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他转黑化!她会不会死?!(1 / 2)

一阵发动机嘶哑的引擎声剧烈的响起!

一辆奔驰的车子从一片爆炸废墟的火海中腾空而起,一跃而出!又重重的落到地上!

所有人都震惊的望着这骇人的一幕!

车身上缠绕着吞吐的火舌,红色的火焰边沿弥漫着淡蓝轮廓。

火苗疯狂乱窜,在大雨中忽上忽下!

而坐在车子里面的女子双目如星!她的身后是一片爆炸后的火海,火苗仿佛可以吞噬一切的舌头!

这条舌头所过之处就是一片灰烬!

熊熊火焰肆意吞噬着周围的一切,企图将所有的地方全部划入它的统治之下!

远处传来火警的警笛声,传来众人的大吼声,惊叹声!

可是这一切阮苏都听不到,她聚精会神的控制着车子,哪怕这个车子被熊熊烈焰包裹,哪怕她随时可能会葬身火海!

车子飞速奔驰!

阮苏双手紧握方向盘,青葱白皙的骨节因为用力泛着青筋。

她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前方不远处的一棵大树!那大树很粗,约摸两人才能抱住!

她的脸色苍白极了,她一咬牙!双手狠狠转动方向盘!

车速几乎飙升到极限!车轮在地面上摩擦出剧烈的火花,吡吡拉拉响个不停!

所以!她只能强迫车子停下来,在大火烧到她身体之前!她不想死在火海里!她不能死,她一定不能死!

她双手快速一打,方向盘急速的转动!

整个车身也如同陀螺一样剧烈旋转!

转得极快极猛!

那恐怖的旋转再次

震惊所有人!

嘎吱一声!

刺耳的轮胎声音响起,紧接着火星也随着这声音溅射而起,这刺耳的声音顿时又是让所有人的心头一紧,都忍不住死死的盯着从废弃工厂里冲出来的那辆缠满烈火的车子!

薄行止正在发狂,耳边突然传来这刺耳的声音,他的视线猛的被吸引过去,当看到阮苏疯了一下驾驶着车子撞向那棵又粗又壮的古树的时候!

他的心脏几乎骤停,剧烈的惶恐几乎将他淹没。

“老婆!”

随着他一声凄厉的大吼声,与此同时,阮苏驾驶着那辆车子也猛烈的撞上了大树!发出巨大的声响。

顿时烈焰升起,牢固的粗壮大树竟被撞得狠狠一晃!

无数片落叶哗啦啦的掉落下来,还有树干树枝随着这猛烈的撞击被撞断掉落在地上,车子上,但是很快,就被无情的火焰所吞噬。

车头被撞得片甲不留,车身也断成几截,整个车子歪歪扭扭的终于停在那里,可是那轮胎却依旧在嗡嗡嗡的发出摩擦地面的声音,它依旧没有停止!

所有人都震惊的瞪着这惊人的一幕。

天啊!

从废弃工厂里面冲出来的烈火车子?

竟然还高速的情况下撞上树?

这里面的人也……

“不,不要!”

薄行止心脏几乎停止跳动,他的眼睛里都是惶恐不安,他浑身颤抖的几乎无法行走,他想要奔过去,却双腿无力。

他的呼吸急促又沉重,几乎要窒息在这里。

“老婆!”

薄行止疯了一般朝着阮苏的方向冲过去,他凄厉的大叫出声,可是身后的宋言却紧紧抱住他,“少爷,那车子里都是火!你去了能怎么样?”

一向冷酷自持的少爷竟然如同一个疯子一样,双眸赤红,看得宋言都一阵阵心疼!

阮小姐她……车子被撞成那样,估计已经没希望了。

可是少爷如果再……

宋言不敢想象。

“言哥,放手!让我哥过去!”薄文皓冲过去,掰开宋言的手,“我嫂子要是没死呢?要是她就等着我们去救呢!”

宋言愣了一下,下意识松手!

但是很快,他就反应过来,“少爷疯了,你也疯了吗?车子撞成那样,怎么可能还活着?”

而此时的薄行止已经往前冲去,有好几个保镖都冲过来按住他,“少爷,阮小姐很可能已经死了,少爷!你不要冲动!”

“如果车子再爆炸了,你也活不成!”

“少爷!”

他们从来没有看到过少爷这样子,像疯了一样。

阮苏就是他的一切,就是他的所有!是他的命!

他的命还在不在,哪怕不在,他也要过去救她出来!哪怕是一具尸体,他也要把她抱出来!

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被那无情的大火吞噬!

“滚!”

薄行止怒吼出声,几乎是用尽全身力气,将所有人震开,他的双目赤红,在大雨中绝望的瞪着前方那辆依旧熊熊燃烧的车子。

瓢泼大雨都浇不灭那疯狂的大火。

他的手指紧攥成拳

,他的小女人那么强,那么棒!她怎么可能会死?

“她不会死的!她是车神!她对车子的熟悉程度驾驭程度超乎所有人!她既然选了这棵树!那她一定不会有事!”薄行止痛苦和绝望的叫道,他的目光死死的瞪着那辆被烈焰吞噬的车子。

几乎被撞得稀碎的车子里面,阮苏无力的缩在座位上,一动不动的闭着双眼。

乌黑的长发连同鲜红的血液粘在她的脸上,血……那么多,那么多的往外涌,她仿佛浑身上下都泡在血水里。

薄行止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他的小女人……他的小女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