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阴谋圈套,阮苏危险!(1 / 2)

回到酒店以后。

薄行止刚踏进总统套房,就接了一个电话。

男人紧紧皱眉,黑眸里都是冷然,“你在这里等我。”

阮苏挑眉,“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出去一趟。有点事。”薄行止并没有讲的那么清楚,有些事情,他不想让她涉险。“乖乖等我回来,不要乱跑。知道吗?”

这小女人的能力他很清楚,只是……他永远希望她做自己怀里的小女人,不要面对那些狂风暴雨。

只要看不到她,他就会不安,可是……

听着薄行止像叮嘱小朋友一样的语气,阮苏不满的看他一眼,“当我是幼儿园的小宝宝?”

薄行止点点头,“你一辈子都是我的小宝宝。”

说完,他就转头看向宋言,眸子深了深,“我们走。”

总统套房的沙发上,阮苏歪在上面手里捏着一盒牛奶正在慢悠悠的轻啜,慵懒的神情带着一丝困意。

白嫩的指尖无聊的轻刮着牛奶盒子。

她忍不住第n次看墙壁上的挂钟。

薄行止已经走了一下午加一晚上,现在已经是深夜十二点多。

他干嘛去了?

阮苏有些烦躁,心底隐隐不安。

他上午在罗老先生那里做了治疗,下午跑出去干嘛了?晚上又干嘛了?

这半天加半夜的,她烦躁的站起来,来到衣柜前找出来一套运动休闲装,准备去酒店的健身房里面跑一圈。

结果等到她从健身房里一身大汗淋漓的回来,薄行止竟然依旧没有音讯。

她忍

不住给薄行止打电话,可是根本就打不通。

她一整夜也没睡好,总觉得有事情要发生。

当初晨的太阳透过窗帘缝隙钻进来,阮苏眼皮子抖了几下,缓缓打开,双眸朦胧的看着墙壁上的挂钟,她昨晚上在沙发上凑合了一晚上。

伸了伸懒腰,已经是早上九点。

为什么薄行止还是没个音信?

她拿出手机又打,还是打不通。她又给宋言打,通了却没有人接听。

阮苏的耐性几乎要被耗光。

她扭了扭歪在沙发上太久,有些酸痛的脖子。

怎么回事?

一个两个的都不接电话。

她皱了皱眉,从沙发上站起来朝着卫生间走去。

只是她刚走到卫生间门口,手机就响了。

她赶紧抓起手机,看到的却是一个陌生号码。

犹豫了一下,她还是接起来,“喂。”

“大嫂,不好了!我哥出事了!你赶紧来,快一点!我们在江城北郊的一个废桥这里!”

是薄文皓的声音。

少年急促慌张的声音轰的一下窜入她的耳膜,她内心猛然一震,瞳孔剧烈一缩。

“文皓!怎么回事?”阮苏脸色刷的一下变得苍白,“大嫂,我哥昨天就回国了!来不及跟你讲那么多,你快来!我哥就在这里!”

那边的电话啪的一下被挂掉。

阮苏根本就来不及反应,也来不及犹豫。

她几乎没有任何思考,就朝着门外冲去。

薄行止这个男人,竟然跑回了国?

她一边往外冲,一边给江心宇打电话,

“帮我查一下昨天薄行止的行踪,他是不是回国了?”

然后她又给林其打过去,“带兄弟们全部出来,跟我回国!”

薄文皓向她求救,这孩子虽然以前顽皮,但是现在他武功又提高了那么多,怎么可能还会慌成这样?

那就是一定……

阮苏不敢再想下去。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阮苏疯了一下冲进电梯,直接按了酒店顶层。

而与此同时,天空中突然响起了震耳欲聋的雷声,一阵乌云黑压压的盖满整个天空。

轰隆隆的雷声一阵阵响起,天空黑沉一片。

剧烈的狂风刮起,街道上的行人纷纷奔走逃窜,一场暴雨即将瓢泼而下。

阮苏冲上酒店楼顶的天台,狂风掀起她的衣袂,她目光冰冷的盯着黑压压的天空,飞身跃过天台的护栏,站在广阔的天台上,任狂风肆意掀起她一头乌黑的长发。

一架红色的直升飞机随着狂风降落在天台上,螺旋桨砰砰砰的转动。

阮苏三两下冲上飞机,没有多余的废话,直接吩咐林其,“回国!”

直升飞机快速在天空中行驶。

阮苏一直闭着眼睛假寐,天空中轰隆隆的雷声就仿佛帖着耳朵擦过。

直升飞机很快就飞离了m国的天空,朝着h帝国而去,而此时的h帝国天气则风平浪静,万里无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