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四章冒名顶替阮苏的光环!出丑!(1 / 2)

来的这些宾客们都对于叶老夫人这排场的寿辰宴给羡慕得,一个个开始恭喜她。

“看来总统真的很倚重老爷子和叶少啊!”

“叶少年轻有为,又享誉全球,真是后生可畏啊!”

“对对对,叶老爷子统领空军这么多年,不知道叶少什么时候去空军服役啊!”

叶老夫人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她穿了一身暗红色的套装,坐在主位上,忍不住笑容满面。“厌离他啊,快了,这不钢琴大赛也圆满举办成功。他这下个月就要进空军了,老头子说了,他得从最基层做起。”

“以前叶少也是军校毕业的,没想到却走上了钢琴这条道路,我们大家还以为叶少要弃军从文了呢!”

“没有,钢琴是他的爱好。你们也知道,我大女儿从小就钢琴天赋卓绝,小小年纪就得了少儿钢琴比赛的一等奖。他这么多年一直思念姐姐,就寄情于钢琴。”

叶老夫人提起这件事情就唏嘘不已。

刚刚跨进宴会大厅的李美杏刚好听到她这句话,脸色一僵,什么?弹钢琴?

她身边挽着她手臂的阮芳芳小声的说,“妈……你会弹钢琴吗?你小时候学过?”

李美杏很快就恢复过来,她脸上端着自认为很端庄大气的笑容,“我早忘光了。进去吧。”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我大女儿过来了。”叶老夫人一脸慈祥的冲李美杏招手,“来,过来,我将你正式介绍给大家。”

李美杏穿

了一身红色的旗袍,到了她这种四十多岁的年龄,还能身材保养得玲珑有致,实在不容易。

天知道她等这一刻等了多久!

成为叶家正式的千金,叶家的大小姐!

可惜叶老夫人总是推脱,现在她终于可以明正言顺的站在所有人面前宣告,她!李美杏现在是叶家的大小姐!

她女儿阮芳芳,是叶家的外孙女!

她是人上人,和阮苏那种贱种不是一个阶层的,那个贱种只配呆在底层,只配当条狗!

她带着阮芳芳踩着高跟鞋朝着叶老夫人走去,叶老夫人看了一眼她身上的红旗袍,又看了一眼阮苏身上月牙白的小礼服。

皱了皱眉。

尤其是在看到李美杏走路那别扭的姿势以后,她眉头皱得更深。

这身子扭得怎么这么厉害?好像腰疼一样。

她强忍着一股子不舒服,对母女俩说道,“坐下吧。”

刚才那种想要向众人介绍母女俩的想法顿时又被打散。

而其他宾客们看到她俩,都明显怔了怔。

“这就是叶家大小姐?长得还不错,只是……这一身红衣服,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今天过生日呢!”

“对啊,她女儿怎么穿了一身白的?这么多人也就她一个人穿了白衣服吧?这连最基本的礼仪都不知道?”

是个人都知道,在参加寿宴的时候,在服饰上应该选择颜色明快的衣服,切忌穿全黑、全白、黑白相配的衣服。

所以……这母女俩一个穿得像自己过生日,

一个穿得像哭丧。

她俩是来干啥的?

叶老夫人只觉得自己的脸都要被丢尽了。

但是在这么多人面前,她还是没有给母女俩难看,只是神情淡淡的道,“美杏,刚才我和几位叔伯说起你小时候的事,这是你二叔,这是三叔,这个是四婶五姑。”

她随意的介绍了一下,李美杏赶紧站起来叫人,叫了一圈子以后。

也没有听到叶老夫人向别人介绍她,她有点坐不住了。

脸上带着浮夸的笑,“各位长辈,这是我女儿阮芳芳,我是李美杏,我们前段时间才刚被找回来。”

众人:“……”

叶老夫人差点没气晕过去。

她没想到李美杏竟然如此不识大体,这么迫切的想要表现自己。

没有一点身为名流千金的沉稳大气。

原本对她和阮芳芳十分好奇的各位长辈,也都有点震惊的看着她。

不过一个个的都是人精儿,谁也没有表现出来。

只有五姑笑了笑说道,“你小时候我还没有出嫁,现在一恍这么多年过去了。小时候你钢琴弹得特别好,大家都叫你小神童。这么多年过去了,五姑真的很想你。”

她说着眼眶有些发红,“当年五姑真的不是故意弄丢你的,你现在回来了,五姑愧疚了一辈子的心也终于可以放下了。”

那时候她和孩子关系好,有一次带着孩子去商场玩,结果一转身,孩子却不见了。

当年叶厌离的祖父,罚她在祠堂跪了三天三夜,膝盖

都跪肿了,祠堂里又湿又冷,从此以后她就落了个病根,一到阴雨天,腿就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