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枪枪爆头,例无虚发!(1 / 2)

男人碎发下的眸子带着莫名嗜血的兴奋。

安全通道的灯光下看得那几个敌人心生胆寒。

薄行止转身的那一刹那。

一刀子瞬间戳下去,又是见血封喉。

一阵纷乱的脚步声响起。

又有追兵追上来。

这些人都是特朗台的爪牙,文峥荣也仅仅是解决了一部分,现如今在整座大厦流窜的敌人依旧有很多。

有不少黑衣男人从安全通道里冲出来,手里的机枪更是不停的扫射。

就跟电影上的那些坏蛋一样一样的。

而薄行止动作利落的一一闪射。

并且围上来的那些也被他杀伐果断的给结果掉。

可是这样子下去,人的体力总会耗尽。

尤其是越来越多的敌人,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有枪。

如果再多呆上几分钟,估计会有更多的敌人涌过来。

而文峥荣也不知道带领着国际刑警在没有离开!是否在清剿!

阮苏站在天台那半截楼梯上,看着下面的男人,眉头皱了皱。

而和那些敌人厮杀中的薄行止,也同时看着她,棱角分明的薄唇紧抿成一条直线,狭长深邃的双眸,变得幽深。

他的薄唇轻启,吐出来两个字。

虽然阮苏听不见,但是她可以分辨得出来,他说的是:快走!

“抓住他!”

就在这时,一大批的黑衣人又冲过来,为首的男人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他正是特朗台的老管家,他指着薄行止愤怒的大叫,“就是他出卖了老爷!一定要抓住他,给老爷报仇!”

这么一大群黑压压的人群,听到管家的声音,立刻朝着薄行止包围过来。

薄行止伸出手臂一拳头揍飞一个人,狭长深邃的眸子忽然挑起,看了一眼管家,薄唇妖冶一笑,“怪不得特朗台会失败,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老管家看着男人那妖冶如同妖孽一样的笑容,只觉得浑身毛骨悚然。

薄行止唇角勾勒出狂肆的弧线,笑得狂狷阴冷,“因为你们心慈手软啊!面对我这种仇人,竟然还只是抓住!”

他笑得肆意妄为。

说出来的话却令老管家浑身颤抖,后背都禁不住出了一层冷汗。

他突然有些害怕,如果薄行止今天没有被他们抓住……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男人的笑明明很张扬,可是落到管家的眼里却让他这个老人惊恐到骨子里一般的阴冷。

他应该下命令杀了这个男人!

如果不杀了这个男人,他们整个家族一定会全军覆没!

他心里极度不安,“杀,杀了他为老爷报仇!”

那些黑衣男人们听到命令,立刻疯了一样举着手里的机枪,朝着薄行止扫射而去。

薄行止一把抓住一个离他最近的敌人,挡在自己身前。

不过瞬间,那人就被机枪给扫射成为了马蜂窝。

薄行止勾起薄唇,眼底一片嗜血,在暗夜的灯光下显得狂肆而野性。

热烈的鲜血仿佛将他浑身上下所有的嗜血因子全部挑起。

带着残忍又兴奋的神情,看向了所有

的男人。

阴冷的气息仿佛自天台处呼呼的往下灌!

阴森森的感觉瞬间笼罩这一方天地。

而为首的管家,这个老人,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寒战。

薄行止身上的气息……那是一种从战场上爬起来的气息,嗜血,暴戾,仿佛带着死亡的嗅觉。

“砰!”、

一声。

就在这时,一个女子突然自天台上一跃而下。

手里的手枪疯狂的朝着众人扫射。

她细白的手指上握了一把黑色的小枪,更衬得她皮肤冷白,白得发光。

女子身形高挑修长,一双嗜血又冰冷的双眸,如同来自地狱的修罗。

她枪法极准,弹无虚发,枪枪爆头!

这些黑衣男人们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倒地一大片。

薄行止看着突然一跃而下,如飞鸟般降临的女子,他忍不住皱眉。

“不是让你走?”

阮苏唇角勾起一丝明艳的笑意,她的速度极快,快如闪电。

不过一个侧闪,躲过一记子弹,反手又是一枪爆头!

血花瞬间在墙壁上炸开。

她手上的这把手枪是经过改装的,并不像普通的手枪一样,只能装十发子弹。

这里面大约装了三十发子弹。

她枪法又极好,枪枪爆头!弹无虚发!堪称神枪手。

那些黑衣男人没想到,突然跑出来一个枪法如此精准的女子,顿时不敢再上前。

怕死!是人的天性!

管家一看顿时怒了,“上啊!连一个女人都打不死,要你们有什么用?”

被包围的一男一女,男的

俊美邪肆,女的漂亮冷艳。

竟美得如同一幅画。

阮苏冰冷的杏眸扫视众人,就在这时,突然觉得脸颊有些痒,她诧异转脸,就对上了男人那正帖着她脸庞的俊脸。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