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他不可能对她另眼相看(1 / 2)

“喂你吃药。”男人声音粗哑。

他蒙着脸,看不清五官。

“不要,我不要吃!”程子茵尖叫着朝着门口冲去,想要逃走。

可是男人早有防备,一把拽住她的手臂,将她死死按在墙壁上,掰开她的嘴巴强迫她吞下那粒药。

“不要!会呜呜——”

她剧烈的挣扎,想要将药吐出来。

可是男人却不知道从哪里又掏出来一瓶水,猛灌她了好几口。

她咕咚咕咚咽了好几口水。

就是再想吐,也吐不出来。

男人一把甩开她,将她丢到地上。

好像在丢一块破布一样。

程子茵狼狈的趴在地上,衣服也皱了,发丝凌乱,刚才灌水的时候打湿了她前面的衣服,衣服湿湿的粘在身上。

她的眼泪顺着眼眶流出来。

“你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究竟想怎么样?我给你钱还不行吗?”

她痛苦又难过的痛哭出声。

她从小养尊处优,哪受过这份罪?

“晚了!一切都晚了!”男人冷冷的看着她。

然后突然提着她的衣领,将她拖出了这个黑暗的房间。

程子茵被丢到了一辆面包车上。

男人将她的双手狠狠绑住然后丢到座位上。

面包车在黑夜里狂奔,朝着市区的方向。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程子茵坐在后座上,身子开始发烫发热。

她难受的扭动着身子。

企图能够缓解一下这种难受。

可是!

根本就不行,热浪一波又一波的袭来。

她忍不住难受的娇吟出声。

意识也渐渐的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前面开车的男人仿佛没有听到一般,一直认真的开车,看也不看她一眼。

车子缓缓驶入市区。

终于,在一家会所门前停下。

这个会所是出了名的娱乐场合,鱼龙混杂。

多的是流氓地痞。

男人将她丢到会所门前,又解下她手上的绳子,扬长而去。

程子茵浑身直发软,连走路的力气几乎都没有。

她脚步虚浮的往会所里面走。

她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男人……她需要男人。

她脸色绯红,扶着门框踏进会所。

一个光头的男人看到她一个人进来,立刻就围了过来,“哟,哪来的妞,这么漂亮。”

程子茵双眸迷离,红唇微张,“要……给我……给我……”

这光头立刻就明白了,这妞中了药。

他眼神贪婪的望着程子茵,得意的冲不远处几个打扮得流里流气的男人道,“兄弟们,来啊!今天晚上爽翻天!”

说着,几个男人就围了过来。

拽住程子茵就朝着会所的包厢走去。

没一会儿工夫,里面就传来迷乱的声音。

清晨。

程子茵缓缓睁开双眼,她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包厢的沙发上,包厢里歪歪斜斜的躺着几个流里流气的男人。

男人们都浑身赤果,姿势放荡不羁。

地上堆满了啤酒瓶子,一片狼藉。

空气中弥漫着难闻的气味。

程子茵不敢置信的望着这一切。

她再低头,顿时五雷轰顶。

她发现自己浑身又酸又疼,身上到处都是欢爱过后的痕迹,头发上,身上,都是难闻的味道。

衣服凌乱的散乱在地上。

尤其是她的某个部位,难受得火辣辣的痛。

她几乎不用猜也知道,她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被……轮……暴了。

被几个流氓!

在她昨晚上中了药以后!

程子茵的眼泪顺着脸颊滑落,她双眼无神的望着周围的一切。

内心痛得几乎麻木。

为什么,为什么她会遇到这种事情?

她呆怔怔的如同一个木偶一样拾起地上的衣服穿好,然后在几个男人还没有清醒过来的时候,跌跌撞撞的冲出包厢。

眼泪,划过空气,跌落在地,就好像她再也回不来的身体。

程子茵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回到家的。

幸好,家里没有人。

只有佣人在打扫卫生。

她匆忙将自己锁进房间,狠狠冲了一个热水澡以后,心情才终于有了稍稍的平复。

她开始思索究渴是谁在搞她,想了一大圈,她也没有想出来一个所以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