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三章爆炸!手中的牌全送给阮苏(1 / 2)

“股份?”女子的目光一震。

薄行止疯了吗?为什么要转给她那么多股份?

宋言已经从震惊中清醒,一脸恭敬的对阮苏说道,“是的,少爷最近病得越发严重,他可能也害怕自己……”

阮苏红唇抿成一条直线,眼底都是动容,浓密的睫毛忍不住轻颤。

她懂!她真的懂。

如果他真的迷失了自我,丧失了人性,薄氏集团就是他留给她最后的礼物!

这个男人……

他怎么能够这样子?将他的心血全部交到她手里?

他怎么可以?

阮苏的心脏在那一瞬间,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掌,狠狠揪紧,又重重放开。

放开再揪住,揪得她几乎窒息。

她缓缓垂眸,望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昏迷在怀里的俊美男人。

男人的眼窝下透着乌青,他的睡眠一向不好。

最近这段时间更是绷到极致。

她闭了闭眼,又缓缓睁开。

就在这时,“叮!”一声响,电梯门被打开。

一群灰色道服的男人冲出来,左右打量了一番,当看到阮苏和落行止的时候,为首的男人大踏步朝着二人而来。

身后那群灰色道服男人也立刻紧跟而来。

“太太!我是古冥!”

男人朝着阮苏抱拳,行了一个十分恭敬的功夫礼。

阮苏看了他一眼,认出来对方就是那一次她在机场的时候,领了薄行止命令在机场门口阻止她的古武世家的那几个高手。

“我是古生!”

“我是古念!”

“我是……”

……

“古家

十八名师兄弟从此以后愿听薄太太差遣!”

身穿灰色道服的男人一个个双手抱拳,整齐的排成两列,站在阮苏的面前,声音宏亮的回荡在走廊上。

“薄太太,族长一个月前曾传亲笔手书于我,将古家所有事务交给我,而我,必须听令于你。这是古家世家族长的族长令牌!请您收下!”

大师兄古冥将一个雕刻得繁复图腾的令牌双手奉到阮苏面前。

阮苏震动的盯着那个令牌。

她清冷的面容上看不出来任何情绪,但是她的眼角却有一滴晶莹的眼泪滑落,落到怀中薄行止的脸颊上。

烫得男人眼皮一动,好烫……这是眼泪吗?

不……不可能……她怎么可能会哭?

很快,男人又坠入沉沉的黑暗之中。

“令牌是属于薄行止的,我暂时替他保管。”阮苏接过那枚令牌,死死的握紧。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竟然在一个多月前就安排好了一切。

他一定是发现自己的病……越来越严重。

他竟然将这样古老家族的统御权也交给了她。

古家!

最古老的古武世家之一,早有数年前就隐匿在红尘中,决定再也不出世。

可是现在……他竟然将古家教给了她。

阮苏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头的酸楚。

而不管是走廊上的那些病人,或者家属,或者医生们……或者是直播间前面的那些观众网友们。

都震惊的瞪着这一幕。

弹幕更加刷刷刷,刷得几乎看不清人

脸。

“古冥啊!听说他武功极高,前年出山还是某大佬花重金请他出山,当武术教练,为国争光。”

“不有想到,竟然在现代社会里看到武林高手,有一种在看古龙小说的感觉。”

“啊啊啊!啊啊啊!~”

“崩溃!崩溃!啊啊啊!”

“我好想看武林高手现场来一手啊!”

薄丰山和薄夫人夫妻两人,神情一个比一个阴狠。

“该死!薄行止竟然敢阴我们。”

“他究竟是什么时候将古家收入囊中的!”薄夫人眼底的嫉恨几乎要溢出来。

“这小子究竟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薄氏是他一个人的吗?他真以为我死了吗?竟然敢将薄氏转给阮苏!”

薄丰山几乎要气疯。

薄文语听不到外面的动静,但是早在薄行止发疯冲出来的时候,她也跟着跑出来。

她泪流满面的看着这一幕,哥……哥……虽然她听不到,但是她却可以从这些人的动作神情上看出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抓住自己的手机,看着直播间里面那些弹幕,她终于明白了所事情所有的经过。

她的大哥,她的大嫂,究竟承受了多少痛苦?

大哥竟然有狂躁症,大哥被全世界的人抵制,大哥再也不是机长了……

薄氏的股价和南星航空的股价都在下跌……

还有好多员工在辞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