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钢琴比赛初选,打脸!(1 / 2)

“文语怎么样?”

男人暗哑的嗓音蓦地响起。

回响在寂静的走廊上。

“毒性发作了,但是不知道这是什么毒,有点棘手。”阮苏清冷的面容泛着冷白的光泽,“可能会有负作用。”

“什么负作用?”薄行止眉头紧拧。

“可能会出现短暂性失明,或者是听力障碍。或者是其他……一切都得等到她醒来以后,再做一个全面检查,现在她昏迷状态,没有办法测试出来她的五感相关的东西。”

阮苏脸色透着一丝疲惫。

她一直当薄文语是妹妹看,现在看到小姑娘躺在病床上一副没有生气的样子,她的心脏忍不住泛痛。

她平时为人虽清冷,但并不是冷血的人。

“王荷荷说她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药,是神秘人给她的。”薄行止低眸,一双漆黑深邃的眸子望着她,视线里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神秘人……呵呵——”阮苏冷笑一声。

神秘人对她可真是偏爱,如果要当初不是薄文语阴差阳喝了那杯水,现在躺在病床的人,就会变成她。

*

程家别墅。

程子茵正坐在琴房里,一架钢琴前。

她有些忐忑的看着房间里面的中年男子,“明天就要参加钢琴比赛的初赛了,明老师,我还是没有想好要演奏哪首曲子。”

这次国际钢琴比赛的地点刚好设到了江城,全球最好的钢琴选手全部聚集到江城。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虽然她以前也拿过一些奖,

但是现如今高手如云,她有点担心。

尤其这次参加钢琴比赛的光是江城的好几个高手,她都认识。

比如说王家的千金王姗姗。

“就弹我教你的那首银风破,那曲子非常的棒,是不可多得的好曲子。你只要熟练掌握,相信拿名次不成问题。”明成自信满满的给程子茵打气。

他在国际上可是有名的钢琴教授,桃李满天下。

这一次程家也是花了大价钱,请他来给程子茵指导。他就将自己多年前偶然得到的一首曲子,送给了程子茵让她弹奏。

程老爷子的大名在钢琴界那也是赫赫有名,没以自己有一天竟然能教到程家的后人。

程家看来式微……这个传言一点也不假啊!

不过家财还是有的。

明成也有心认真教程子茵,虽然说天赋有限,但是和其他选手比起来,也算资质不错了。

这首银风破的难度,已经干掉了百分之九十的参赛者,在他的指导下,他相信程子茵一定会进步神速。

虽然不能将曲子弹到他那种高深的程度,但是也能够将这首别具深意的曲子表现出**分的样子。

以程子茵弹奏这朵银风破的水平,到时候一定能够在国际钢琴比赛上展露头角。

程子茵为了明天的比赛,不敢有丝毫的松懈,她一直在练习。

“明天只是初选,你不用太紧张,正常发挥就好。”明成安慰她说道,“我给你三首曲目,由易到难,分别初

选复选和决赛弹。”

“是,明教授。”程子茵赶紧答应。而与此同时王家别墅。

王姗姗悠闲的正在喝下午茶。

王夫人叹了一口气,“女儿啊,你怎么一回事?明天就要初选了,怎么也不多一会儿?”

“那有什么,临时抱佛脚能会有什么进步和升华?再说了,我的水平在国内算是很不错的,老师都夸我是顶尖选手。”王姗姗又轻轻喝了一口水果茶,“所以,妈你就不用担心。我一定能拿个好名次!”

“天外有天,山外有山。姗姗你一定不能够掉以轻心。这次如果拿了名次,以后你在名媛圈子里,那她们不还得仰望着你?看看那个程子茵,画了一幅画,当时都卖了几十万,多少家羡慕得不得了。”

王夫人苦口婆心的说道。

“妈,你还别说,这次钢琴比赛她也参加了,听说她没资格,还是找的何先生夫妻俩托了面子熟人,才进来的。”

王姗姗一脸鄙夷,“这种女人,有什么好羡慕的,看我怎么打败她!”

王夫人看着女儿这副幅样,什么劝告的话都听不进去的样子,忍不住摇了摇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