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干哥哥,勾人眼球,脑死亡(1 / 2)

母女俩一直磨蹭到将近中午的时候,才来到医院。

结果没想到,在icu门口看到了守在那里的阮苏。

“猫哭耗子假慈悲。”程母撇了撇嘴,想到阮苏就是程锦凤的女儿,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但是不管如何,她是不会告诉阮苏的。

程家其他人也只是猜测,却没有一个人敢贸然和阮苏挑明身份。

并且,当年程锦凤这个老幺在程家是引起公愤的存在,谁都不想和她有关的人和事再出现。

大家心照不宣。

阮苏连一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程母。

只是依旧和身边的主治医生在聊天。

“病情基本得到稳定,身体多处骨折,大脑有损害吗?”阮苏低声的问道。

如果大脑有损伤的话,后果将不堪设想。

轻则脑出血脑震荡,重则植物人脑死亡。

所以这件事情不可掉以轻心。

“从昨天到现在,总共做过三次ct,都显示大脑没有任何异常。”主治医生恭敬的将检查报告送到阮苏手上。

程家的人都是傻x吧?

阮医生在医学界的地位卓然,前段时间还去t大开了讲座。

他们这一家人还对阮医生冷嘲热讽,是不是有病!

如果不是阮医生对程老爷子的病情很重视,主治医生真想上去怼程家人一顿。

“继续观察,二十四小时之后,如果没有什么意外,就可以转出icu。”阮苏将检查报告还给主治医生。

然后,她坐到了一边的长椅上。

长椅的对面是程家

人。

“铜雀台不错,我们去那里。”

“为了子茵的前程,咱们也得去铜雀台。听说那位先生最喜欢铜雀台的饭菜。”

“那行,就铜雀台,大哥,你不是和他们那里的大堂经理熟悉吗?赶紧订位置啊!晚的话,就没了。”程母声音焦急的催促着程家大爷。

程家大爷不情愿的掏出手机去打电话。

阮苏只当没听到,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

她微微敛眉,看了一眼上面的内容。

默不作声收起手机。

程家大伯订了房间以后,程家一群人,哗啦啦的就走了。

“反正icu我们也进不去,守在这里也是浪费时间。”

“有事让护士给我们打电话。”

*

铜雀台很大,处处透着古朴的厚重感。

阮苏踏进去,开始寻找对方水轩阁。

“阮苏?”

她正准备找大堂经理问问水轩阁的位置,突然不远处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惊讶的在叫她。

阮苏抬头,就看到不远处站了一群熟悉的人。

刚刚跟她分开没多久的程家人。

除了程家这一群人,还有一个穿了一身唐装的中年男人。男人的手臂里则挽着着一个穿了一身旗袍的中年女人。

男人气质儒雅,虽到中年,却并没有那股油腻感。女人优雅大方,一头半白的头发盘起,脖子上挂着一串珍珠项链。暗红色的旗袍将她身上那股天生的优雅发挥得淋漓尽致。

此时两人也遥遥的朝着她看过来。

好像是在问她是谁。

然在铜雀台看到阮苏。

程母挑了挑眉,一脸不屑,“你该不会是偷听到了我们的对话,专门跟过来蹭吃蹭喝的吧?”

阮苏撩起眼皮,看了一眼程母,正准备开口。

就在这时,突然大堂经理朝着他们走过来,程家大爷立刻露出一个热情的微笑,朝着经理打招呼,“王经理。”

王经理没吭声,笔直的越过他,来到阮苏身边,“你就是阮小姐吧?水轩阁就在前面,我带你过去。”

“谢谢。”

阮苏淡淡一声,就跟着大堂经理离开。

自始至终她都没有跟程家人纠缠。

而程家大爷脸上的笑意也变得僵硬难看。

果然是程锦凤的女儿,和她一样目中无人,一样的讨人厌!

阮苏就在程家这群人的注视下,踏进了水轩阁包厢。

程家所有人都震惊的望着这一幕。

水轩阁可是铜雀台最顶级的包厢。

平时想要订到水轩阁的包厢,不仅得趁早,还得找不少的关系,花不少的价钱。

而他们因为程家大爷的关系,终于订到了一个隔间,但是却和水轩阁这种顶级包厢差得远了。

这差距!这阶级!

就如同一条深深的鸿沟。

程子茵一直挽着程母的手忍不住握紧,眼神透着一丝嫉妒的盯着水轩阁的方向,“妈,阮苏她一个小医生,怎么会跑到水轩阁吃饭?该不会是约了什么土豪金主吧?”

她突然下意识的捂住了嘴巴,一脸歉意,“抱歉,我说错话了。她怎么可能

会被包养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