳也小声的附到她耳边,“妈……不是说我舅舅才是他的好朋友吗?”

李美杏脑袋上直出虚汗,“我也不太清楚。”

此时的台上,金赤赫在此时拉住了阮苏,看向了现场所有的观众们,一脸自豪骄傲的说,“我现在隆重向大家介绍,这是我的好朋友阮苏!她是一个音乐天才!她不仅仅是钢琴天才!她还会作曲作词,她还会古琴,扬琴,她……”

“金会长,这里是世界钢琴比赛现场,可不是我阮苏的介绍专场。我可以下去了吗?”

阮苏相较于他的激动,神情透着一丝冷淡。

“不!我要趁此机会,完成一个我早就想要完成的梦想!”金赤赫俊美的面容上浮现激动的兴奋,“我要让全世界都见证这一刻!我金赤赫,世界全球钢琴协会的会长,诚挚邀请你和我一起四手联弹!”

李美杏的脸几乎要裂开,不是说金会长是为了叶厌离来的吗?

她还到处炫耀……到处得瑟。

当时她炫耀的有多兴奋,有多开心,现在她的脸就有多疼!

阮芳芳同样脸色惨白惨白,她还在何秋秋和程子茵面前……说了那么多。

何秋秋也一脸莫名其妙,“不是说为了你舅舅来的吗?怎么变成了阮苏?”

阮芳芳烦躁的说,“我也不知道!可能是看刚才阮苏弹得好吧!”

何秋秋也不是傻子,此时已经明白了,人家金会长就是为了阮苏来的,不是为了叶厌离。

她心里一阵嘲弄,但是脸上却不表现出来,继续看向了台上。

此时的舞台上,阮苏和金赤赫已经并排坐在一起,人到中年却依旧儒雅气质绝佳的男人微笑着望着阮苏,“拉赫玛尼诺夫的《第三钢琴协奏曲》会弹吗?”

阮苏眼尾上挑,看了一眼金会长,然后道,“可以。”

完全不带怕的。

金赤赫就喜欢她这身上这种不羁。

勾唇一笑,双手敲下了第一个音符。

拉赫玛尼诺夫的《第三钢琴协奏曲》表现了最坚毅的俄罗斯精神与最强大的生命力,而作曲家本人的人格力量,这正是拉赫玛尼诺夫的音乐最珍贵之处。

拉赫玛尼诺夫本人作为钢琴独奏者在纽约首演时,曾把自己这首协奏曲戏称为“大象之作”,比喻其庞大与沉重。

一位著名的音乐学者也曾形容演奏一次“拉三”在体力上的付出等于“铲十吨煤”,其难度可见一斑。

而此时世界级的两位顶级钢琴家,正在一起演奏这首曲子。

这简直!

令人震惊!

太不可思议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