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境开启(2 / 2)

“师尊,你是不是早就猜到我想听你弹琴了?所以你才带我来这里?”

景灼没否认:“先前你那般暗示为师没猜到,不过后来……听懂了。”

没错,是听懂。

元家宝没有深想,闻言倒是心里美滋滋的。

“师尊,你弹琴真好听。以后可以多弹几次。”最好都来这里,最好只弹给他一个人听!

景灼应了声:“嗯。”

“对了,师尊你知道我为什么知道你会弹琴吗?”

“为何?”

“哼,就是那个锦江啊。我跟你说过的,师尊你还记得吗?”

“嗯。”

“是他跟我说,他看到师尊你给溯柔在长老弹琴……”元宝大人听到的时候心里很不舒服!

景灼轻笑出声:“我与溯柔只是师兄妹,再无其他。”

因为挨得近,元家宝被景灼的气息熏得耳边有些痒:“这个我当然知道。”

两人就这么相依着坐了一晚,本想再在这里赖上一天,突然想起跟小谨说过要检查他的修炼进度,于是只好跟着师尊回了千回峰。

小谨见元家宝回来,一张小苦瓜脸立即笑成了一朵花:“主人。”

在看到景灼的时候,他老老实实行了个礼:“景灼仙尊。”

元家宝上前走到小谨面前:“跟师尊不用这些虚礼,左右这千回峰上有没有外人,日后这些礼数便免了。”

说着,元家宝看向景灼。

景灼点了点头:“听元宝的。”

元家宝给了自家师尊一个大大的笑容,然后看向小谨:“修炼得如何了?”

“主人,小谨觉得好像摸到了炼气中期的门槛,但总觉得差了点什么。”

“哦?把手伸出来,我看看。”

……

给小谨提了几点建议,让他自己去琢磨之后,元家宝看了看景灼的房间,见门没关,想了想便走了过去。

景灼看着又凑了过来的元家宝,看了看对面的位置示意他坐下。

元家宝坐下之后,景灼便开口了。

“有一处秘境提前开启,你可有何想法?”

元家宝想了想问道:“那师尊觉得徒儿该去么?”

“你若去了,于你而言大有裨益。”

元家宝微微低头:“经验、宝物、奇遇……既然师尊觉得该去,那徒儿便听师尊的。”

面上似乎在合理的分析,其实他的内心是拒绝的——qaq好不容易跟师尊有时间好好相处,难道要就这么浪费了么?说到底还是自己现在太弱。

想到这一点,元家宝就有点心塞。

景灼若有所思的看着没再抬头的元家宝,嘴角带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

心塞没多久,元家宝就调节过来了。毕竟以他的天赋已经是他这一代人里数一数二的好,师尊本来就是最厉害的,他也不可能说一下子修为就唰唰唰地涨上去。

这怎么想都不怎么实际。

师徒二人时不时说两句话,不知过了多久,元家宝问道:“师尊,是东华派附近的这个秘境么?已经开启了?”

景灼摇了摇头:“是灵空派周边那方秘境。”

“灵空派?可是那个全是女修的门派?”元家宝来了兴趣。

“正是。”

“可弟子听说,灵空派的女修对男修都不太……”不太友好。何止是不太友好了,据说开创灵空派的掌门是受了情伤之后才一手建立起灵空派这个只招收女弟子的门派的。因为这位掌门的影响,灵空派的弟子们似乎都对男修有些莫名的敌意。

别问他为什么知道的。前些时候他出门替掌门办事时路上偶遇了十几个灵空派的弟子,白衣飘飘的模样看上去倒是挺美的。就是那看男人、没错,不止是男修,就连看普通的男人也一样眼神里充满的不屑,甚至是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样。

有几个不怕死的男人估计也是作死,凑上去就是一顿污言秽语,结果被一掌给拍死了……

原本还本着看热闹的心思,看到这样视人命如草芥的情景给他的冲击不算小——毕竟至少他们东华派弟子就不会这样。

所以元家宝对这个灵空派的印象是相当不好的,甚至可以说相当的不喜欢。

景灼看着元家宝,道:“此事确有蹊跷。”

一向对男修抱有敌意的灵空派此次广发邀请函,扬言男女不忌一同进入秘境之中,怎么想都藏着什么阴谋。

这也是为什么金元要来找他商议的原因之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