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胸口直痛,撕烂臭嘴(1 / 2)

阮苏看到她终于肯吃饭。

心里却着实松了一口气。

刚才薄文语不喝汤连口水都喝不下去的样子,真是让人揪心难受。

江心风看到她认真吃饭的模样,只好先离开。

下午通告不能迟到。

一直到吃完了这碗面,薄文语才对阮苏说,“大嫂,我吃完了,真好吃。”

阮苏抽了一张纸巾给她,她接过擦了擦嘴。

“大嫂你也回去吧,我这里有护工,你不用担心。”

薄文语懂事的说道。

“等下我二哥就会过来陪我。”

她又加了一句。

阮苏点头,“那好,我去和其他医生下午举办一次会诊,看你的情况究竟要怎么办。”

她才刚出去没多久。

薄文语就奔进卫生间,开始疯狂的吐起来。

刚刚吃进去的那些鸡蛋面全部被吐出来。

她也很想吃东西,可是她的胃根本就接受不了,一吃到肚子里,就产生恶心的感觉。

但是,她真的不想阮苏和江心风这些身边的人担心她。

大嫂对她好,是真的好。

她不想让大嫂难过担忧。

有两行眼泪顺着她的脸颊滑落。

她吐完了以后,回到病床上又躺下。

不知不觉间又睡着了。

等到她醒过来的时,就发现房间里站着一个男人。

她差点吓一跳,当看清楚是薄行止以后,她松了口气。

“哥……你来了怎么不叫醒我?”

她的声音依旧很沙哑,她害怕自己现在如果再不说话的话,指不定明天就兴地说话了。

虽然她并不能听到自

己说了什么。

薄行止想到医生的话,忍不住心往下沉。

他妹妹失聪了。

听不到了。

他走到门口,把灯打开。

然后安静的看着她,看了一会儿才说,“饿了吗?”

说完他才想起来,她听不到。

抓起一边的纸和笔写道,“饿了吗?我让宋言带了家里阿姨煲的汤。”

薄文语摇了摇头,她的肚子里很空,很难受。

可是她一点食欲都没有。

她摇了摇头,拉住薄行止的手。

薄行止和她虽然是兄妹,但是却从来没有这么亲密过。

头一次,男人没有推开她。

就听到少女沙哑的声音,“哥,我可能很快就要离开这个人世间了。哥,我不想死。”

她还没有活够呢!她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

“你不会有事的。”

薄行止怜惜的看着她,拿起纸笔写下一行字。

男人的字迹苍劲有力,一如他的人。

“哥……我能求你一件事吗?求你一定要答应我,不然的话,我就是死了,也是死不瞑目。”

薄文语紧紧抓住薄行止的衣袖,她的眼睛泛着潮湿的光,让人不忍拒绝。

“什么事?”

“哥……你和我嫂子复婚吧,你们不要再分开了。好不好?”

薄文语露出伤心的神色。

她真的很心疼阮苏。她现在的心情,真是五味杂陈,说不清楚那种异样的感觉。

她真的好害怕自己哪一天离开了……然后她只是一个和阮苏没有关系的陌生人。

她想变成阮苏的亲人。

她的声音沙

哑的,非常小……可是薄行止却听得清清楚楚。

男人的薄唇里动了一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听到医生说薄文语可能永远都会失聪的时候,他以为医生搞错了。

可是……这是市第一医院的医生,怎么可能会搞错?

“哥……我现在还能勉强说话,也许过几天我就不能说话了。因为听不到的时间太久了,就会忘记了怎么说话。”

是不是意味着,将来她有一天也会成为一个哑巴?

她的心里很难受。

这种难受是别人无法体会和理解的。

“哥,你怎么不回答我。”薄文语紧紧的盯着薄行止那张俊美的面容,明明她哥那么强,那么厉害,在江城呼风唤雨。

难道重新将大嫂追回来就那么难吗?

她不知道的是,是真的难!

薄行止深邃的目光沉沉的看着她,虽然明知道她听不到,但是他还是开口了,低沉的嗓音回旋在病房上空。

“不是我不想,是我想,却没办法。暂时不可能,爸和妈那里……必须得等到我强到比他们夫妻更强,我才能有资格重新追回你嫂子。我要强到无懈可击,无人能敌!”

“我要保护她,暂时只能远离她。我做梦都想和她在一起,想得胸口都痛了。”

“我真的很爱她,薄文晴死的时候,我从来没有怀疑过她,更加没有想要报复到她身上。她是什么样的人口,我最清楚。”

“她怎么可能会杀薄文晴这么一个无辜的女人?”

“她那么富有正义感,路上碰到的车祸她都会伸出援助的手,她怎么可能会去伤害薄文晴?”

“文语,我只希望我可以护着她,一生一世。哪怕我负了全天下人也在所不惜!”

薄文语怔怔的看着男人冷峻的外表,她只看到薄行止的薄唇一开一合。

可是她一个字也听不清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