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8、久子加入(1 / 2)

狂野!

前奏一出,给所有人的感觉就是足以撑爆动脉的狂野!不过这种狂野的感觉只是持续了短短几秒钟,便是瞬间消失,然后回归《届かない恋》正常的前奏,不,应该是这前奏比肖映雪之前弹奏的还要低沉些许,仿佛在压抑什么。

所有人都在期待久子的嗓音,但是只有肖映雪变得面色凝重,因为这一整间屋子中,只有她听懂了久子前奏的用意。

种子的植入,瞬间炸开的狂野弹奏之后马上变得低沉,这种对比已经在所有人的潜意识中植入了一个期待的种子,只不过肖映雪也不知道,这颗狂野的种子将会在什么时候爆开。

音符止歇,久子刻意的空了一个节拍,一闪而过的空隙之后是轻灵的嗓音响起,然后就是食客们压制不住的惊呼!

“哇哦,好好听的声音就像就像玉镯一样!”

“好甜,听起来好舒服!”

“丝毫不逊色于原唱啊!这种感觉不是悲伤,但是也很不可思议的切合这首歌呢!”

与食客们不同,在久子开嗓的瞬间,李元元整个脑袋就好像被大锤狠狠的敲了一下,整个人懵在了原地,片刻之后,她终于是震撼无比的看着跟随节奏甩动刘海,动作张扬的久子。

“雪菜小木曾雪菜啊!这声音怎么可能!”

没错,《届かない恋》最初的演唱版本是由《白色相簿2》中的另一个主角,小木曾雪菜在学园祭之上演唱,冬马和纱的版本只是游戏出版之后制作组补发出来的。虽然是十足的冬马党,但是李元元并不排斥雪菜版本的《届かない恋》,一定意义来说,雪菜版本的《届かない恋》更为大众所接受,毕竟轻灵的声音配上欢快的情感,悲伤因子没有这么浓重,听上几遍也不会到了要吃胃药的程度。

但是李元元从来不认为在这个世界能够有人再现雪菜的声音——眼前的久子正在做着让李元元震撼到头皮发麻的事情。

不过原本欢快的节奏到了第一节之后就瞬间断开,在第二节开始时,那种让人血脉偾张的狂野吉他声在效果器的变声和扩音器的加持下,如同海潮一般冲刷过来,一同变换的,还有久子轻灵的声线。

此刻的她,就像一只充满力量的豹子,用富含磁性甚至有些偏沙哑的音色,来倾述自己对于爱情的期盼。欢快消失,狂野的悲伤蔓延,嘶哑的声音就好像在哀鸣,浓郁的情感完全打开,那一颗被前奏埋下的种子到了这时候,终于是完全炸开,化为最恐怖的催泪弹,让在场所有人都止不住自己的泪水。

“强颜欢笑啊,原来一开始都是强颜欢笑啊!”

“太过分了,明明前面就很开心的唱着,为什么到了这里就”

“有胃药么,谁带了胃药明明不是原唱的可是威力丝毫不逊色于原唱啊!”

演奏在持续,不断拨动琴弦的苍井久子已经完全沉浸到了歌曲中,声音也变得更为沙哑,还夹带了些许的哭泣之声,猩红色的头发不断甩动,双目中的猩红之色也越加清晰,原本泡完温泉后再度贴在食指上的创可贴也禁不住力道,弹了出来,丝丝鲜血染上了琴弦。

可是她没有停下,仍在疯狂的弹唱。

在所有人都在享受着醉人的乐曲时,只有李元元一个人绷着嘴唇,小身板不断颤抖,紧紧盯着形如疯魔的久子。

不要继续了啊,把自己弹哭算个什么啊!

停止啊,你这个家伙,伤口裂开了不会痛么!

够了啊,我知道你的感受了,我能感觉到了,你想要传达的一切,孤独冰冷,没人疼爱,一次次倒下直到用伤疤强行支撑自己站起来,这一切,我都感觉到了啊!

在李元元的视野中,久子仿佛一瞬间回到了刚刚从孤儿院离开的那个时候,只有吉他相伴,在寒风凛冽的街道旁,为了自己的生计而拨动琴弦。

分明不知道她的过去,可是为什么眼前的场景这么清晰。

“不要再弹了!够了!”

猛地冲了出去,小小的身躯化为一阵风,将如痴如狂的苍井久子抱住,终止了她的歌声,也打断了狂野的弦音。

灯光慢慢亮起来,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了李元元和被她紧紧抱住的久子身上。直到这个时候,后者的脸上才露出平淡但是幸福的微笑,一颗颗泪珠落下,碎成晶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