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章阮苏打薄夫人!(1 / 2)

“大嫂……”薄文皓缓缓抬头,看向阮苏。

女子清丽的面容在走廊的灯光下泛着迷离的色彩,却带着一股镇定人心的气息。

薄文皓动了动嘴唇,声音低沉依旧带着几分少年气,“我想……”

突然,走廊上传来一阵纷杂的脚步声,两人诧异抬眼看过去,“阮苏!”

伴随着一声厉吼!

一个中年女人疾步来到阮苏面前,抬手就要朝着阮苏的脸上甩去!

薄文皓眼疾手快,抬手扣住女人的手腕,用力一甩,女人就猛的往后退了好几步。

幸好她身后的男人扶住了她,才不至于跌倒在地。

“薄文皓?你眼里还有父母吗?”

女人的声音又尖又利。

薄文皓一怔。

朝着女人看去,女人一身优雅的旗袍,颈间是一串珍珠项链点缀,表面看优雅贵气。

但是她那狠戾的眼神却透着令人不寒而栗的冰冷。

少年的唇微动,“夫人……”

“啪!”

一耳光狠狠落到薄文皓的脸上。

少年脸颊偏到一边,顿时通红一片。

“野种!有什么资格这样和夫人说话?”薄丰山优雅的接过手下递过来的手帕,神情阴鸷的盯着薄文皓。

高大的中年男人身后,是两排整齐排列的黑衣男人,一个个如同黑铁塔一样的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

“爸……”少年的眼眶猩红,不敢置信的看着薄丰山。

“这个女人害得你妹妹失聪,你竟然还护着她?你算什么东西?”薄丰山挥手,数十个黑

衣男人一涌而上,将薄文皓和阮苏团团包围。

薄夫人走到阮苏面前,用食指抬起她的下巴,傲气地笑了笑。

“阮小姐,你害得我女儿耳朵听不到,害得我大女儿惨死,既然这样子……就一命偿一命如何?薄行止不舍得碰你一根手指头。我们可没有那种怜香惜玉的心。”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没有杀薄文晴,是许佳心杀的。”阮苏一动不动,神色清冷的看着薄夫人。

薄夫人微笑着轻抚她的头发,小声说,“那又如何?在我眼里就是你杀了她,你毁了我小女儿的耳朵!”

“阮苏,你准备怎么偿还?”她上下打量着阮苏,如同打量一件货物一样的目光。

“夫人……是有人往文语的水里下药!”薄文皓忍不住脸色难看低叫一声。

“可是……原本这药是要阮苏喝的啊!文皓,你要搞清楚事实。那药原本就是要阮苏喝的啊!你妹喝了,那不就是阮苏害的?”

薄夫人语气冷漠的说道。“我可是你的母亲,你就这样和母亲说话?薄文皓,你的教养呢?”

身为薄家夫人的气势被她拿捏得淋漓尽致。

“你……”不是。

薄文皓声音沙哑,胸口气得生痛。

“你们侮辱我可以……不要侮辱我大嫂。夫人,求求你……”少年眼底的泪光闪烁,他克服心底深处薄丰山和薄夫人天生的恐惧,嗓子里仿佛含了一把沙,硌得他生疼生疼。

“滚开!”薄夫

人一把推开瘦削的少年,对那些将阮苏团团包围的黑衣人道,“动手!”

“今天不给这个贱人一点颜色看看,她真当我们薄家没有家长?薄家的孩子都任她欺负?”薄夫人冷笑一声。

薄文皓心里难受,他从来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天,被薄夫人凌厉的手段割得心如刀绞。

大嫂对他和文语那么好!为什么薄夫人要颠倒黑白?

这就是薄家夫人的威风!

她不仅在家里地位稳固,在薄家也是呼风唤雨,尤其是在薄家实验研究中心,她更是掌握着大量的人脉和势力。

就算现在,薄家所有人都进不去薄家在国外的研究中心,她也不会让薄家其他人多占一分便宜!

薄文皓亲身领教了她的厉害!他想,他可能一生都修炼不到她和薄丰山这种阴狠冷戾,笑里藏刀,杀人不见血!

但是!不管如何!哪怕他自己受罚受打受骂,他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大嫂受任何委屈。

就在黑衣人齐齐向阮苏围攻过去的瞬间!

少年动了!

他瘦削的身子窜进黑衣人当中,双拳如硬铁一般狠狠击向两个黑衣人后背!

砰一声巨响!

两个高大健硕的黑衣人被瞬间击飞撞到走廊的墙壁上。

发出一声凄厉的哀嚎。

薄丰山皱眉,冷凝的眼睛如地狱魔鬼一般盯着薄文皓。

薄夫人也是一惊,有些震惊的看着那个身形利落的少年。

薄文皓也有些震惊,他没想到自己竟然力气这么大。

他最

近不过是一直在练习阮苏教给他的那些武功,下班以后会去阮苏的训练营里面练习一段时间才回家。

这短短的一段时间,他竟然进步神速。

薄丰山近些手下,个个都是武功高手,薄丰山从来不养闲人!

薄文皓不敢置信的看了一眼阮苏,“大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