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撕逼现场就是这么惨烈(1 / 2)

在她经过薄行止身边时,手腕却被他拉住。

他掌心里带着炙热的温度,火烫火烫。

阮苏紧绷着俏脸,冷声道,“放手!”

男人非但不放手,反而将她拽得更紧。

阮苏来了火气。

她用力挣扎。

薄行止不想看到她这样子又酸又怒的样子,一个用力就将她按到墙上。

另外一只手撑到她头顶,牢牢将她禁锢在他的胸膛与手臂之间。

阮苏抬脚就去踢他。

踢到男人的小腿骨,他明明身姿矫健敏捷,却并没有躲开。

被踢得很疼。

他脸色变了变,却依旧不打算放开她。

“老婆,还不承认吃醋?承认你内心深处很在乎我,就那么难?”

阮苏睫毛轻轻一颤,“薄行止,我很正常,并没有吃醋。”

薄行止清俊的轮廓在灯光下显得迷离又魅惑,幽沉的双眸紧锁着她,“嘴硬。明明都生气了。”

阮苏冷笑,“我为什么要生气?我是那种随便生气的人吗?”

薄行止紧抿了下薄唇,眼眸却突然有些泛红。

他伸出手,猛的将女子拽到怀里,紧紧的拥抱着她。

声音沙哑泛暗,音色透着一股压抑隐忍的紧绷,“老婆,谢谢你……我终于等到了……”

发什么神经!

阮苏咬牙。

这男人将她勒得快要喘不气来了。

可是男人却依旧激动莫名,“我没想到,你竟然会有一天为了我吃醋,为了我生气……我以为我一辈子都等不到。”

阮苏原本有点烦躁的心脏,在听到男人

那近乎卑微的声音以后,顿时变得平静下来。

她甚至心头微震。

高高在上的薄行止,竟然会为了她的一个小小的举动,变成这样子?

说不震撼是假的。

怎么可能?

阮苏脑袋里一片空白,她眉眼低敛,却不知道该回应些什么。

只能傻愣愣的缩在男人的怀抱里。

这男人果然是个受虐狂吗?

薄行止死死的将她圈进怀里,阮苏在他的胸膛上推了推,却没有推动。

秀致的眉头微拧,“薄行止……你放手,我快无法呼吸了。”

闻言,高大俊美的男人这才赶紧松手。

低眸看向面前的小女人,脸上激动的神情未消。

“老婆,我爱你。”他那双骨节分明的大掌轻轻捧起阮苏秀致的小脸儿,“答应我,以后无论出了任何事,都一定要学会依靠我,你不用逞强,更加不用逼自己坚强。有我在,我永远都是你的后盾。”

说完,他低头,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阮苏心头一怔,杏眸里闪烁着一丝复杂的神色。

依靠……后盾……这是她此生想也不敢想的字眼。

她什么也没有说,缓缓闭上了双眼。

*

头一天是火辣辣的大太阳,第二天早上起来,天公就不作美,直接变了脸。

天上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的小雨沙沙落地。

阮苏站在窗边,望着窗外的雨幕。

然后过了一会儿,就听到身后的动静。

身材健硕的男人弯腰抱住了她的细腰,“看什么呢?”

“外面下

雨了。”

薄行止鼻息间嗅着女子独有的清香,心底闪过一丝陶醉。

如果每天醒来,都能看到她,抱抱她,此生无憾。

“你要去医院吗?我送你。”

“恩,我去看程老爷子醒了没有。”阮苏点头,她总觉得这并不是一起简单的车祸。

洗漱以后下楼。

梁黑白兄弟已经坐在餐厅里,看到阮苏和薄行止一起双双下来。

兄弟俩神色有点诡异的惊讶,但因为都不是多话的人,所以强忍着那八卦的心情。

朝着阮苏汇报。

“司机喝了酒,警察局那边也审不出来个所以然。”

“他说他是酒驾,当时脑袋晕,控制不住卡车。”

“监控视频上显示,他早就停在那里,好像是在等程老爷子的车,当车经过的时候,他立刻加速撞上来。”

“所以,他是有作案动机的?”阮苏打断兄弟俩你一句我一句的汇报,“把最新型研发的测谎仪拿过去。搞心理战术。还有调查一下这人的家庭背景。”

“是。”

兄弟俩听完阮苏的吩咐,就不再说话。

而是开始认真吃早餐。

薄行止微微敛眉。

刚刚看到梁黑白兄弟的时候,他心头有些不悦。

对于阮苏总是和一群男人住在一起这件事情,他颇有不爽。

但是……就在刚才,他的心里突然升起了一个诡异的想法。

这些男人……看起来好像是他老婆的下属?

刚才那汇报工作的架势,好像他在公司里开会时的场面。

难道老婆还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