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她强吻薄少!(1 / 2)

就在这时,一辆警车发出嘎吱一声,刺耳的声响,停到了机场门前。

从警车上踏出来一个H帝国男人,男人一身警服,走路带风,气势惊人。

他听说隐香那臭小子竟然重出江湖,不,臭丫头!

他今天才知道隐香竟然是个臭丫头。

暗门的几个兄弟刚上了车,顿时瞪大双眼,“天啊!这不是国际刑警最高指挥官文峥荣吗?我们H帝国最杰出的刑警,短短数年间就坐到了国际刑警最高指挥官的地位,可谓是H帝国的杰出人才代表之一。”

毕竟,欧洲人向来排外,对亚洲人天生的排斥瞧不起。

没想到却出了一个文峥荣,偏偏坐上了国际刑警最高指官的位置。当初听说许多人都不服气,向文峥荣挑战,最后都是铩羽而归。

“我大胆猜测一下,他可能是来找老大的。”

“我也这么觉得。老大真是厉害,隐香啊!”

“你们说,维尔逊知道不知道隐香其实是咱们暗门的新门主啊?”

“不清楚,看样子,他好像只是觉得隐香和咱们暗门有关系。”

这些个人突然开始期待,将来维尔逊知道暗门门主时候的样子了。

“行了行了,别吃瓜了,咱们赶紧回去吧。”林其笑了笑,催促赶紧开车。

*

候机大厅。

阮苏正准备找个位置坐下,突然身后窜出来一只炙热的大掌,拽住她就往外走。

她下意识劈头就是一掌,对方竟并没有甩开她,反而见招拆招,将她这一招顺利化解。

阮苏:“……”

她鲜少碰到对手。

亨利那种拳王在她的手上,都只能过几十招,这人直接上来就拆她的招?

她诧异抬眸,就看到了一张熟悉的俊脸。

“薄行止?你干嘛?”

她正准备收回手,结果却被男人直接攥得更紧,她想挣脱,却发现周围他们俩的动静,已经引了许多视线。

她不想在这里和他吵吵。

尤其是这男人攥得死紧,她想挣脱,势必俩人要动手。

并且这男人还一副只要她敢动手,他就见招拆招的架势。

“为什么不坐明天我的航班回去?”男人一开口,就酸得跟喝了几坛子陈年老醋一样。

“薄行止,你专门追过来,就是为了问这个?”

阮苏觉得这男人简直疯魔到极点,幼稚到极点。

以前他究竟是怎么装成那副高冷疏离的模样出来的?

真是委屈薄大总裁,装了四年。

明明骨子里就是个幼稚暴躁鬼。

“我要带你回去,必须昨天坐我的航班回去,别人开飞机有我开得好吗?你亲口说过的,我开得最好,别人有我开得安全吗?”薄行止漆黑的眸底,是掩饰不住的霸道。

一想到她要坐别人的航班,如果遇到昨天那种情况,别人肯定处理不了。

她出事了怎么办?

只要把她安置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他才放心。

“你简直是不可理喻。”阮苏深吸一口气。

眼角余光突然撇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候机大厅门口,他怎么样了?

阮苏杏眸微眯,在薄行止还没有来得反应的时候,就踮起脚尖猛地堵住了男人性感的薄唇。

薄行止蒙了。

刚才不是还在吵架,怎么突然投怀送抱?

女人的心,真是海底针。

男人仿佛天生对这种事情,拥有绝对的主动权,他霸道的扣住女人纤细的腰,狠狠加深这个吻。

维尔逊说,隐香直接来了机场。

文峥荣的目光不断掠过所有的候机旅客,寻找着那个记忆中熟悉的少年身影。

然而,他几乎将整个机场找遍了,也没有看到。

尤其是还看到一对辣眼睛的情侣,竟然在这种公众场合接吻。

他内心充满了鄙视和唾弃。

文峥荣找了一大圈,也没有找到,有些泄气。

郁闷的踏出候机大厅,一出去就碰上了同样追过来的维尔逊,“怎么?没找到?”

“恩。”文峥荣情绪肉眼可见的有些低落。

“哎,算了,她如果想见你,自然会出现。”维尔逊同情的拍了拍文峥荣的肩膀。

对方冷冷的瞟他一眼,一巴掌将他的毛手拍掉,“维尔逊,你别得意,总有一天我会找到你的犯罪证据,将你绳之以法。”

“喂,你讲点良心行不行,H帝国的人都像你一样这么无趣死板吗?我们虽然是黑手党,但做的可是正经生意。文指挥官,不要以为你和隐香是同一国的人,就要打压我。”维尔逊不屑的说道。

“哼!”文峥荣冷哼一声,“她看起来怎么样?还好吗?”

“挺好的。当年那个事情,真的是差点要了她的命,我一直以为她死了。”维尔逊漂亮的褐色眸子里闪过痛苦,这辈子他都不想再回忆那件事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