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你良心不会痛吗?(1 / 2)

什么亲啊爱的?他最重要?

他自我感觉也太良好了吧?

阮苏以前只知道他神经,暴躁,狂妄,霸道,没想到……他竟然还会这么自恋!

自恋得比那水仙花还要加倍。

阮苏深吸了一口气,强压着心底的火气,“薄行止,你别发神经。华人人就是个孩子,你这么欺负一个孩子,你良心不会痛吗?”

薄行止低眸看一眼面前的小女人那张精致的小脸儿,他邪恶的勾唇,“在我眼里只有男女性别之分,没有大人孩子之分。”

华人人气得眼眶直泛红,他气呼呼的跺了跺脚,“你欺负人!”

“薄行止……”阮苏真的是拿这个男人没办法。她叹了一口气,对华人人说,“我们得走了,周末见。”

“好。我等你。”华人人听到阮苏跟他约好,他不高兴的心情立刻就变得开心起来。

依依不舍的将阮苏等人送出门。

王校长等人看着华人人粘阮苏的架势,也觉得有点好笑。

这君越的大厨做得一手好菜,长得也英俊潇洒,可惜了……就是智商……哎!令人惋惜。

不惋惜的人怕是只有薄行止一个。

这大厨竟然敢约小女人去游乐场。

他都没有和小女人一起约会过,这个华人人怎么这么厚脸皮?

薄行止心里气不顺,不爽得很。

周末……哼!

等着瞧!

他不由自主的伸手就去抓阮苏的手。

阮苏一把甩开薄行止的手,“神经病。”

王校长等人忍不住都是后背一凉。

薄总不是听说有妻子吗?

怎么还对阮小姐这么暧昧?他看向阮小姐的目光,分明就是势在必得的男人想要一个女人的目光。

王校长着实不想让薄行止染指阮苏。

都有老婆了,还出来勾搭阮小姐这朵高岭之花……未免太过分。

王校长已经开始在心底盘算着,薄行止和谁关系好,找个中间人劝劝这个霸道总裁大机长……

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阮苏被人骂小三……

哼!阮苏在他心里可是天才!

*

早上五点。

外面的天蒙蒙亮。

薄行止从床上起来,望向边的人,房间里没有开灯,落地的窗帘把外面的光线全部遮掩。

没有任何光线透进来,房间里依旧是一片黑暗。

他俯身弯腰,离阮苏的面容极近,昨晚上从君越出来,他直接就将这个小女人拐到了江松别墅。

抵死缠绵一整夜,她累坏了。

看了几秒,他收回视线,去浴室洗漱。

他的动作极轻,快速收拾完自己,踏出卧室。

拉着飞行箱,走出别墅。

今天是他飞行的日子。

宋言看到自己家少爷拖着飞行箱朝着他走来,赶紧打开车门,接过飞行箱。

薄行止上车却发现车子里还坐了个男人。

“老大,啧啧……你是不是被滋润得很爽?”谢靳言的目光,大刺刺的落到薄行止的脖颈上,暧昧的笑了。

不知道昨晚上的战况是有多么激烈。

啧啧,老大的脖子上,那好深的痕迹啊!

薄行止目光犀利的射向他,只消一眼,谢靳言唇角的笑意立刻隐去,一脸严肃。

“咳,是不是昨晚上蚊子太多?所以咬得比较狠?”

他憋着笑,故意一本正经的说。

薄行止没理会他,但是修长的手指却不自觉的摸了摸昨晚上被阮苏给咬伤的地方。

薄唇危险紧抿。

昨夜……情到深处,小女人跟只小野猫一样,狠狠的朝着他的脖子上咬了一口。

现在还隐隐作痛。

他放下手指,瞟一眼谢靳言,“你怎么在这?”

谢靳言凑近他,那双贼兮兮的眼睛依旧时不时的飘向他脖子上的吻痕,“老大,你忘记了?我今天要去伦敦出差。”

薄行止没再吭声,他今天要飞伦敦,谢靳言坐他的航班。

而此时人来人往的机场,何秋秋正歪着头一手握着电话,一只手拖着飞行箱,“子茵,你快一点。飞机等下就要飞了。”

“秋秋,路上堵车,我也很急。”程子茵在电话那头说道,一边还催促着司机,“快点开!”

何秋秋掩饰住自己心底的不耐烦,语气却依旧很温柔,“没事,现在还有时间,你应该赶得上。”

她拽上飞行箱下了车,结果刚好看到不远处薄行止和谢靳言也下了车。

何秋秋眼前一亮,眼底闪过一丝惊喜的爱慕。

她赶紧对着电话说,“我先挂了,你赶紧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