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换个五亿没问题,残忍(1 / 2)

男人小心翼翼的拆开那个首饰袋,当看到里面安静的躺着一条碎钻镶嵌的项链时,他俊美的脸庞上闪过一丝克制的眷恋。

竟然……真的是那条项链!

“这真挚的感情,还真是让人感动。可惜啊——她根本看不到你的心。”

蓦地。

一个低沉充满磁性的声音自男人身后响起。

男人眷恋的神情蓦地一变,俊脸上浮现阴狠与冰冷,视线笔直的射向身后的男人。

只见他的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立了一个撑着黑伞的白衣男人,白色和黑色在深夜的闪电暴雨中,对比格外强烈,刺得人眼球生痛。

握着项链的男人手指不自觉紧了紧,“你跟踪我?”

“别说那么难听,这怎么叫跟踪呢?只是你试探自己在她心中地位的方法实在太拙劣太蠢,让我忍不住想要提醒你。”白衣男人勾了勾唇,眼底的邪佞几乎要溢出来。

“你想说什么?”

“我想告诉你,做一个不敢表白的懦夫就那么爽?不过,你哪怕想要表白,也没有机会了。”白衣男人低低一笑。

一群黑衣男人就出现在他身后,“厨师大人,请吧。”

“银月大人,我犯了什么错?”

“将解药送给她,不算背叛?你私自爱上她,不算背叛?爱上自己的敌人,厨师大人,你是不是忘记了进入zz时候的宣誓。”

白衣男人的眼神冰凉如雪。

zz组织里面,第一个人都有一个独属于自己的代号,而面前

的这个男人代号:厨师。

“银月大人,难道你就能够控制得住自己的心吗?你对她……又比我强得了多少?是谁当初在听说她被人羞辱的时候,怒发冲冠的?恩?”厨师冷笑一声,看着一步步逼近自己的那些黑衣人,忍不住往后退去。

“闭嘴!你不配在我面前提她!”银月眼底窜动着怒意,“你们都不配!”

厨师脸上浮现嘲讽,“配不配可不是你说了算。”

他拖着自己白天被阮苏打中的伤腿,一步一步的朝后退去。

他虽然在zz里面不如银月地位高,但是并不代表,他可以束手就擒。

大雨倾盆,哗啦啦的冲刷大地。

眼看着这些黑衣人就在扑向厨师的瞬间,突然!

“砰”一声爆炸声起。

一个烟雾弹瞬间在众人面前炸起。

哪怕在大雨里,也没有办法阻止这些烟雾,浓黑的烟雾阻挡了黑衣男人们的视线。

而厨师而趁机躲进了茫茫黑夜里。

“银月大人,怎么办?”一个男人重咳了好几声以后说道。

“追!”银月脸色极其难看。厨师真是越来越狡猾,他就不信,他能躲得了初一,还能躲得了十五。

*

清晨的阳光透过病房的窗户洒进房间里。

也洒到了躺在病床上的少女脸上。

少女秀美的小脸透着安静得柔美,也许是感觉到阳光的存在,她微微蹙起秀致的眉峰,浓密的长睫轻颤两下,水汪汪的眼睛缓缓睁开,犹带着几分惺忪。

她缓缓

的坐起身,雨后清新的空气随着晨风涌入病房,她这望了望窗外树叶的新绿,以及带着泥土芬芳气息的湿润大地。

才蓦地发现,昨夜竟下了一夜雨。

窗外还有小鸟叽叽喳喳欢快的叫声。

小鸟?叫声?薄文语怔住了。

房间的门这时候被人推开,吱呀一声。

她的耳朵动了动,朝着门口看去,就看到穿了一件白色连衣裙的阮苏提着饭盒走了进来,身后紧接踏进来的高挑少年不是别人,正是薄文皓。

他们两个走路的声音在她的耳朵里都格外的清晰。

她之前一片寂静的世界,好像突然就变得鲜活起来,生动有趣起来。

她的眼眶不知不觉间湿润了。

她一双水汪汪的眸子泛红的看着阮苏和薄文皓一步一步朝着她靠近。

“大嫂……二哥。”

“我听到了,我听到了!”

“我的耳朵恢复了。大嫂,我竟然真的听到了。”

她的声音透着激动,秀美的小脸上闪烁着兴奋的光泽,在清晨的阳光下显得格外动人。

阮苏看着她开心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笑,她笑得极温柔。

漂亮耀眼的眉眼仿佛都绽放着令人舒服的暖意。

薄文语有点痴痴的看着她,大嫂如果永远都能够像现在这样子护着她,对她好就好了。

阮苏发现薄文语的视线一直落在自己身上不曾离开,挑了挑眉。

“发什么呆呢?”

“哦,没有。”薄文语觉得自己简直太自私了,竟然妄想大嫂一直对她

好。

她咬了咬唇,对薄文皓说,“二哥,我好饿,我想吃好多好吃的。”

最近因为生病的原因,她的胃口奇差,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

小脸儿更是瘦得巴掌大小。

下巴都变得尖尖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