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84章 溺爱之恶(1/2)
邪世帝尊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这一件事,就在盛爵元赶到县衙,向捕快们再三道歉,并在握手时将厚厚一叠红包塞进他们袖管,彼此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后,轻描淡写的结束了。

  次日,盛则其依然是大模大样的走在前面,一群小弟围在他的身后追捧。

  “其哥,你爹真是太厉害了,这么轻易就把事情解决了!而且捕快竟然都没有通知到学院啊!”

  “我家里还总教育我,金钱不是万能的呢,照我看钱就是万能的!昨天跟咱们起冲突那小痞子,还不就是因为家里没钱,只能自认倒霉了么?”

  盛则其无声冷笑,这时在他脑中响起的,却是昨天父亲将他接回家后,对他说的一番话。

  “你现在看到了吧?你身边那群人,你平时供他们吃,供他们喝,真到出事了呢,一个个都把责任往你身上推,说都是你指使的!你说你就是养条狗,关键时刻都知道护主呢,你养那么一群米虫有什么用?”

  这一次,盛则其倒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好像有点道理。”

  “那,我要怎么分辨我现在来往的人,我以后用不用得着他们呢?”

  “这就要考验你的洞察力了啊!看你有没有‘识人之能’!”盛爵元很高兴儿子终于开窍了,“以后爹在商场上那些事跟你讲,你别总是不耐烦,这些可都是经验之谈啊!指不定什么时候你就用得上了!”

  盛则其凉飕飕的扫了他一眼:“那你以后尽量说简洁点行么?你啰嗦起来是真挺啰嗦的。”

  思路再回到现实中,盛则其耳听着身边依旧连绵不断的吹捧,眼中的嘲讽之意不断加深。

  “老头子说得没错,你们都是一群米虫,喂不熟的米虫。”

  “既然只是一群围着我乞食的畜生,那我就用对待畜生的方式来对待你们吧……”

  又过了一段时间,那应该是他们初等部即将毕业的时候。

  “其哥,最近怎么没看见嫂子了?”还是有一群人簇拥在他身旁。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所谈论的话题,也不知不觉从喝酒打架,发展到了男h女爱。

  “玩腻了,也就那样。”盛则其目光冷漠,说起一个曾跟自己交往过的女生,就和说起一只从身旁爬过的蚂蚁无异。

  以他的外貌和家世,在学院内外都很受女孩欢迎。而他交往过的女友,也无一例外的都是班花。

  身旁的女孩一个赛过一个的漂亮,这很能满足他的虚荣心。他也知道这些女孩有的仅仅是看中了他的钱,也有的是单纯向往谈一场恋爱,但不管她们的容貌如何,性格如何,他对她们的兴趣保鲜期都非常短暂。

  他好像从来都没有真正的喜欢过一个人,她们在自己眼里不过是一些漂亮的玩具,看中了拿过来玩玩,玩腻了就丢掉,没有一个人能治愈他内心的空虚。

  “不是吧,这么快就吹了?”小弟们发出了一阵惊叹,“我记得你们前几天才刚开始交往啊!”

  “嗯。”盛则其冷淡的应了一声,忽然似是想起什么,斜瞟了身旁的绑发小弟一眼。

  “说起来,上次喝酒你带来那ma子好像不错,看着挺纯的,还是个**吧?你要不先借我玩几天,玩腻了就还你。”

  “别……其哥别啊!”绑发小弟的脸色变了,不断的躬身求情,“她是外校的,年龄还很小呢,而且我对她是认真的!我当初追了她好久才把她追到手的,我真的很喜欢她啊……”

  “那是你们的事,我管不着。”盛则其不为所动,声音却已是显见的转冷。

  其他小弟见状,为了在大哥面前争表现,也都帮着训斥起了绑发小弟。

  “不就一个ma子么,那么小气干嘛?咱们其哥能看上她,那是看得起她!”

  等其他人说得差不多了,盛则其一脸冷漠的扯住那绑发小弟的后脑勺,揪着他的头发将他拉近自己,声音冷得像一块冰。

  “我不喜欢别人拒绝我,你自己掂量着办。”

  说完这一句,他顺手在小弟脑袋上推了一巴掌,将他朝旁推了个趔趄。

  后来,绑发小弟无可奈何,终于是选择出卖了自己的女友。

  盛则其对那个女孩的态度,确实就像他自己所说的一样,没过几天就玩腻了。但这一次,收尾阶段却没有那么容易了。

  在他们分开一段时间后,女孩打通讯告诉他,她最近身体不太舒服,已经去医馆检查过了,确定是有了。她在通讯里哭得很惨,六神无主,这件事如果被家里知道的话,她根本不敢想象。

  盛则其听她说完,一句话没说就挂断了,转而拨通了父亲的通讯。

  “给我点钱。”

  “就是把一个女的g大了肚子,需要点钱解决。”

  他们约在一家小咖啡馆见面。盛则其到的时候,女孩依然在哭,但一看到他,她的眼睛稍稍亮了一下,就像是终于找到了主心骨。毕竟,他现在是自己唯一能商量的人了。

  盛则其无视她的眼泪,连坐都没坐,直接冷漠的将一叠钱扔在桌上。

  “这些钱你拿着,去打了吧。”

  女孩愣住了,双眼中的光彩一点点的黯淡,转而涌起的,是一股深刻的绝望和无助:“出了这样的事,你就仅仅是让我去做手术……”

  盛则其不耐烦的俯视着她:“不打了你还指望我能对你负责怎么的?”

  他眼神里的鄙视意味太浓重了,就像在看着一只妄想攀高枝的癞蛤蟆。被他这样打量着,女孩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盛则其并不想跟她多耗,拿起桌上那叠钱,重新扔到她的面前。

  “反正钱就这么多了,爱要不要。”

  说完,他转身就走。

  据他所知,之后女孩确实是拿这笔钱去做了手术,再接着也不知道她是怎么跟父母说的,总之他们一家很快都搬到其他国家去生活了。

  盛爵元也询问过此事,他问:“都处理干净了么?”还叮嘱儿子,“以后做事谨慎点,别给别人留下讹上你的机会。”

  盛则其有点不解:“她诊断书都给我看过了,确实是怀上了,怎么就是讹上我了呢。”

  盛爵元一拍巴掌,苦口婆心的教育他:“先别说那孩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