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修】出关(2 / 2)

“师尊,呵呵,你什么时候下来的?”卧槽啊!他居然又错过!

“在你潜在水面之下不肯出来的时候。”

元家宝闻言不禁有些赧然。他刚刚的行为在师尊看来果然很挫么?

“上次你给我按得很舒服,还没想你道谢。”

“按摩么?师尊觉得舒服的话,我现在再给按一遍!”这等福利,必须满血复活!

看着眼神亮亮的元家宝,景灼点了点头:“嗯。”

绕道景灼伸手,元家宝将有些颤抖的手放在景灼肩膀上按揉了起来。只是师尊比他高一些,这让他动作依旧有些不方便。

只是渐渐地,他感觉到手下的肌肤变得僵硬了起来——按摩什么的,不该是让人放松的么?怎么师尊却反而僵硬了起来?

难道他的手活退步了!?

一想到完全有这种可能,元家宝就觉得眼前有些发黑。好不容易让师尊夸赞了一次,这项技能怎么说都不可以丢。这一定是姿势不对的问题!

就在元家宝想东想西的时候,景灼开口了。

“说好的给你奖励,想好要什么了么?”再不转移一些注意力,他真怕自己控制不住吓到他。

“师尊这不是已经给了弟子奖励了么。”

景灼按住肩上元家宝的手,转过了身来面向他,顺手让那只手划过他的胸膛落在胸口:“说好的给你奖励。既如此,我也帮你……按摩。”

元家宝原本被手下的触感弄得整个人都开始晕陶陶的,景灼说了什么他也没听明白。直到抓着他手的那只手伸了过来放在他的身上!

“师、师尊!”

“嗯?”走到元家宝身后,景灼双手都放到了他的身上。

……

有心想告诉自家师尊按摩什么的不一定要……全身按,但一想到自己身上那双移动的手是自家师尊的,他便忍不住双腿发软。

“唔……”

“怎么了?”

“没什么,太舒服了。呵呵。”要不是师尊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禁欲,特么元宝大人都要认为师尊在占自己便宜了!

“是吗。”景灼的手由后背移到了元家宝的胸前,此时元家宝只要一个没站稳便会直接倒进他怀里。

元家宝觉得自己简直要被摸成神经病了,他紧紧咬住自己的下唇不让自己发出奇怪的声音,但是胸前的手跟身后传来的热感让他险些把持不住。

终于忍不住抓住了已经移到肋下的手,抬头对上景灼疑惑的视线,元家宝张了张嘴,然后说道:“师尊,这样就好了。”

景灼收回手:“你觉得好便好。”

只有他知道,当方才元宝看向他时那表情……

元家宝还没组织好语言怎么回答自家师尊,脑海里锦江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居然中途叫停,差评。

……偷窥遭雷劈!

——你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样子么?

呵呵,风华绝代不解释!

——一脸欠虐样。像我这种直男都硬了一下以示尊敬。

呵呵。

——不信你摸一下你师尊下面,肯定硬了。

被我师尊知道你就完了,居然把这么猥琐的词跟我师尊连在一起,被我逮到你也完了。

——……我也是没想到会看到这幅场景,看当时的情况还以为你俩已经搅到一起去了。

不,你误会了。有什么事么?

——哦,你闭关的这段时间我一直在观察静云派那边的动向,这次大比你怕是有点棘手。那个叫林晟的被厉云叫去了他们禁地,不知怎么的,前几天一出来便是筑基巅峰的修为,还隐隐有结丹的趋向。

你特么在逗我?劳资辛辛苦苦这么久才突破到筑基巅峰,他天赋比我还要差上一些,去一趟禁地还要超过我了?还结丹!?

——激动个什么劲?话还没说完呢。拔苗助长这个词听说过吧?他现在这情况比小禾苗倒是要好上一些,但也不是没有副作用。

什么副作用?

——结丹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无法吸收灵力,也就是说在那段时间里,他只是空有一颗金丹却短时间内没有金丹期的修为。说穿了,能发挥的顶多也就筑基巅峰的修为。除非他对上你的时候直接来个境界碾压。

……你说我举报他作弊会有人处理么?

景灼似有所感,见元家宝神色不对,便想起那个时常在他脑海里响起的声音。朝某个地方看了一眼,景灼只觉得心里有些不爽快——元宝有事瞒着他,而且瞒了很久。

上次他没有深入探究过,索性这次问出口好了。

这样想着,景灼看着元家宝开了口:“你是否有什么事瞒着我?”

与此同时,锦江弱了不止一个调的声音在元家宝脑海里响起——你师尊八成已经发现我的存在了,记得千万别把我招出来,他刚才往我这边看的眼神让我瘆的慌……

元家宝顿时一愣,看着自家师尊似乎有些不高兴的表情,果断卖队友:“是锦江!他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存在,能直接传音到人脑海里,而且收集情报特别在行。”

“锦江?”

“他是一个外门弟子。”

——卧……槽……居然真供出来了……

“他方才又说了什么?”

心中暗叹自家师尊果然观察入微,元家宝便将方才锦江所说的事复述了一遍。

听闻此事,景灼也不禁皱了起眉头,随即便松了开来。

“无妨,以你的实力,问题不大。”

既然师尊都说问题不大了,那他也不必那么担心了。锦江一味地装死,没再说什么,他也就没放在心上。

这么多次了,他早就已经习惯了。不过既然师尊已经知道了他的存在,相信他也不敢日后再在他即将突破的关键口突然蹦出一句话来。

景灼疑惑解开,听元宝的语气,他与这锦江关系也不算深,至少没有半分暧昧的迹象,这让他倒是心里放松了不少。

……

两人在崖底消磨了一天悠闲的时光,便回到了千回峰。

身为东华派的大弟子,在这么忙的时候元家宝自然少不了事要帮把手。虽然他只要往旁边一站,师弟师妹们便会精神百倍,但元家宝多多少少还是有些责任感,所以一连忙了好几天,帮忙准备即将开始的学院大比。

他一直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却怎么都想不出来。直到玉瑶站在他面前,他才恍然想起——原来他这么多天居然没有看到溯柔长老!

其他弟子不知道溯柔长老发生了什么事,但是身为溯柔长老亲传弟子的玉瑶多少肯定还是知道一些的。

“玉瑶师妹,不知溯柔长老发生了何事?”

玉瑶冷哼一声:“当日我用传音符唤你你为何没来?”

“传音符?我未曾收到。”

“你觉得我会信?”

元家宝觉得这玉瑶的脾气真是越来越大了,他是吃了她一只兔子没错,但这并不代表他就必须得一直忍受她给自己甩脸色!师尊都不会这么跟他说话,何况他还是她的师兄!

当即冷了脸色,元家宝看着眼前的玉瑶说道:“玉瑶,莫要太任性了。前段时日我在闭关,并没有收到你说的什么传音符。”

玉瑶一顿,心里愈发不舒服,但她也知道自己这样的情绪不太对,于是稍微收敛了一些,语气缓和地说道:“我不知师父出了什么事,我也有段时间没有见到她了,如今丹房由李铭长老掌管,你日后有需要到丹药的地方,找他便是。”

竟然连玉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吗?元家宝不禁好奇了起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