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刺激,紧张,谁是冠军?(1 / 2)

阮苏目光淡然的望着她,“你说。”

四目相对。

程子茵故意笑得十分卑微,好像自己是那个被人欺负的小可怜儿一样。

“希望你不要因为我们之间私人的恩怨,而故意给我打低分。毕竟网络上流传着许多有关你不公平的流言。”

话落,大家都震惊的看着阮苏。

不公平?

很多人又想到了微博上那些流言,说阮苏给不喜欢的选手故意打低分。

阮苏眼尾上挑,浓密的睫毛在眼睑下留下一层淡淡的阴影。显得她那双杏眸更加勾人。

“程小姐看来是一个喜欢听信谣言的人,当时网络上也有澄清,你怎么不记得呢?只记得了别人对我的污蔑。”

程子茵这句话在打分前故意说,就是害怕阮苏给她打低分。

这是逼着阮苏在众目睽睽之下,哪怕她程子茵表现不好,也得不得不给她打高一点的分。

因为只要一打低分,那就是对程子茵有意见。

“好了,各位评委老师,现在请打分。”主持人赶紧站出来圆场。

“既然程子茵认为我不公平,那我干脆弃权好了。”阮苏将手上的打分器一丢,“否则,就要落个我不公平的名声,那对我未免太不公平。”

这些打分是五位评委同时打分,然后取平均分的值。

在场所有人听到阮苏的话以后,都震惊了。

这还是这么多届世界钢琴比赛上,第一次看到评委弃权不打分的情况。

程子茵脸色也忍不住一僵,弃权?

如果弃权的话,那不就还是五个评委,却四个人打分,那她的平均分是除以5还是除以4?

她呼吸一窒,暗自咬牙。

贱人!

竟然敢这么算计她?

如果依旧除以5的话,那她的分数该有多低!如果除以4的话,还好一些。

主持人面有难色,“会长,你说现在该怎么办?”

金赤赫俊美的脸上透着一丝不悦,语气也十分严肃,“身为选手却当众质疑评委,你的教养和礼貌去哪了?怎么会有你这种选手晋级到决赛?”

除了叶厌离和阮苏,其他两个评委在听到金赤赫的声音以后,脸色都微微一变。

有些心虚的将目光看向别处。

薄行止一直坐在谢靳言身边,他穿着一身黑色衬衣,衣袖挽到手肘处,露出一截结实性感的手臂。

他修长的双腿优雅的交叠,此时那张俊美的面容上透着冷戾。

冰冷的视线落到程子茵脸上,深邃的的微眯。

竟然敢当众这么质问小女人,她算哪根葱?

阮苏坐在评委席上,忽然感觉到一双犀利的眸子朝着她遥遥望过来。

她抬眸望去,就看到薄行止那双幽深的眼睛正落到她身上。

她的心跳蓦地加速。

她移开视线,重新落到程子茵身上,此时其他四位评委已经打完了分。

程子茵在听到主持人报了平均分以后,一颗石头才落地。

幸好并没有除以5,除的是4.

金赤赫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位选手,你的水平很不错,但是

技术性太强,并没有感受到对你钢琴莫大的热爱。所以你一直很难将自己真正的的投入进去,跟钢琴合二为一。”

说完,叶厌离又说道,“金会长说得很不错,我没什么好说的,只希望你以后做人厚道一点。”

这话,算是十分打脸了!

赤果果的点出来程子茵人品不好。程母坐在观众席上,气得脸色发白。

“李女士,叶先生明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怎么还能这么说话?”

李美杏脸色僵了一下,她不敢说叶厌离压根不知道程子茵,只能含糊其词,“我弟弟是个心直口快的人。艺术家嘛,都是臭脾气。”

程子茵下去以后,上台的是一位男选手。

男选手的分数一般般,还没有程子茵的高。

紧接着就是王姗姗上台,李卓妍一直和她呆在一起。

自从阮苏离开以后,她俩就谁也没说话,一直沉默到现在。

一股子莫名其妙的尴尬气氛让李卓妍也说些什么,她本来就是个话少的人。

平时就没什么话,现在更是……如此。

王姗姗也有点尴尬,她喜欢傅引礼,以前很讨厌李卓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