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胎记!试探她,到底是真是假(1 / 2)

安林:“有人出二百万,查几十年前伯爵府千金失踪案。”

飞鱼:“二百万?查伯爵府千金失踪?伯爵府不是千金回来了吗?”

大头:“对啊,都回来了还查个啥?”

孤风:“有啥好查的?还掏二百万,真是人傻钱多。”

阳:“伯爵府千金失踪了那么多年,怎么能查得到?如果是近几年的事还好一些。”

阮苏看着群里的讨论,忍不住皱了皱眉。

随即她就看到群消息又被刷新。

孤风:“哎?咱们的零弟弟呢?怎么不出来冒泡?”

大头:“估计睡了吧?这么晚了。”

阳:“零弟弟早睡早起身体好?哈哈。”

安林:“别扯了,哥几个儿接不接啊?接的话就接了,不接的话我就推了。”

零:“我没睡,挺有挑战性,接了!一起查!”

飞鱼:“行,听零弟弟的,指不定还能查出个所以然呢!”

安林发了个表情包,“对对对!”

孤风:“行吧!”

大头:“我没意见。”

于是……第二天早上,叶厌离就收到了“隐秘而伟大”的订单确认单。

男人坐在床上,望着手机短信。

隐秘而伟大的确认单通知信息。

他猛的下床打开电脑,登陆后台,就看到了确认单的回执。

接了!

他们接了!

叶厌离空落落的心脏不知道怎么地,突然就觉得一阵阵的发烫发热。

姐姐从小钢琴天赋卓绝,比他还要强上数倍。

这种天赋再加上当时的训练,姐姐拿了少儿钢

琴大赛第一名。

她怎么可能会忘记弹钢琴这种事情?就是这么多年被别人家收养,哪怕没有刻意去学,也不可能忘记得干干净净。

至少弹一首少儿曲子不成问题。

然而李美杏却说,她一点也不会。

叶厌离那些怀疑的心,越来越坚定。

想到这里,他立刻起身,随意悉数以后就走出了别墅,朝着暗房而去。

……

暗房里。

李美杏和阮芳芳已经冻得奄奄一息。

平时养尊处优的两人,哪经得起这种折腾。

“妈……我不行了。我好累。”

阮芳芳模模糊糊的发出低低的呻吟。

李美杏拍了拍她的脸,“芳芳,你可别吓妈。”

当她的手碰到阮芳芳的脸以后,她忍不住惊叫一声,“芳芳,你好烫!你是不是发烧了?”

阮芳芳的意识越来越模糊,“我不知道……我好累啊……”

李美杏一脸惊骇,“芳芳!你别睡,你千万别睡!”

她爬到门口,死命的拍打着冰冷的铁门,“开门啊!我女儿病了,她发烧了!”

“要是我女儿有个三长两短,我告诉你们,我要你们的狗命!”

“别以为我被关在这里,我就是失势了!我依旧是叶家的大小姐!”

“开门!”

她叫得声嘶力竭,好一会儿,才响起一个老妇人慢悠悠的声音,“你还是省省力气吧,老夫人可没说放你们出去。”

李美杏屈辱的咬着唇,都是阮苏!这一切都是拜阮苏所赐。

她和芳芳好好的名媛贵妇

生活,都因为这个贱人的出现,变得乌烟瘴气。

这个贱人真是个扫把星,走到哪霉气到哪!

“开门!”就在这时,叶厌离来到了暗房门口,看了一眼看门的老妇人。

老妇人犹豫了一下,还是打开了门。

长时间处在黑暗之中,突然有亮光射进来,李美杏下意识反射性的遮住了光线,只觉得一阵刺目。

“弟弟,你是不是来接我们的?”李美杏赶紧从地上站起来,顺手搀扶起阮芳芳,“芳芳病了,她发烧了。你赶紧带我们出去吧。”

“我来问你一件事。”叶厌离居高临下的望着李美杏,他的神情淡漠得仿佛李美杏不是他姐姐一样。

李美杏一惊,“什么事?”

“姐,小时候我们两个时常去伯爵府的后院玩,你当时还用草给我编了个花环,你还记得不?”

“弟弟,好多以前的事情我都不记得了,毕竟我走失的时候还很小。”李美杏尴尬的说。

“不小了,我都记得的事情,为什么你不记得?”叶厌离语气中带着一丝淡漠,“我还记得你有一处胎记,在你左腰处。你能让我看看吗?”

“啊?是吗?我们虽然是姐弟,但好歹也有男女之别,这种地方怎么能够让你看呢?”李美杏震惊的盯着叶厌离,他突然跑出来这样子问东问西,是要做什么?

还是说他怀疑了什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