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又一个马甲掉落(1 / 2)

并且冯素琴平时和叶老夫人关系也极好。

不仅如此,她和整个M国的贵族圈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M国贵族圈都以能够穿上冯素琴刺绣的衣服为荣

而就是这样子的一个女人,竟然自称是阮苏的阿姨?

“冯姨,我来跟叶老夫人贺寿。”

相较于冯素琴的激动和热情,阮苏的神情依旧冷淡,但是看得出来,她清冷里面带了一丝暖意。

这是只有面对熟人时候,她才会露出来的神情。

“叶老夫人还能请得到我们小苏来,真是面子不小。”冯素琴牵着阮苏的手站到叶老夫人面前,打开之前她带来的那个礼盒,只见里面赫然是一条绣得极为精致的披肩。

“叶老夫人,这披肩就是我们小苏绣的。”

叶老夫人双唇颤抖,不敢置信的盯着那条披肩,披肩底色是米黄色,上面绣了雍容华贵的牡丹,牡丹旁边则是几只纷飞的蝴蝶,栩栩如生。

冯素琴动作利索的将披肩帮叶老夫人披上,叶老夫人这才反应过来,一把抓住冯素琴的手,“你说……什么?”

“阮苏会刺绣?这披肩……这么美的披肩竟然是她绣的?”

冯素琴笑得一脸与有荣焉,还带着浓浓的骄傲,“她可是我们盛风集团首屈一指的刺绣大师,比我还要强出来数倍。咱们总统出席世界级峰会时候衣服上面的绣制象征着咱们帝国权威的图腾,可都是小苏绣的。”

“天啊!”

“当时那个图腾

设计稿据说修改了二十多次,最后一次是盛风集团提交的设计稿,总统直接拍案通过。”

“没想到竟然是阮苏设计刺绣的?”

“牛!”

“太牛了!”

众人看向阮苏的目光,瞬间变得极其崇拜而狂热。

趴在地上的李美杏母亲俩恍恍惚惚的望着站在那里的阮苏,突然心中升起了一股浓浓的嫉恨和悲凉。

她们和阮苏之间,好像有一道无法跨越的天堑。

哪怕她们来到了叶家,哪怕她们成为了叶家的千金大小姐。

可是……她们却依旧比不上阮苏。

这个事实,这个认知让李美杏恨得咬牙切齿,恨得胸口一阵阵传来撕裂的痛楚。

薄行渊看着不远处的阮苏,她低垂着眸子,羽睫根根分明,那双如同琉璃般的眼珠,散发着七彩炫光。

她仿佛光芒万丈,却又清冽迷人。

就如同那寒冷冬日里的一壶桃花酿,虽凉却醉人。

他的女人,好像就该如此!

叶老夫人激动的望着阮苏,“孩子啊,你怎么这么有才华?我刚才还在问你这手帕是谁绣的。现在看来,不必找了,这肯定也是你绣的,对不对?”

冯素琴此时才看向叶老夫人手上拿着的一块手帕,她笑了笑,“这自然是小苏绣的,这么小巧精致却又绣法奇独的百寿图,这世上怕是也只有她能绣得出来了。”

听到冯素琴肯定的回答。

众人又是皆哗。

金南赫听到这话,神情越发激动。

一定,她一定是那个

女子的女儿。

肯定是的!

他一定要弄清楚这件事情。

“叶老夫人喜欢就好。”阮苏依旧神情淡淡,宠辱不惊。

并没有因为自己刺绣手艺极好就骄傲,也没有因为叶老夫人和冯素琴的夸奖而激动。

好像……

这不过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

和喝水吃饭一般普通。

叶厌离站在叶老夫人的身边,眼神复杂的看着阮苏。

他的一颗心脏扑通扑通狂跳。

这样子一个出色的女子,怎能令人不倾心相属?

可惜……他的目光又落到阮苏身后那个气势强大,面容英俊的男人身上。

四目相对。

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男人眼底的霸道和占有欲。

薄行止立刻察觉到叶厌离的目光,就是这个男人,在钢琴大赛的时候,他就挨着小女人坐。

看向小女人的目光总是带着一丝让人不爽的意味在里面。

呵——又是一朵烂桃花。

看他怎么折断它!

他占有欲十足的来到阮苏身边,努力积极刷新存在感,“老婆,李美杏和阮芳芳你想怎么处置?”

阮苏闻言,低眸看向地上的两个女人。

“她们是叶家人,叶老夫人既然已经答应我帮我引荐。就由叶老夫人处置吧。”

“孩子,你真是大度。”叶老夫人赞许的点头,“将她们两个关到暗房,三天不许吃饭,不跪够三天不许起来!”

暗房平时是惩罚那些犯错佣人的地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