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嘴巴上长刀子,戳得人心窝(1 / 2)

谢市长自然清楚,这个世界级的大佬请吃饭,是看在阮苏的面子上。

他市长的威严自然还在,久居上位的中年男人微微一笑,“金会长太客气。你来了我们江城,东道主自然是由我们作东才好。”

金赤赫笑得令人如沐春风,“我来请,我来请。”

金赤赫握住谢市长的手,“你一看就是那种亲民爱民的好人民公仆,对小苏肯定也特别好。”

谢市长平时听到的奉承挺多,但是像金赤赫这种直白夸奖的,还真是不多。

他忍不住有点忍俊不禁,“你太过奖。”

金赤赫看了看其他人,轮番将大家夸了一番。

那舌灿莲花的劲儿,惹来大家一片笑声。

让高高在上的金会长这么可劲夸,这辈子还是头一回吧!

金赤赫心里高兴,“走吧,我们赶紧走,去吃饭。”

于是一大群人,气氛极其融洽的朝着外面走去。

然而阮芳芳和李美杏却如同坠入了冰洞里面饱受煎熬。

多少名流都想要邀请金赤赫吃饭,多少大家族都想要和他套近乎。

结果……他都无视了,非要和阮苏那帮子一起吃饭。

好吧,谢市长谢夫人也是令众人追捧的对象,如果能够凑上去,也沾边过去,就太好了。

王姗姗的母亲,王夫人路过李美杏身边的时候,目光似笑非笑的飘过,“李女士,你不是对所有人都说了,金会长是为了叶厌离来的吗?”

李美杏张嘴没话说,只觉得王夫人在啪啪打她的脸。

一开始大家都是认为,金会长就是为了叶厌离来的,就是为了让叶厌离当下一任会长。

毕竟叶厌离可是闻名全球的钢琴王子,长得帅,家世又好。

不管怎么看,都是一个青年才俊,前途无量。

所有人都认为金赤赫是为了叶厌离来的。

而李美杏恰恰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叶厌离从来没有说过,自己和金会长的关系好还是不好!

一切都是她自以为是的臆想。

谁知道人家金会长来了以后,却是为了阮苏来的。

她简直要气疯了,为谁不好,偏偏是为了阮苏这个小贱人。

而且她坐在台下也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人家金会长是阮苏的师傅!

李美杏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嗡嗡的直响,好像有无数只蜜蜂在飞来飞去。

金会长竟然是阮苏的师傅?教过她弹钢琴?

她阮苏什么时候认识了这种大人物?

阮芳芳一张精心描绘过的脸也是姹紫嫣红,一会儿红一会儿白。

掌心的血几乎要被指甲掐出来,眼里都是不可置信。

搞什么?金会长非要上赶着请那一帮子和阮苏交好的人吃饭?

搞什么飞机?

王夫人讥诮的声音再次响起,“李女士,我劝你一句,以后事情没有搞清楚之前,千万不要冲动的出来炫耀。不然的话,打脸的可是自己,看笑话的可是别人。”

她的话一出,立刻就如同一巴掌狠狠扇在了阮芳芳和李美杏的脸上。

先前有多炫耀,有多受追捧,现在就有多疼多丢人。

整个歌剧院一楼大厅处人来人往,阮芳芳李美杏母女却站在那里各种尴尬丢脸。

脸都被丢尽了。

眼看着金赤赫就和阮苏他们一群人,有说有笑的要离开。

李美杏也不知道怎么的一阵头脑发热,冲到金赤赫面前,拦住了这些人的去路。

“金会长。”

金赤赫皱了皱眉,看着面前这个阻拦去路的中年女人,女人保养得很好,看得出来应该有一些富贵背景。

他疑惑又不解的道,“请问你是……”

李美杏看了一眼金赤赫身边的清丽女子,声音透着一股子莫名其妙的急切,“金会长,你真的是阮苏的师傅?该不会是假的吧?”

金会长说错了吧?

他和阮苏没什么关系的吧?

阮苏这种小贱人,怎么会那么幸运是金会长的徒弟?

不仅是李美杏,就连程子茵,何秋秋等人,也都瞪大了双眼望着金会长。

好像巴不得他立刻承认自己和阮功没关系一样。

尤其是阮芳芳,那双拳头紧紧握在一起,死死的盯着金会长,特别害怕听错任何一句。

金赤赫家族显赫,出身显贵,什么样的人没见过?

他一眼就瞧出面前的这个中年女人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尤其是这个女人好像他的小朋友有非常大的敌意?

他脸上之前对着谢市长谢夫人等人的温和,立刻降温,神情变得冰冷,“小朋友,你认识这个女士吗?”

他称呼阮苏为小朋友……

这亲密的昵称……

令李美杏脸色一僵,只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要被夺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