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不要命了?绝对不能有事!(1 / 2)

薄行止脸色冷沉,如果在薄文皓打电话的情况下,阮苏肯定会相信。

她接到电话以后,该是怎么样的焦急?

她肯定不会有过多的思考,以她的性格,肯定调集人马,疯狂的去救他!

想到小女人不顾一切的冲出去。

“少爷,我突然想起来,前几天我看的新闻,那个废弃的桥,废弃的地方,今天要炸厂子,炸桥!他们要在那里建造度假村!”

宋言的声音突然慌乱的响起。

“你说什么?”薄行止一直沉默突然猛的转身,一把揪住身后宋言的衣领,墨眸里狂风暴雨骤起!

炸厂子!

炸桥!

如果那个废弃的旧工厂被炸,如果阮苏刚好走到那桥上!

如果阮苏去了那里!

薄行止心脏狠狠抽搐,眼眸染上猩红,恐惧疯狂席卷而来。

他暴戾的瞪着宋言,宋言被他这狂暴的气势吓了一跳,“少爷……我记得前几天我有看新闻,那里要造度假村,要把那个废弃的旧厂子给炸了,那个厂子旁边的桥也要炸掉。好像时间就在今天……中午十二点。”

那条古桥因为年久失修,早就成为了危桥,而那个废弃的旧工厂前些年也因为污染严重被迫关停,停了以后就废弃了,现在听说被蒋家给买了,准备盖度假村。

而究竟是谁设了连环圈套,引阮苏入局!

先是让姜成六打电话把他引出来,然后又利用薄文皓打电话,引阮苏出来。

而最后最终的结果是!

阮苏她……

薄行止的心脏狠狠一抽,恐惧疯狂蔓延整颗心脏。

而其他人则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忍不住看向手机上的时间。

此时已经是上午十一点三十分!

还有半个小时!

而此时的阮苏究竟在哪?她已经赶过去了吗?

薄行止猛的放开宋言,将他丢到地上,立刻转身狂奔。

那双犀利的墨眸里早已经没有平时的清冷如霜,有的只是不安和恐惧!

内心被那如同野草一样疯狂的恐惧所蚕食!

不会的!

小女人不会有事的,她一定不会有事的!

薄行止紧紧纂紧拳头,疯了一样的冲出小巷子,迅速的身影,几乎爆发出了他所有的潜能。

而看到他狂奔的身影,宋言等人也赶紧拔腿跟上。

“少爷!”

“哥!”

薄文皓也疯了一样追过去。

身后那些黑衣保镖们也哗啦啦的齐刷刷跟上来。

每一个人的神情都极其凝重,阮苏究竟在薄行止心中的地位是如何,大家都清楚!

是一切!她是薄行止的命根子!

如果阮苏出事了,那么薄行止也不活了!

宋言等人立刻跟随薄行止的身影,以光速朝着小巷子口奔跑。

快速的身影几乎一闪而过,如同一阵风一样刮过。

紧张的情绪让每一个人心头紧绷,每一个细胞神经都绷得死死的。

薄文皓看着前面速度越来越快的薄行止,他几乎用尽全身力量往前奔。

一定要救大嫂,一定!

如果大嫂出事了,他真的不敢想大哥

会变成什么样。

大哥才刚刚去m国看了医生,他甚至没有时间来得及问候大哥医生找到了没有。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咬紧牙关,拼命往前奔跑。

而此时薄行止冷峻的五官泛着极致的冷酷,一双眸子沉冷无比,眼底浮现浓烈的不安和爆躁。

按着道路护栏的手掌死死用力,几乎要将护栏给拧断。

他纵身一跃,跃到车子旁边,修长的指尖去拉车门,可是却并没有拉开。

可见他有多紧张,有多恐惧!

小女人很聪明,她又智商那么高。

一定不会有事的。

这个圈套根本就是漏洞百出,只要认真想一想,一定能够想到其中的可疑之处。

然而……

怕就怕,阮苏太在意他!

薄行止再次收紧手指,拉开车门。

眼底猩红一片。

他坐到车里,眼底都是狠戾。

这个圈套是以他出事为诱饵,还是让文皓打的电话。

她相信文皓,更何况自己又离开这么久,她肯定会相信的,然后不顾一切的来救他。

她会忘记思考,然后踩中别人的陷阱。

想到这里,他更加惶恐不安,他太了解阮苏了。

这个女人一旦疯狂起来,不管不顾。想到她以前做过的那些疯狂的事情,而这一次……

薄行止竟然有些愤怒,为什么这个女人在这么在意他?如果她对他能够少一些情感,那么她一定不会忘记思考,不会听到他有事以后,想也不想就冲出去。

“该死!”薄行止根本来不及等其

他人,大掌重重锤向方向盘,立刻车子的喇叭发出一阵嘶鸣声。

他发动车子,车子轰的一声冲出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