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行动(2 / 2)

——……先跟着这个女人,看她接下来要去哪里。

……

元家宝跟云柯走出一段距离之后,便见她从储物袋里拿了一个类似罗盘的地方出来,心下疑问,便直接问了出来:“师姐,此为何物?”

云柯看了她一眼,回道:“定向罗盘。”

“凭这个能找到东华派与静云派那些弟子么?”

云柯冷笑一声:“自然能。此物是我偶然所得,乃一件上品法宝。”

云柯对他的态度好像有些细微的转变,元家宝不解——这是怎么了?明明之前明华怀疑他的时候她还替他说过话。难道……是因为他说他的修为有筑基中期她心有嫉妒?

啧,这云柯怎么这么爱计较?还怕他夺了在明华眼前的地位不成?真当他稀罕呢!

想了想,元家宝便露出衣服羡慕的表情:“居然是上品法宝,我以前还从未见过呢。”

云柯见他一脸羡慕的表情,心情多少好了一些:“你以前小门小派坐井观天实属稀松平常,日后再见到上品法宝可不要再露出这样的表情,叫别人瞧见,还以为我们灵空派多穷。”

元家宝脸颊有些红,一副受教的模样似乎还有些羞愤:“我知错了,师姐。”

云柯冷笑一声,见她态度尚可,便也不像刚刚那么冷言冷语:“知道就行,现在你跟着我,既然你的实力在我之上,那就由你先动手。”

“是,师姐。”呵呵,不就是想把元宝大人当“敢死队员”么?真以为元宝大人会怕?

云柯眼睛紧紧地盯着手里的罗盘,脑海里一张俊美到让人觉得遥不可及的脸浮现,她咬了咬唇:“先找静云派的人。”

还不知道自家师尊被人惦记的元家宝点了点头:“行,一切听师姐的。”

静云派的弟子不像东华派一样聚在一起,他们分散的很开,唯一带队的虚机长老一直陪在林晟身边,助他夺得许多宝贝。云柯自然不会笨到先去找他们的麻烦,于是她找了一个又一个单独行动的静云派弟子,一旦找到,便朝元家宝使眼色让他动手直接杀了。

在她眼里,相比将人引到那个地方,显然将人直接杀了更方便。

当然元家宝当然不可能真的如她所愿将人真的杀死,他用了些许手法,虽然被他“杀”过的人都“死状凄惨”,但其实都只是处于假死状态。所幸云柯嫌恶心,并没有一一检查,在见到那些人的“尸体”之后,反而看元家宝的眼神里多了一丝认同。

元家宝抹了一把额角的汗,对着云柯笑得灿烂:“师姐,静云派的人都杀光了吗?”

云柯见“她”站在“死状凄惨”的“尸体”旁还笑得一脸灿烂,对这个刚入门的小师妹不由有些后背发寒。

“还剩那个已经金丹期的林晟,还有随行的长老虚机。”

元家宝闻言眉头一皱:“虚机长老是元婴中期的修为,以你我二人的实力,实在相差甚远。”

你特么要是敢这么明目张胆地让元宝大人去送死,元宝大人绝对把你揍成猪头!

好在云柯虽然依旧对这个小师妹有着些许敌意,但她脑子还是有理智存在的,她说道:“你想办法将他们引到我告诉你的地方去。”

元家宝刚要答好,突然觉得有哪里不对,便问道:“那师姐呢?”

云柯看着“她”那张娇艳欲滴的脸,冷哼一声:“我去对付东华派那些人,将他们引去那里。”

“师姐一人太危险了,他们有两位带队长老,景灼仙尊更是化神期的修为,你……”

“住口!”

元家宝被突然喝止,不由得一愣——卧槽,这是怎么了?突然这么大声,吓死元宝大人了!

云柯眼神冰冷的看着元家宝:“我不想从你口中再听到景灼仙尊的名讳,你最好记住了。做好我吩咐你做的事,否则我能让你加入灵空派,自然也能让师父杀了你。”

“……是,师姐。”

卧槽!?这话几个意思?难不成这人打他师尊的注意不成?

一想到这种可能,元家宝差点没原地爆炸,还好背后传来些微熟悉的触感让他硬生生忍住了!

妈哒!今天先放过你!等这件事完了,非找你算账不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