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章我是又A又飒的食人花!(1 / 2)

赵永才吓了一大跳。

猛的朝门口望去。

就看地到别墅客厅的大门被人一脚踢开。

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踏了进来。

女子一身白衣白裤,气势凛然。

精致的五官和面容令人过目难忘。

尤其是那双寒冷的杏眸,仿佛里面蕴含了一层冰霜,让人不寒而栗。

她脚上穿了一双白色的高跟鞋,衬得她更加气场强大,气势斐然。

薄文语在看到她的瞬间,挣扎着要从赵永才身下爬起来,漂亮的大眼睛里都是泪水,“大嫂!大嫂!”

“原来是薄太太!”赵永才猥琐的眼神上下打量着阮苏。

这个女人最近风头很盛,全世界都知道薄行止隐婚的太太就是那个网红阮苏,这个阮苏不仅是钢琴大师,还是书画大师,并且还投资了要拍电影!

没想到真人比照片还要漂亮。

他的声音泛着难听的恶心,“又来个美女,你是要陪我吗?最好能够和你妹妹一起来伺候我,那真的是太爽了!”

阮苏神情冰冷的看着赵永才,哪怕只是一眼,她都觉得反胃恶心。

“垃圾!根本不配和我呼吸同一片空气!”

“你算什么东西!竟然也这么和我说话?”赵永才闻言,脸色一变,伸手掐住薄文语的脖子,“看清楚了,这个女人是薄丰山那两口子卖给我的,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薄文语只觉得肺里的空气越来越稀薄,她憋得脸色通红,忍不住剧烈咳嗽起来。

男人的大手死死卡

住她的脖子,让她几乎无法呼吸。

就在这时,阮苏冷笑一声,漂亮的面容上绽放出一个令人惊艳的笑容。

赵永才眼里都是惊叹。

他根本没有看清楚阮苏是怎么出手的!

下一秒!

女人的身影已经近在眼前!

一脚重重落到他胸口!

他胸口一阵巨痛,还没反应过来,就重重砸到了身后不远处的墙壁上。

痛得他嗷嗷大叫。

“啊!好痛!来人啊!”

“不会有人来!你就是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救你!”

蓦地。

一个冰冷的男性嗓音自门口响起。

赵永才不敢置信的瞪大双眼,只见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一黑衣黑裤,迈着令人畏惧的步伐朝着他逼近。

天生对于男人的恐惧让他忍不住瑟瑟发抖,“薄,薄行止?”

薄行止来到他面前,缓缓抬脚,一脚踩到他胸口,用力碾压,男人面无表情的望着他,俊脸上都是冰冷高贵,“赵永才,我的妹妹你也有胆子染指,是给你的胆子?”

鲜血顺着赵永才的唇角不断的往外涌。

随着男人脚下用力,那血越涌越多。

赵永才只觉得自己出的气多,进的气少。

胸口痛得几乎炸裂。

“放……放过我吧!是你爸,你妈……他们把薄文语卖给我的,不关我的事……”

赵永才嘴巴里不断涌出血水,他断断续续的说完,差点没有一口气上不来去见阎王爷。

“薄丰山和王碧莲卖给你的,他们两个怎么不陪你睡啊?他们收了你的

钱,你去找他们啊!”薄行止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眼底都是冰冷的恨意。“我薄行止的妹妹,岂止是你这种垃圾能够染指的?我妹妹她……一辈子嫁不出去,也不可能进你赵家的门!”

阮苏听到薄行止的话,心头微震。

她一直以为这个男人很冷漠,对弟弟妹妹也很漠不关心。

上一次薄文语中毒的时候,阮苏虽然察觉到了薄行止对薄文语的关心,但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男人的情绪会这么浓烈。

直到——他被刺激得狂躁症复发,直到——现在!

她终于看透了他,他那张面无表情的容颜下,掩藏着一颗火热的心。

薄文语虚弱的缩在阮苏怀里,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怔怔的看着薄行止。

“大哥……”

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觉得,大哥就好像一座伟岸的山,替她撑起了所有的一切风雨苦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